全文字版2018年3月9日郭文贵先生谈他有三急:担心马健副部长被心脏病死、陈曦部长被车祸及老领导被脑血管意外死

尊敬的战友们好啊!

这两天文贵有很多担心,因为我这儿有三急,我这三急。
这三急最担心的事情,担心王岐山、孟建柱还有这些盗国贼们他们要干掉的这三个人是不是会在这几天发生?

非常不好的事情呢,就是说,我这担心的一急已经发生了。实际上在正月也就是初十五、十六那天马健副部长的爸爸在家里边突然过世,突然过世。这也是个老革命,也是个老红军,蹲过共产党十五年监狱。然后儿子呢,当了这么大的官儿。然后,老爷子就在等着马部长回来,看来是无望了,绝望。突然,这个哭啼,突然哭啼受不了,就想马部长。但是,老人家还是很了不起的,跟家人一一安排后事,最后闭眼走去,归西了。老人家一路走好(双手合十)!

这个事情我听说以后,我就开始担心了,因为,肯定是接下来他们要….在之前他们就说过,内部人讲过,不能让马健副部长叫他活过两会的五月份。

那么,我就一直担心他们什么时候下手、什么时候出手,如果这个会开得正常的话,马部长可能有生机。如果是说盗国贼全面得逞,他就活不成!现在看来很悬。目前各方消息,马健副部长最近突然得病,重病,昏迷不醒,可能是没有超过三到五周的生命了。

所以说,文贵,你们能看到,这一天很难过,心情是很难过的!这是今天我三急当中的一急,终于担心发生了!未来我会就这个信息来源和当时九十一个文件的关系以及南普陀会议的关系,我会向大家一一解释汇报。

第二急,就是说盗国贼早在二零一四年、一五年和我最好一个老领导聚会当中多方证实了:王岐山和孟建柱是一定要把中组部现在的部长,常务部长陈陈曦先生是要做掉的,一定要做掉!我担心他最近突然被什么,得什么这个…这个病。据我所了解,他们没有停止过,没有停止过。他们要制造第二个令计划儿子出车祸这样的事件,或者是突然急病的事件。

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他们要对他下手,那就很多真正的有些人真的是都会完蛋、都会出事!这是个标志性事件,但愿他能躲过这一劫!这是非常非常非常重大的一次战略性的盗国贼要窃取国家的手段之一。

第三个急,我现在非常担心的就是中国目前在中南海还算有点良心的, 他也不是什么好人(笑),有点良心的某个人对这个国家的法治建设、依法治国,对中国走正常的路发展还是有一些建议的人,最近可能也要被抓。为什么?因为他掌握盗国贼的事情太多了。

而且呢以上的这些人本质上就是:一、 阻挡盗国贼盗国。二、知道问题太多。第三不利于他们绑架习近平主席、绑架这个国家机构。他们现在所有编造的故事,基本上我看都得逞了。

基本上他们通过了遥控的办法、通过隔山控牛的办法、通过现在最高科技的手段就是基因遗传,庞大的家族集团,各种利益交叉,用不同的名不同的姓,编织起来的家族的基因网,牢牢地控制了国家的核心——那就是枪杆子、刀把子、中纪委、金融机构。这个威胁和市场的波动和经济的变化以及民生的变化的发展都在他们控制之中,用这些一系列真实数据的变化和事实来影响最高层的决定。

最后,最高层别无选择,必须跟着他的步子走。然后同时又在国际上制造各种对中国所谓“反中”,实际上哪是“反中”,反 盗国贼,反他们这种盗国贼的卑劣行径。把这个反“坏”、反“盗”、反“邪”的这种国际上的正义主义变成了反“中”。

然后制造威胁,让中共现在的领导人感到恐惧害怕。转移了内部所有问题的视线和盗国贼行使各种卑劣手段、杀人放火、转移财富的这些行径,把眼睛移到海外去。

通过以保护国家利益和让现任领导人“长治久安”,也就是长期统治,永远安全那就永远控制权力,这就叫“长治久安”!长远地治理国家、统治国家,然后永久的安全。用这个手段,那就要跟西方为敌,那就跟西方要战。那就要制造一个极权主义,然后极权主义必然扩张。扩张最后的结局就是把钱给他们带着扩张出去,最后是债留中国、空城计!就来这么一把。

所以说我这“三急”啊,但愿它不要发生。但是,从昨天来看到现在到十七号发生什么事情都很难说呀!咱们拭目以待吧!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原文整理:文晓

编辑整理——

华盛顿DC农场:湘江之水

校对整合及发布——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山川异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