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腚缸的情报到底从哪儿来

台湾宝岛农场:文旦

首先笔者想帮亡腚缸回忆一下他曾经讲过的话:

2019年7月4日,亡腚缸在节目中说:

0:46 我们还是要等文贵先生及班农的消息。 (也就是说情报都来于文贵先生)
3:28 凡蒂冈宗教的事,很少人关注,除了『爆料革命』的平台。
4:45 『“咱们”的喜马拉雅的总部』,也是法治基金的总部。
非常的期待带来重磅的爆料。
12:45 未来的世界都是围绕在『文贵先生的爆料为核心』,现在所有的重要话题哪个不是?包括布洛伊迪等等,哪个不是围绕在文贵先生的爆料展开的。

2021年7月11日亡腚缸在节目中说:

1:03:38切割!强调路德社消息独立
1:35:47不存在分家(自始都是独立媒体)
1:51:44闫是不是法治基金救出来的先不说,暗讽G系列法治基金骗钱,以前每月捐1100后来不捐
1:02:28 挑拨文贵先生、爆料革命与班农的关系

亡腚缸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人,他的情报来源是从哪边获得的呢?
如果没有爆料革命的战友与文贵先生提供的情报,会有人有兴趣看他的节目吗?

这样的小人,在文贵先生的爆料灭共的历程当中层出不穷,中共特务、伪民运人士,都不断重复着相同的戏码,将自己伪装成坚决反共的正义人士,满口仁义道德,忧国忧民,时机一到,就翻脸不认人,推翻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就像亡腚缸,现在口口声声自己有独立消息源,把自己和爆料革命,文贵先生撇的一干二净,全然忘了一年前,他在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时间段多次承认过情报来源于爆料革命、文贵先生以及班农。不过,没关系,他在每一期节目中说过的每一句话,我们都记得,甚至有战友刻录成DVD妥善保存,这些都是以后将他绳之以法的铁证。

郭文贵先生在2017年发起爆料革命,迫使中国共产党围绕着文贵先生无所不用其极,文贵先生不顾个人安危将中国共产党在国外的潜伏势力、渗透势力、关系链、组织链一个个曝光,又一个个瓦解,他用了近4年的时间,带领一众战友为爆料革命建立了信用与真实。
这期间,中共对文贵先生的栽赃陷害、法律诉讼截至今日已经高达多件,这些提告人,所谓的受害者,不但他们的剧本是中共编撰的,连他们的律师费都是中共给付的。

文贵先生凭借实力、能力、智慧、财力、不断加速消灭中国共产党的进程,灭共需要的是有价值的情报、具杀伤力的行动、软硬兼施的手段以及深厚的人脉,这不是一些伪民运喊喊口号可以相提并论的,也不是早晚直播意淫两句可以同日而语的,相信将来法律会让这些颠倒是非黑白的伪类付出应有的代价。

中共病毒(COVID-19)的真相永远无法抹灭的源头与事实,在世界的追责之下,中共体制必然灭亡,盗国贼家族必将被追责,99%共产党员是好人,必须区分开来。

传播真相,缺你不可,你的一小步,将是灭共的一大步。
审校╱天灭中共|编辑╱天灭中共|发布╱little liu


更多资讯
台湾农场精彩文章
台湾农场精彩直播影片
订阅台湾宝岛农场官方YOUTUBE频道
点击此处加入「台湾宝岛农场」Discord伺服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