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中共“猎狐行动”最大最重的受害者

撰稿: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校对:东京樱花团/待命(文晓)

2021年7 月 22 日,美国司法部宣布指控九人在美国串谋充当中共“猎狐行动”非法代理人。同一天,著名的独立公益调查报道媒体ProPublica也刊发《猎狐行动:中国如何利用隐藏在视线中的间谍网络输出镇压》(Operation Fox Hunt: How China Exports Repression Using a Network of Spies Hidden in Plain Sight,原文见链接1)的报道。在这篇报道中,专门提到了2017年5月时任中共国安部书记的刘彦平本人亲赴郭文贵先生位于纽约中央公园旁的顶层公寓当面“劝返”郭文贵先生的事件,最终中共国安部的行动因FBI介入而暂时中止。其实,此次ProPublica所披露的信息,仅仅是郭文贵先生本人所经历和遭遇中共“猎狐行动”的冰山一角。

“猎狐行动”始于2014年,是中共习王上台后为加强个人权力和对国家控制而启动的,明面上是针对中共所谓的“外逃经济犯罪人员”,实际却是包括所有中共想要打压的所有外逃人员,包括异见和反对人士、官员、藏人、香港人、法轮功和维吾尔人等。其手段为一切“可用”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动用中共的国家力量进行跨境监视、亲属胁迫、财产侵害、骚扰威胁、抹黑造谣、人身攻击等等,最终目的是使被“猎狐”对象绝望或屈服,从而将其“劝返”。

在中共“猎狐行动”的众多目标中,因郭文贵先生亿万富豪的身份以及其“爆料”对中共高层和体制造成的巨大伤害,中共不惜动用国家级的力量从司法、精力、财产、名誉、情感等方面对郭文贵先生实施多维度、全方位的“猎狐行动”,可以说,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动用的手段之全、维度之多、力度之狠、力量之大是前所未有的。

一、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无耻的司法构陷

司法构陷,这是中共迫害郭文贵先生的第一步。实施司法构陷的目的,是让中共对郭文贵先生的猎狐行动“师出有名”,制造行动抓手。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出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司法构陷的主要手段和步骤如下:

第一步,罗织罪名。中共主要从两方面编造罪名,一是经济犯罪,诬陷郭文贵先生及其相关企业涉嫌“骗贷骗汇”、“洗钱”和“强迫交易”;二是性犯罪,诬陷郭文贵先生强奸或者性骚扰女下属,如“马蕊强奸案”、“张秘书强奸案”、“陈秘书强奸案”等。从钱和性两方面构陷一个人是中共最为习惯且擅长的做法。

第二步,伪造证据。通过对郭文贵先生的企业员工、商业伙伴等相关人员实施“威逼利诱+屈打成招”这两种手段来伪造证据。对于中共的这些套路,在中共国生活过的人应该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

第三步,媒体判罪。熟悉中共政治的人都知道中共的“电视认罪”、“报纸判罪”的流氓做法,目的是通过宣传机器将中共的意志固化为全民印象和看法,达到未审先判、媒体审判的效果。同时,这也是为后续持续开展名誉抹黑做铺垫。对于郭文贵先生,中共则是动用电视、报纸和网络等国家级宣传机器进行宣传定罪,如2014年11月14日中共“人民网”刊发《政泉控股的前世今生》一文,2015年3月19日中共国家级媒体“财新传媒”发布一篇名为《权力猎手郭文贵》的专题报道,这二篇文章都通过春秋笔法、真假掺半等方式,对郭文贵先生的政商关系、商业发展、企业运作等方面进行误导抹黑。值得一提的是,《权力猎手郭文贵》该篇报道还被BBC评为胡舒立团队继《谁的鲁能》之后的重大调查报导。再如,2017年6月中共中央电视台专题报道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对郭文贵先生盘古公司的“骗贷骗汇案”一审公开庭审情况,等。

第四步,全球围捕。2017年4月19日,中共高层命令时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孟宏伟签署对郭文贵先生的“红色通缉令”。

二、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严重的财产侵害

中共在实施司法构陷的同时对郭文贵先生的财产实施全面查封和控制。截止目前,从公开资料来看郭文贵先生被冻结和罚没的现金资产已约1000亿元人民币(该数据不包括有关企业股权价值等)。如2018年8月15日,香港司法当局公布文件显示,香港警方已冻结郭文贵先生家族的329亿港元资产,折42亿美元;2018年10月12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郭文贵先生旗下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因强迫交易罪重罚人民币600亿元。中共对郭文贵先生的财产侵害具有两个特点:

第一,非法全面查封。全面查封财产是中共猎狐行动的一个重要手段,在直接削弱被猎对象财力和活动能力的同时,也成为中共重要的谈判筹码。即但凡郭文贵先生本人及其家人或者家族资产,以及所控股、参股企业股权也无一幸免均被查封。如公开资料显示,郭文贵先生女儿郭美曾用持有的“安东发展有限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司法复核,申请解冻其中涉及本人的部分款项,但被拒绝。

第二,非法按需处置。对于郭文贵先生被查封的资产,一方面中共高层直接侵吞部分心仪资产,如2021年1月21日“大河网”一篇名为《12.8亿起拍的郑州裕达国贸拍卖资产都有啥,记者实探》的报道,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京东拍卖频道对郑州裕达国际贸易中心进行司法拍卖,起拍价约12.84亿元人民币,而据有关公开信息,建造于1998年的郑州裕达国际贸易中心,当年的建筑成本就达12亿美元。另一方面,中共高层视情对资产做出惩罚处置。即中共视郭文贵先生的“表现”是否符合中共要求而对其资产做出相应的处置行为。上文提到的“2018年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重罚人民币600亿”就是一起中共对郭文贵先生资产的惩罚性处置事件。

三、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残酷的情感胁迫

中共“猎狐行动”中一个最邪恶的做法就是进行情感胁迫,即通过抓捕控制被猎对象的亲人好友来进行威胁、勒索。在郭文贵先生离开中共国后,其母亲、哥哥、嫂子、妻子、女儿等众多家人和亲属,以及员工,多达数百人被中共抓捕并长期羁押。郭文贵先生2017年4月19日在美国之音直播专访中称,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以郭文贵的家人和员工要挟,索求5000万美元。单就从公开的这一件事情,就不难想象,郭文贵先生及其家人在这过程中承受的痛苦、煎熬和磨难。此外,郭文贵先生的母亲还因被中共长期恐吓威胁导致精神和身体严重受损,于2019年3月8日去世。

四、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持续的骚扰威胁

中共“猎狐行动”中一个重要做法就是对被猎对象实施长期的骚扰威胁,以使其感到恐惧。中共在对郭文贵先生骚扰威胁的手段和力度远超一般人。

第一,中共动用国家级的黑客技术实施监听监控。郭文贵先生的直播节目多次被中共“黑断”,这是众所周知的。此外,郭文贵先生在其直播节目中也多次提到,中共收买人员在其住所和办公室安装大量的监听监控器材,被其安保团队和美国政府有关部门定期发现并拆除。根据美国之音2017年9月9日《美媒:郭文贵游艇与美国军舰是否遭网络攻击》报道,2017年7月中旬郭文贵先生乘坐游艇在纽约附近的哈德逊河上受到网络攻击,导致操作系统失灵,差点造成严重的撞船事故。

第二,中共动用国家级的间谍网络进行威胁劝返。除前文提到的刘彦平亲自赴美当面“劝返”之外,中共负责海外间谍网络的重要特工吴征(包括其妻子杨澜)联合孟建柱私生子刘特佐(Jho Low,马来西亚富商),与美国说唱歌手和商人米歇尔(Prakazrel “Pras” Michel)、埃利奥特·布罗伊迪(Elliott Broidy)、尼基·拉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和其他人合谋多次未公开游说将郭文贵先生遣返回中共国。该信息已被美国司法部2021年6月11日公开的一份声明证实,该声明指出39岁的刘特佐和48岁的米歇尔被指与埃利奥特·布罗伊迪(Elliott Broidy)、尼基·拉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和其他人合谋,分别在刘特佐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副部长”的指示下,从事未公开的游说活动,要求撤销涉及刘特佐等人“一马公司”的贪污调查和没收诉讼,并将“一名中国异议人士”遣返回中国(有关信息可参见美国之音2021年6月12日《刘特佐等因试图游说美国停止调查“一马”案并遣返郭文贵受到新的刑事指控》)。

第三,组织动用海外潜伏力量进行长期滋扰。2017年4月郭文贵先生正式启动爆料革命以来,中共便发动其在海外包括各种华人团体和民主民运人士在内的潜伏力量,对郭文贵先生进行长期的抗议滋扰。如2017年以来,由所谓的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和美国福建同乡会等组织对郭文贵先生进行了长期的抗议示威。后来,美国政府有关部门也已确定这一系列活动的组织者梁贯军、郑琪等人均为中共海外统战及反民主运动头目,2018年2月14日郭文贵先生还向纽约州纽约郡最高法院提起对梁贯军的诉讼。

五、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严重的名誉抹黑

中共“猎狐行动”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把被猎对象的名声搞臭、形象搞坏,同时还让其不能发声。众所周知,在当今社交媒体时代,若被媒体噤声就意味着宣判一个人的社会性死亡,与此同时若再对其实施造谣抹黑,可以说,这个人将永不得翻身。中共对于郭文贵先生的手段正是“媒体噤声+宣传抹黑”双管齐下。

一方面,对郭文贵先生实施媒体噤声。公开的重大典型事件有:2017年4月19日郭文贵美国之音专访直播断播事件;2017年4月26日郭文贵先生拥有超过10万粉丝的推特账户被关闭;2017年10月2日Facebook公司官方宣布撤销郭文贵的页面并限制其发布信息。目前,已经可以证实所有这些媒体对郭文贵先生的打压都是源于中共的影响。

另一方面,对郭文贵先生进行造谣抹黑。除传统媒体之外,中共还运用网络部队和水军对郭文贵先生在社交媒体实施造谣抹黑。澳大利亚政府下属独立智库ASPI(Australia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于2019年9月3日,发布题目为《穿过防火墙发推》(Tweeting through the Great Firewall)的专题报告(原文见链接2)中指出,中共在过去数年中对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网络攻击持续时间之久和攻击力度在全球排名第一。2020年6月11日,斯坦福大学发布一份专题研究报告《疫情下的网络水军真相》(原文见链接3),报告指出,中共水军账号的特点大多粉丝不超过10个,没有个人简介,同时用中文和俄语发布推文,对郭文贵先生和香港话题的评论有很多重叠之处,并在重大事件期间突然有大量操作,其主要活动是攻击郭文贵先生和香港亲民主运动。2021年2月,知名的网络分析公司Graphika发布了一篇110页的报告《Spamouflage Breakout:Chinese Spam Network Finally Starts to Gain Some Traction》,对过去两年中,中共国所控制的网络水军对美国、香港民主运动以及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的虚假信息战进行了详细的举证和分析(原文见链接4,具体内容见报告76-77页)。

六、中共对郭文贵先生实施恶意的法律缠诉

针对郭文贵先生本人的特殊情况,中共动用渗透美国司法系统的力量对郭文贵先生实施法律缠诉,目的是最大限度消耗其精力、财力。同时,通过此举来配合中共的造谣抹黑行动,给郭文贵先生制造舆论和心理压力。由于中共发动各种力量对郭文贵先生实施的恶意法律诉讼案件较多,如“马蕊强奸案”、“太平联盟案”、“愿景公司案”、“SEC调查案”等,下面仅以2起公开信息的案件为例。

(一)东利诉远景案。2019年7月23日,华盛顿地区的“远景公司”(Strategic Vision US LLC)在中共的策划推动下向美国联邦法院恶意起诉郭文贵先生是中国政府间谍,但该诉讼被法庭驳回。随后郭文贵先生(东利公司)发起针对“远景公司”在内等公司及相关人士的赔偿诉讼。2021年6月22日,美国纽约南区法院的刘易斯-利曼法官提交了关于“东利公司”诉讼“远景公司”一案的事实认定和法律结论。法官的结论是,“东利公司”(郭文贵先生)关于协议无效的主张获胜,“东利公司”有权拿回“远景公司”(French Wallop和Michael Waller)不合法收取的100万美元。

(二)太平联盟诉讼案。因郭文贵先生爆料引爆了中共海航集团的危机,太平联盟(PAG)作为海航集团的利益关联企业,启动了对郭文贵先生强力的法律缠诉。目前该诉讼案件尚在进行,根据郭文贵先生已经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该案件暴露了中共对于美国司法系统,特别是法官和律师队伍的严重渗透,太平联盟诉讼案最重要的律师(美国的前政府官员、FBI官员)和吴征私交密切,所有这些人和资金的背后都是中共的吴征、马云、江志成、孙立军和孟建柱等人在支持。

综上可见,郭文贵先生作为一个世界顶级富豪,经历了极大的隐忍和牺牲,历时四年多的时间,以其灭共的决心意志和能力实力在全球掀起了爆料革命、创建了新中国联邦,在不断痛击中共的同时,其本人及其家族也成了中共“猎狐行动”最大最重的受害者。

文章链接1:https://www.propublica.org/article/operation-fox-hunt-how-china-exports-repression-using-a-network-of-spies-hidden-in-plain-sight

文章链接2:https://www.aspi.org.au/report/tweeting-through-great-firewall

文章链接3:https://stanford.app.box.com/v/sio-twitter-prc-june-2020

文章链接4:https://graphika.com/reports/spamouflage-breakout/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发布: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7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9933
1 月 之前

不是平常人~七哥加油~為真不破~正道主義~堅持支持暴料革命~~Take down the CCP !

0
jink108
1 月 之前

恶灵必下地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