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专栏】在路上(013)——洗澡篇

温哥华扬帆农场 – 小雨

小时候农村大多家里没有洗浴条件,一般都是中午晒一大盆水,下午或晚上的时候大概洗洗。夏天还好,冬天就不行了,一般冬天就到附近镇上的大澡堂,一个人一毛钱。

我从小没有洗澡的概念,洗脸永远都是洗个指头和一点脸颊,在大人的胁迫下有个仪式而已,尤其是冬天天冷更是如此。因此每次遇到疼我的舅舅们,他们总是拿我脖子老灰(污垢)取笑我,说我是花脖子。记得有一年要过年了,妈妈就催爸爸带我去镇上澡堂搓搓澡,那是我第一次去澡堂,既新奇又害怕。里面好大,有三个大澡池,冒着热气,墙壁上都是冷凝的水珠,冷不丁有一颗掉到你身上,一个机灵。关键是里面所有人都要光屁股,羞羞,但看到所有人都很自然的样子,好像只有我有这样的想法,更加不自然了,一紧张就在池子里撒尿了,还好没人知道。我第一次澡堂洗澡是在澡堂撒尿开始的,哎,丢死人了!

发现澡堂原来是个神奇之处,后来就和其他小伙伴热火朝天去澡堂洗澡,这个就有趣多了。我们洗澡的澡堂是附近国营矿区提供的,有点公益性质,因此价格不贵,场地比较大,并且还是三个大池子。对我们几个“野人”来讲,这个简直就是免费的游泳场,别人是在逍遥的泡堂搓澡,我们几个是在练习狗刨。由于场地空间较空旷,里面总是有不断的回音,加上我们几个的闹腾,里面的声音真有些幻听,很像电视上演绎的龙宫的味道。最有意思的是比赛憋气和水里翻跟头,反正就是折腾花样,别人顶多一个小时就洗澡完毕,我们是玩了一个下午,最后恋恋不舍离开的时候,手脚的皮肤都泡发了。别人是洗澡搓澡,我们是玩水跳水,有时候连肥皂也不带,只带个毛巾做擦干用。因此我们经常是临到要穿衣服了,才发现身上的老灰一搓一坨,那绝对是自然泡开的,然后一顿胡乱搓,达到能回去给大人“交差”的标准,也算一次洗澡。

尤其是冬天,里面热气腾腾洗完澡,外面是北风潇潇,我们几个就故意迎着风,捯饬(dáochi)着自己的小发型,因此每次洗澡回去个个头发都奇怪的翘着,知道是洗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刚睡醒头发没有整理。

洗澡其实就是洗去身上的污垢,在孩子眼里,永远只有快乐,我们洗个澡倒是像加了能量一样,个个如沐春风、荣光焕发,我到现在都严重怀疑,我们当时是否在洗澡。因为当抱着快乐去洗澡的时候,原来我们一直是在心的洗礼灌顶……

同样道理当您抱着快乐去干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一次次的洗心革面,都是一次次心的历程。

亲爱的战友,您今天快乐了吗?您今天“洗澡”了吗?

编审:文敏

发稿:Shuang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