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针对郭文贵的猎狐行动从未停止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军迷Wilson 

习近平在2012年11月上台后,立即开展“惩治政治腐败”行动,其口号是“打虎拍蝇猎狐”。随后正国级周永康、解放军三总部一把手全部落马,据悉另有上百万贪官和国企高管在这次反腐运动中获刑入狱,数以万计的人畏罪潜逃海外,这些人像蒲公英花一样散落在世界各地。

2014年1月,习近平在中央纪委会议上强调“不能让国外成为一些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由此开启了备受全球瞩目的“猎狐行动”。中共公安部紧接着推出“猎狐2014”专项行动,也称“天网”行动。今年3月中共官方宣布,至2021年2月,从120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9165人,追回赃款217.39亿元人民币。

中共的大小贪官在海外的不法资产数以万亿美元,追回的赃款还不到王歧山等大贪官海外赃款的零头,可能不及7年来案件办理所产生的费用开支。显然,“天网”是盗国贼集团以国家名义打击政敌和异己、吓唬百官的统治工具。

近日,曾经获得新闻界最高荣誉“普利策新闻奖”,和多家大型媒体有合作关系的非盈利性调查机构ProPublica,根据FBI(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的刑事调查资料,发布了一篇关于猎狐行动的长篇报告。

报告显示,来自武汉公安机关的警官胡吉及其同事,几年来多次赴美“执法”。在纽约警察局侦探部门工作了14年的伤退警官麦克尔.麦克马洪被胡吉收买后,利用其专业侦察能力,非法为中共提供情报和猎狐目标的个人信息。

有多名华人在胡吉及其同伙的威逼利诱下,参与了非法猎狐行动,他们从麦克马洪的团队获取情报后,跟踪、监控目标,通过发恫吓信息、上门威胁等疯狂手段,引诱当事人现身,并胁迫他们同意回国受审。

2018年9月4日,两名为胡吉服务的男子驱车来到当事人在新泽西的住所,除了敲打前门,还试图强行推门而入,并在走时留下字条说,如果你愿意回大陆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就没事。报告认为,中共的抓捕构成了对美国司法主权的侵犯。

7月22日,美国司法部宣布,收到一份来自纽约的起诉书,指控麦克尔.麦克马洪等九人在美国串谋充当中共国的非法代理人。司法部称,该团伙为中共服务,非法对美国居民进行监控、骚扰、跟踪和胁迫活动,这是一项遍布全球的“猎狐行动”中的一部分。

报告指出,猎狐行动并不局限于经济案件,而是主要针对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比如在2017年1月份开始密集指控和揭露中共高层腐败的异见人士郭文贵先生。

报告称,“住在纽约的亿万富豪郭文贵由于指控中共高层腐败,中国安全部负责人(指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延平于2017年5月初)前往他可俯瞰中央公园的顶层豪宅,与郭文贵对峙,但FBl命令他们(指刘延平及三名随从)马上离开郭文贵的家,因为他们违反了签证条款。

郭先生不久公开了他和和刘延平、孙立军来美后的几段很长的通话录音。当时公安部实权人物8局局长孙立军和刘延平几乎同时来到美国。刘延平等3人造访郭先生家,目的是稳住郭先生,孙立军则在外面积极游说美国实权部门帮助遣返郭先生,但失败了,他们还被FBI收缴了通讯工具中的内存,并被勒令立即离开美国。

中共同时出动两个权力部门的高官赴美专门对付郭先生一个人,习近平之前还写了亲笔信给川普总统要求遣返郭先生,为这次行动提前扫清障碍。但是,由于当时川普总统的首席战略顾问兼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史蒂夫.班农先生,认为郭先生是反共灭共的战略资产,把川普总统准备签署的遣返令硬是拦了下来,郭先生得以逃过一劫,当时班农先生和郭先生素昧谋面。

但这仅仅是中共对郭先生量身定制“猎狐行动”的开始。自2017年1月公开爆料后,中共的税务、公安等权力部门把郭先生的企业查了个底朝天,没有找到任何郭先生的犯罪证据,时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兼中共公安部副部长的孟宏伟还是将郭先生列入红通名单,但没能阻止郭先生继续曝光中共高官的腐败。

郭先生在国内几乎所有的家人、数百名员工被捕入狱,这是中共故意给郭先生增加精神压力。郭先生国内和香港上千亿的资产、现金被没收、拍卖或冻结,同时中共派出大量个人和公司到美国,对郭先生进行缠诉。路透社2017年7月23日列举的原告有电影明星范冰冰,财团海航集团,房地产开发商SOHO中国和新闻人胡舒立、太平洋亚洲机会基金等等。中共认为,被断掉资金来源的郭先生无法支付巨额律师费,最后只能向中共妥协,但早有防备的郭先生越战越勇,这一回合中共铩羽而归。

中共高层又筹划了一个更大阴谋。德国之声报道,2017年5月,时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在深圳的一间酒店套房内,与美国共和党筹款委员会副主席布罗伊迪会面,商量由布罗伊迪和其商业合伙人妮基.戴维斯,游说美国司法部等遣返郭文贵。布洛伊迪和戴维斯在2020年10月先后认罪,布洛伊迪承认已经收到孟建柱私生子刘特佐900万美元的游说费用。美国司法部宣布这起破坏美国司法独立的游说案彻底失败。

同时,中共派出大量特工到美国骚扰、跟踪、威胁郭先生,郭先生因此宣布如果遇到不测,将由律师或相关委托人继续爆料。另外,中共指使流氓梁冠军等组织数十人在郭先生住所楼下不断辱骂郭先生,给郭先生造成很大困扰。

稍有逻辑思维的人都能看出,郭先生手中掌握的中共高层犯罪证据,郭先生的灭共决心和号召力、深不可测的国际人脉关系和经济实力,使中共感到恐惧,中共当然处心积虑除之而后快。

即便如此,在背后对郭先生捅刀子的人渣从不间断。半个月前,王定刚、闫丽梦及自称博士的几个别有用心的人,突然砸郭反郭,他们的套路和中共正牌间谍吴征一模一样,诬陷郭先生是中共特务。

由两名劣迹斑斑的职业骗子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er持有的“战略远景”公司,于2019年7月向美国联邦法院提交反诉文件,指控郭文贵一直是协助中共的“中国间谍”,而且是双面间谍。这起离奇的诉讼案由中共正宗间谍吴征为两个骗子支付了律师费,但这起官司以郭先生胜诉告终。

显而易见,把郭先生打成中共间谍,是中共为了抹黑以灭共为己任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预计郭先生将很快起诉王定刚和闫丽梦的声誉损害等诬陷,大概率也是由吴征来为他们付律师费。

去年6月,斯坦福大学发布调查报告,称中共在互联网上有20万五毛水军假账户,这个数量规模是美国主流媒体和俄罗斯网络机器人之和的150倍,郭文贵是被中共网络水军攻击次数最多的反共人士。

今年2月,中立第三方机构Graphika的报告显示,郭文贵遭受中共网络攻击次数为全球之冠。报告称:郭文贵是一名被迫离开中国的亿万富翁、中国共产党的批评者。从我们最早识别虚假信息战开始,郭文贵一直是被攻击的目标。早在2018年夏天,中共网络水军就在发布反郭的内容;他们的许多人分享来自于一个名为“YY FSJ 谣言粉碎机”的YouTube频道,网络水军在整个行动过程中把力量都集中在郭文贵身上,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和工具攻击郭文贵、他的电视台GTV、他的时尚品牌GFashion,以及其他与他相关的财产。这些第三方报告,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轻松看到。

四年多以来,混进爆料革命队伍的共谍和伪类不计其数数,时不时就有砸郭倒郭的小丑蹦哒几下,灭共战友们早就练就了火眼金晴。笔者本人早早用一个非常简单实用的办法,就是只要郭先生灭共立场不变,反郭砸郭的肯定是共谍或已被收买沦为帮凶的伪类,没有例外。因为,即使有个人恩怨,怎么着也不会往极端发展。

郭先生开创了盖特、GTV等G媒体、G币、G时尚等G系列经济生态系统,对中共国的资本已经形成极强的虹吸效应,从而将加速中共的灭亡,因此,中共的报复将更加猛烈。

在这里再一次引用上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政治学学家之一汉娜.阿伦特的话。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阿伦特说,“极权主义不同于以往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暴政,因为极权主义不是为了人类中某部分人的利益,而是彻底地反对整个人类,反对一切人性,反对所有的文明。这就是说,极权主义统治者最终也将自己纳入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体系和过程中去,不能自已,直至最后的灭亡。极权统治者的行为,不是暴虐,而是野蛮,是人性中罪恶面的肆无忌惮的发挥。”,从这里我们更能理解中共为什么放毒,为什么总是将中国人民往死里整了。

中共是邪恶的极权专制者,在这一点上相信身在海外的王定刚、闫丽梦及所有伪类们,都不得不承认,否则其用以行骗和掩盖真面目的反共、民运画皮和道具都没有了。

根据汉娜.阿伦特以上定义和逻辑,中共是一切文明包括人类的敌人。那么,中共举一党、一国之力对付郭先生,是因为郭先生真反共,是在捍卫人类文明,因此他获得了无穷力量的加持,使他一次又一次打败了中共疯狂的猎狐行动。

参考链接:

下一步,老郭一定会把这个两个骗子送去牢狱!

中国在天津会谈上发出强硬信号 指责美国把中国当成“假想敌”(更新版2)

九名“猎狐行动”参与者在美国被起诉 被控充当中国政府非法代理人

极权主义的逻辑:试论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

Graphika Reports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