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内首例个人破产案裁定生效意味着什么?

撰稿:童媚

(图片来自网络)

深圳市民梁先生7月19日上午11时许,收到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送达的裁定书。裁定梁先生申请的个人破产生效这是依据我国今年3月1日实施的境内首部个人破产法规《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生效的境内第一宗个人破产案件。

1 从梁先生的个人情况看看什么人符合破产?

今年35岁的梁先生于2018年开始,在蓝牙耳机市场创业。但由于没有稳定的客户资源,加上受新冠疫情影响,他的银行债务越垒越高且无力全部偿还。

根据梁先生申报的情况,截至破产申请提出之日,他的债务总额约75万元,而其仅有36120元存款、4719.9元住房公积金,每月固定工资收入约2万元,无房产、车辆等大宗财产。

问题:这样一个经济实力的人,为何当初能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难道银行的贷款发放标准不需要有足额的抵押物吗?那么向他这样违规获取贷款的案例还有多少?

2 梁先生的判决

《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规定:在深圳经济特区居住,且参加深圳社会保险连续满三年的自然人,因生产经营、生活消费导致丧失清偿债务能力或者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包括申请破产清算、重整、和解。

于是,在今年3月10日,就在这部条例生效10天后,梁先生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个人破产申请。

法院经严格审查,依法受理了该申请,并按《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的规定,在受理申请当日停止计算约75万元债务的利息。梁先生创业失败后到一家公司担任结构工程师,每月收入约2万元,其表示愿意尽力还债,并提出了重整可行性计划。

根据法院裁定生效的重整计划,梁先生三年内偿还借款本金,所有利息被免去。如果他不能按重整计划执行,债权人依法有权向其追索未归还的所有借款本息。注意,此处是债权人有权追索,但如果债权人放弃追索,就等于“一笔勾销”了。

另外此处注意“生活消费”,什么样的消费被算作生活消费?如果债务人用生活消费作为转移财产的措辞又怎么办呢?

3 共产党如何解读?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庭长说:“个人破产制度给了‘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经济上‘重生’的机会。”

共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健全破产制度。为何要健全?难道只是想给这些普通百姓一个重生的机会吗?

“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概念,最早出自193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一起案例,其基本理念是使诚实的债务人摆脱沉重的债务负担,并允许他重新开始,摆脱因商业不幸带来的义务和责任,随后被很多国家的破产法吸收。但这个概念在中共国基本就是个悖论。在目前很多的债务逃避案例中,债务人本身获得资金支持的目的就是不纯的,程序也是不合规的,那么既然有了原罪,又怎能认定他是“诚实且不幸”呢?

而且在认定是否有实际偿还能力的问题上,有太多漏洞可以钻,让债务人用合理的方式正当地转移财产,如果这一点无法规避的话,那么所谓的破产条件认定,也只是“人治”的结果。

结合郭先生一再强调的国内经济崩溃趋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无法负担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欠下的高额债务。但如果说,当局是为了老百姓着想,为减轻他们的压力而仓皇推出个人破产条例,那么你就太天真了。

一个正常的逻辑,去年疫情那么严重,突然对很多人的生活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也没见当局出台任何减缓债务归还政策或者其他扶持条例,那么我们又怎么敢相信这是一部给普通人设计的法律呢?

最可能的猜想,是当局为了免除大量与红色家族关联的公司破产后对于个人的清算问题。最近接连的大企业破产,清华紫光、方正证券、海南航空等等,还有一大波房地产企业正在排队破产的路上,这些企业无不具有一个共性,就是集团资产被掏空,剩下一地鸡毛。那么对于实际控制人的有限责任追索,真的是缺少一部他们认为“合理”的法律来网开一面。

现在有了这部法律,也就意味着即将开启一场堂而皇之却可以逃之夭夭的盗国模式。他们可以被宣布破产后不了了之,但普通人呢?该你还的,一分也不会少的。

(本文仅限个人观点)

新闻:国内“破产第一人”出现:创业失败转上班 75万元债务计划三年内还清 _ 东方财富网 (eastmoney.com)

发稿:MG5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