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爆行动是针对文贵先生和新联邦中国人的集体“猎狐行动”

撰稿:澳喜农场Jenny

网络截图

7月22日,美国司法部宣布,纽约的陪审团提交诉讼,指控九人在美国充当中共国的非法代理人,他们使用骚扰,恐吓,跟踪,监控等胁迫手段,试图迫使所谓的“红通”人员返回中共国接受司法审判。

联邦代理检察官卡苏利斯(Jacquelyn M. Kasulis)说:‘未注册的外国流动特工不得在美国领土上对美国居民进行秘密监视,他们的非法行为将受到美国法律的全面制裁。” 

这是美国司法部对“猎狐行动”宣告零容忍!

文贵先生是共产党百年来对其政权唯一构成威胁的“红通”人物 ,没有之一!

2019年4与19日,VOA断播门后,中共正式对文贵先生发出红色通缉令,七哥也自此打响了一人战一国的圣战。文贵先生提出的共产党“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贪治国”打痛了共匪,也唤醒了千万个像你我一样的追随者。这是中共万万不能容忍的,是他们深深恐惧的。

所以中共疯狂动用国家力量,针对文贵先生的“猎狐行动”可谓煞费苦心,量身定做。

使用“苦肉计” – 关押威胁文贵先生的妻女,亲戚,甚至文贵先生公司的职员也不放过。可是先生放话“即使把我的老父亲顿一锅汤,我也会喝下去。只要能灭工!文贵先生在失去之挚爱的母亲后反倒愈挫愈勇。此计不灵!

使用“司法超限战” – 王岐山的情人胡舒立亲自指挥污蔑造谣,挑起马睿强奸案,想在名誉上搞臭文贵先生,同时发动一批海外伪类先捧后杀,指使梁冠军一众流氓地痞在文贵先生楼下骚扰谩骂,同是还有夏业良之流在司法上的超限战。但文贵先生辗转社交自媒体,一呼百应吸粉无数,正义力量的声援让小丑们的谎言每每不攻自破,此计不灵!

使用“离间计” – CCP甚至投入几亿美元寻找代理人游说川普总统遣返郭先生回中国,赌场大亨史蒂芬·韦恩,美国共和党重要筹款人埃利奥特·布洛伊迪都纷纷参与其中。但公关巨资打了水漂。此计不灵!

使用“掠夺财产经济危困” – CCP从最初的罚没文贵先生在国内以及香港的资产,直到强行拍卖盘古大观,裕达国贸。手段之卑劣闻所未闻。据先生自己说虽然“身无分文”,但调动过亿美元资金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此计不灵!

2020年六月四日新中国联邦成立,此时CCP要面对的已经不是一个红通人物,还有他身后千百万个参加爆料革命的新中国人!

共产党害怕了,”猎狐行动“升级为灭爆小组的“消灭爆料革命”行动,简称灭爆行动!

第一轮“灭爆行动” — “VOG”事件,这实际是针对国内战友的“集体猎狐行动”,大批战友被喝茶,甚至被消失,参与GTV投资的资金全部SEC被冻结,一时间亲者痛仇者快,然而文贵先生用大爱和慷慨机智的化解了所有受害战友的投资风险,不但没有把我们打散,反而坚定了我们跟随爆料革命的信心。

一场更加阴险的终极行动于7月20日正式展开,缺德社先是用绿帽子塞林洋爹诬陷郭先生是习派间谍,企图把我们爆料革命说成是共产党潜伏在海外的组织,接着以亡腚缸和闫妖为首的缺德社于7月20日,21日公开攻击郭先生和爆料革命,他在节目里称我们为邪恶组织,闫妖精则在节目里污蔑造谣郭先生利用爆料革命敛财,并丧心病狂的提出“一鸭十吃”的可笑谎言。

视频截取自油管&GTV

不得不说,这个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打懵了很多战友。但总联盟在文贵先生染疾缺席的情况下,及时出手痛批缺德社的背叛。

这一次他们实施是对我们海外战友的集体猎狐行动!并且是在我们的喜币上市之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缺德社目前攻击我们三条:

1 – 我们是邪恶组织。

反击:我们是反共产党的组织,我们的第一目标就是消灭人类历史最邪恶的组织CCP。这基本就是个没逻辑的攻击。我们邪恶在哪里?杀人了还是放毒了?相反我们是传播病毒真相的吹哨人!

2: 闫妖说文贵先生敛财再沉船

反击 – 文贵先生一人独揽Sara VOG造成的损失,他的金钱观他的信仰没有做这种蠢事的动机,反观缺德社“钱💰钱💰钱💰”一切向钱看!如若对比文贵先生和路缺德的人品?一个圣人,一个是犹大!

3: 伪博士团攻击我们搞文革式的打压,搞个人崇拜

反击:郝海东说得好,我们没有习帝式的教育学院,参加爆料,是我们因为共同的信仰-灭共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用文贵先生的话说,这次灭爆行动是因为真的打痛了CCP,灭爆行动远没有结束,还有更多潜伏的力量会暴雷,会打击我们的正义之师,但是CCP你完蛋了,改朝换代的宿命无法更迭,燕子和蛇与其自曝不如弃暗投明,奔向自由!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澳喜文章1】【澳喜文章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