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逃之夭夭 情何以堪

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齐天二圣

这段时间,日子过得相当魔幻,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大头症患者路大脑袋吃相难看到不忍卒睹。让人们难以接受的是大肆标榜责任、在节目中鼓吹「一个打十个」的路大脑袋选择了连夜出逃,用极为不负责任的态度打了自己的脸。

既然如路大脑袋所言「门口有站岗放哨的」,还用得着逃跑?既然认为自己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为何不体体面面地把人家的房子恢复到原样,归还给房主?这是最基本的租客原则,仓皇逃离并把人家的房子搞到看不下去的程度,是「负责任的人」能做出来的吗?号称见多识广的路大脑袋不会连怎么做个正常人都不知道吧?

路大脑袋该如何向孩子们解释这样狼狈的逃离呢?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虽然他一贯撒谎无障碍,但是要趁着月黑风高把睡眼朦胧的孩子叫醒,让孩子们收拾东西搬家,怎么说得出口?直接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父亲是一个骗子?将会被人赶出去?或者说自己出卖了房主?住不下去了?怎么说得出口呢?

就算这一关过了,怎么张口让孩子退学呢?说因为他们的父亲不诚信被学校拒绝?这让孩子们以后怎么做人?还有,与路大脑袋一起消失的不仅是他的夫人,还有他的闫天屎,「英雄科学家」顷刻之间成了拔毛的凤凰,大篷车里妻妾成群,孩子们会不会困惑?幼小的心灵会留下怎样的阴影?

为人父母的,自己再怎么不堪,在孩子面前也不得不装出勇敢、不得不显得坚强、不得不自律克己,收起人性中丑陋的一面。就算是演戏,也要给孩子留下一个合格的印象。

因为身教胜于言教,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还有什么资格做家长?如果无法给孩子一个快乐、富足的童年,至少不要让他们颠沛流离、跟着他们的父亲抱头鼠窜吧?让孩子从小就见识背叛,从小就学会跑路?这样为人父,让自己情何以堪呢?

最近眼前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一个善良的女生,看到闫天屎喜欢 Snow,便想到她一个人的孤单,心疼她的不容易,于是善良女生不远万里一掷万金买了与 Snow 同种的狗狗,想送给她做礼物。没想到,狗狗还没到货,闫天屎已经开始暴露出凶相,将血盆大口对准了女生的父亲。

天屎的变脸毫无顾忌,只在瞬间便开始撕咬她的恩人。当然,让善良女生以及战友们更加想不到的是闫天屎并不孤独,她除了忙着与路大脑袋切磋床技,还要研讨如何用恶毒的手段攻击千辛万苦把她救出来的人。她辜负了人们的善良,辜负了女生的一片心意,辜负了爆料革命战友们义无反顾地推崇与支持。

她的邪恶即在于让我们不得不设防,不得不在善良的同时先审视对方是不是担得起这份善良,不得不在未来谨慎地对待生命里遇见的每一个人,因为我们被伤害了,再也伤不起了。

至今我家里还有未发完的宣传单,我们既然做不了红花,那就做好绿叶,传播也是力量。许多周末,我们冒着疫情,开车到超市和人流量大的地方去派发,我们曾经以此为荣,没想到换来的是这个恶毒的妇人毫无心理障碍的撕咬和背叛,这也让我们的信誉受损。

而我们努力支持的人,是欲将我们除之而后快的毒妇,我们甚至都是她投名状的筹码,是她领取赏金的资本。人性恶毒到如此程度,让人不寒而栗!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真正的灾难往往来自于内部,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尤其是。这一百年来的事实已经证明:共产党就是万恶之源。然而一百年的嗜血和几代懦弱者的畏缩与供养,已经让共产党这个庞大的怪物筋强骨壮,不能等闲视之了。

郭先生以一人战一国的勇气与智慧发起的这场爆料革命,就是要力挽狂澜,救国民出水火,还我华夏朗朗乾坤。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路大脑袋在关键时刻的叛变,这种撕咬、出卖、无底线的造谣攻击,把人性中的恶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自己浑然不觉,共产党最大的恶就是挑起了这种族群内部的仇视和斗争。

现在,他们知道 G 系列的上市意味着什么,于是全面出动,不惜动用一切力量殊死一搏。就连之前被他们像脏抹布一样丢进垃圾堆的伪类们也被重新捡回来,洗吧洗吧拿到台面发挥余臭了。这些潜缩龟首、苟图饱腹的伪类终于在他们油枯灯尽之时,有了吃红烧肉的机会,这也算是他们晦暗人生的回光返照吧。

文雍乃无德无能的宵小之辈,自知没有本事替弱者发声、没本事与强权对抗,于是选择了一走了之,选择了偏安一隅,只想平平淡淡了此残生。但蒙命运不弃,遇到了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遇到了有能力挑战中共邪恶体制的人,这是多么大的恩宠!

还有什么理由不跟紧呢,虽然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但至少我可以做千千万万根灭共稻草中的一根,说不定哪一刻、说不定哪一根,万一这一根不值一文的稻草,刚好赶上那看似强大的骆驼轰然倒地呢?那将是多么大的殊荣啊!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鸮鸟生翼之正解
【文雍漫谈】大头病得真不轻 错把棒棒糖当龙晶
【文雍漫谈】我们要善良 但不可以失去锋芒
【文雍漫谈】人最大的误区是错把平台助力当成了自己的本事
【文雍漫谈】我们都低估了人性中的恶
【文雍漫谈】盖特——开启全球社交媒体新时代
【文雍漫谈】谨防中共用多难兴邦的悲情模式绑架同胞
【文雍漫谈】他为什么不可以是你
【文雍漫谈】原来已然是曾经
【文雍漫谈】女人的子宫 不是政党权力意志的容器
【文雍漫谈】有一种病毒叫衣锦还乡
【文雍漫谈|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马背民族可愿醒?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春 晖
2 月 之前

叛徒的路上几个人渣狼狈为奸,让他们一起往火葬场狂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