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体小说连载之十九:《我的忏悔录》

——献给在中共国长大的人

作者:峥嵘/责编:白夜

第七章 大学-1

最近因路缺德和闫妖女暴露一事,竟搅得没心思写作。今日一个人出来骑脚踏车,寻得一安静所在,遂得以继续。对四年来接二连三暴露的伪类们,只想送他们一个字——烂泥扶不上墙——都是没有福报的low货。

话说从头,我和虹均如愿考上各自报考的大学。虹考上北京的一所医大,我则南下广州,就读一理工大学。专业不是我喜欢的,但因为是考后填志愿,为保险起见,才择底选定。入学后才知道,我的高考成绩,是班里的第三名。成绩高,自然得到辅导员老师的重视,入学没几天,老师就让我当班长。我喜静,不好动,更不愿抛头露面。经不住老师的一再说服,我勉强答应。

班里共23名同学,只4个女生,长相都不敢恭维。工科大学,这是普遍现象。我中等身材,虽算不上英俊,由于成绩好,很受同学们的关注。上了大学,高中的学习方法,完全用不上了,学习和生活,全靠自己。由于我从小离家,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所以在大学里,并不会有什么心理落差。反倒是其他同学,多数是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且需要时间适应呢。

广州的天气炎热,但到处都是绿树,还有很多南方特有的植物。我命里缺木,所以天生就喜欢树。走在校园里,两边的大榕树,漂亮极了。有风的时候,树叶会发出沙沙的声响,最让我感到惬意和舒服了。偶尔坐在树下,看着路过的人们,我也会浮想联翩。想像着他们的生活,想像着他们的性格。在广州,只有大学裡才说普通话,在社会上都是说粤语,俗称白话。大学四年,让我不得不会说一点白话,但是不很标准。听的话,可以听懂80%。

大学第一年,我跟虹还经常写信,可是慢慢地,信就写得越来越少了。第二年的暑假,她最后写信给我,正式提出分手。因为她父亲给她介绍了一个他北京战友的儿子,做她男朋友。确切地说,是她的准丈夫,这是后话。我收到她的分手信,并没有特别的难过,还没有上次跟春分开难过。虹虽然很可爱,可是我隐隐地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分手,对双方都好。再有就是,她在北京,我在广州,又加上四年的分离。不分手,才是奇迹呢!

跟虹分手后,我周末没事,就一个人出校园去踩单车,广州市到处的闲逛。骑累了,就找一个地方看看书。我喜欢看书,最喜欢看小说,那时候每月都买一个月刊——《小说月报》,还有《收获》和《芒种》等杂志。这些杂志里,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读到很多不同人的人生。

我们学校旁边,有一个城中村,说是「村」,其实住的都是广州的本地人。房子都是那种多层的小楼房,底层都是商铺。村的四周,才有高楼大厦,才是大城市的样子。这个村里,有很多的客家人。我因为喜欢吃炒河粉,就经常去村里的一家餐馆吃饭。学校食堂的伙食,还是不错,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出去吃。这个餐馆的「干炒牛河」,最地道了。我每次去,都会点这个。一来二去,店老板就认识我了。有时候,他会过来跟我聊上几句家常。

没过多久,我突然发现我的干炒牛河,每次都会加上一个煎蛋和一小碗老火汤。我感到很意外,就问服务员,他们说是老板让送的。我后来还特意去向老板道谢,老板说:「靓仔,不客气,都是熟客了嘛!哪天来我家李喝茶吧!」我受宠若惊,忙不迭地致谢。老板姓陈,是客家人。

又一次周末,我骑车从那个餐馆经过,想去附近的理发店剪头,刚好碰到陈老板。他大声喊我:「喂!靓仔,你去哪里啊?」我忙下车跟他礼貌地打招呼,他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去他家喝茶。他的家,在餐馆的后面,是一个独立的院子,有一个三层的小楼房,院子里停着一辆凌志轿车。经不住他的热情,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到了一楼的客厅,他边让我坐在红木的凉沙发上,边喊他的大女儿下来泡茶。这是我第一次认识琼,她瘦瘦小小,弱不禁风。

(未完待续)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