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朋友第9期:木兰和我们一起来揭露王腚缸和蛇妖闫的砸郭真相

视频连接:木兰和我们一起来揭露王腚缸和蛇妖闫的砸郭真相“阎王社”

1、木兰是否看出亡腚缸背叛的一些蛛丝马迹?

南希:谢谢木兰姐,因为最近大家也知道亡腚缸和蛇妖闫的事儿,让我们感觉到跟着爆料革命不仅仅是灭共,还体验了人性的丑恶,就是他们为了利益颠倒黑白,对七哥对我们爆料革命的这种背叛,可以说是中共的一种具象化。

我们今天请到木兰姐和魔女姐,一起在节目中谈一谈亡腚缸和蛇妖闫这种恶劣行径,然后对他们算是一种批判吧。魔女姐你有什想先分享的吗?

魔女:大家好,这两天其实我们的心情真的是怎么说呢?又是经过一次这种冲击吧,就是在九指妖事件之后,这是第二次了。其实我们每次hello  friend节目呢,我们请一些重量级的嘉宾来,其实是一个娱乐性的节目,但是今天我们也不得已,而且请了我们重量级的木兰来,大家也深知木兰是我们爆料革命中非常老的但又是一个新面孔,又是一个神秘面孔,从来没有出现在镜头前过,她的甜美声音呢一直都是我们男生追求的,也是我们女生向往的。

这回我们要改变一下话题,因为木兰的经历,是在很久就开始跟随七哥了,所以她可能比我们更知道一些蛛丝马迹,我们从这个方面也深究一下,好吗?请。

木兰:我不知道什么蛛丝马迹,跟大家完全一样的。我们对路德的认知都是一样的,一直都认为他是我们爆料革命的一个旗帜,所以应该是在2019年还上过一次他的节目,当时我记得是说彭斯副总统的演讲,都觉得上他节目还挺荣幸的这种感觉。

魔女:对,我也上过一次,说10分钟后就要直播了,就把我们叫去了,真的觉得是为我们爆料革命做一点小的事情当然是很高兴的,我特别明白特别理解,请。

2、关于路大头的大头症

木兰:是的,但是这次确实我们也感觉到就是这一、两年下来,虽然说大家给他的昵称叫路大头,本来是形容他的头比较大,我觉得是一种昵称不是一种贬义的,但是随着爆料革命和路德社的发展,他的这种大头症真的就出来了。我觉得一直到今年特别是蛇妖闫来了之后,病毒的事情来了之后,一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他特别强调他的功劳,因为闫找到他然后119之类的,后来别人说了我才去稍微的听了一下,因为平时我也很忙没有时间听路德社内容,后来我去听了一下确实他非常强调119,非常的强调蛇妖闫的功劳贡献,好像以毒灭共就成了他来推动、他来进行的,完全忘记了到底是谁去把蛇妖救出来的,是谁把她推到了各大媒体上,让她有这个机会去讲解病毒的真相,他完全都忘记了谁给他们出的这些资金这些钱,他都忘记都没有说,所以确实是很让人失望。直到这次他把我们说成是什么邪教组织啊,还把郭先生说成是伟大领袖这样的话让我非常的气愤,感觉他简直是疯了一样。

魔女:对,就是这种感觉,而且发现七哥说了他之后他就一直在减肥嘛,然后能够看到他那个重量减下来,现在想想原来是另有情由啊。我们的另外一个主播请题问题,谢谢。

3、亡腚缸和蛇妖闫的背叛是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南希:刚才木兰姐提到路大头的大头症,很多战友其实都觉得亡腚缸和蛇妖闫的背叛挺不可思议的,木兰姐您对他们的接触可能比我们这些普通的战友多一些,就从您的角度觉得他们背叛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木兰:我有那么一种感觉,就是他们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特别是今年的感觉比较强,之前还真的没有想到,但是已经感觉到他有一些膨胀啊大头症这些,但是我觉得都可以理解,因为确实路德社很火,然后也是我们爆料革命的旗帜,让我们去推它啊,宣传它传播它都是挺好的,反正都是爆料革命的嘛。

但是今年之后就逐渐开始变了,包括他说的一些话,就像郭先生说的他也不怎么提爆料革命,也不怎么提法治基金、法治社会,而且特别是他真是完全没有提G系列。

这个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如果我早知道他是这样的话,那我可能对他的怀疑会更早出来,因为我后来去回看他的一些节目的时候,确实发现他没有提任何的G系列,从去年开始我们很多节目都是情不自禁的就想去说我们的G系列这个话题对吧?但是他真的没有说过,不知道是为什么?而且我知道G-Fashion给他寄了那些衣服啊哨子,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穿出来过,完全没有展示过,要是我们收到的话,像魔女马上就是一张照片就展现出来了对吧?

魔女:一收到G-Fashion的衣服,我就觉得是我的工作,我必须出来穿一穿,是不是?不出来穿的话是不是会被七哥骂(大笑)。

木兰:而且这是我们的一个骄傲一个荣誉,对吧?因为是我们爆料革命自己的品牌,是郭先生的设计,真的感觉就是每一样G-Fashion到我们手上都是非常喜欢的,都是需要珍藏的物品。但是你看发了他那么多,他从来都不穿,他每天做节目也从来不给我们展示出来,也从来不去说,感觉就是他好像要么不喜欢,要么就是不喜欢你们这个G系列。

魔女:就是七哥送给他的礼物,是吗?我们是自己拿钱买的。

木兰:就是七哥送给他的这些东西他都没有表示感谢,他也不展示出来,大家都不知道。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确实送给他了很多,还有金哨子什么的他也从来没戴过,很让人失望。

南希:我买哨子等了好久,收到了之后迫不及待就往上戴。

木兰:对,而且我们买的,他是七哥送的他都不那个。

南希:他是不是不仅不用这些,他现在已经是说是七哥硬送给他的,他不要然后七哥非得要给他,然后说我们爆料革命的义工也是非得要去给他缺德社做义工。

木兰:是的是的,他这个真的是让人非常的气愤,我也是非常的气愤,因为我们秘密翻译组的义工真的是也给路德社做了不少的工作,不管是翻译工作还是一些什么工作。我还回看了一下我跟他以前的联系,他就是主动来找过我们的,就是说他觉得这个地方做比较好,还跟我说怎么样做的更好,这是他主动来找我们说的,而且最后他也会联系我们一个专门做视频组的,说他有时候需要一些什么文件啊或者是视频需要翻译,会指定这个东西,我们都是帮他做的。

我们当时是非常愿意为他做的,我们这边的义工当然是非常愿意为路德社做这些义工,我们觉得也是很荣幸的,因为大家也都是爆料革命一起的,没有说什么。但是没有想到他心里是这样想的,说我们是非要去为他做的,又不是他让我们做的,我觉得所有的这些义工都会非常的伤心,等于说把义工完全都抛弃了,他不像七哥每次都想着给义工的一些福利啊什么的,他没有这些不说,而且还觉得你是该为他做事,是你自己做的他没有让你来做。

魔女:这个人看来就是心思不正,然后对人根本也没有尊重,觉得什么给他都是理所应当的,然后他觉得什么都是自己赚来的,现在看来是这个感觉吧。

木兰:对,现在就是他强调他的路德社一直都是独立的,他说他一直是独立的,就是爆料革命这些没关系,切割得很干净,跟你G系列也没关系。他不是法治社会主席嘛,然后我还听到他说早就想辞职,但是他不好自己说,然后说这次给他辞退刚好他早就不想当了,他就不好意思说,其实他根本就是不负责任。

魔女:这是多么高的荣誉啊,他这样的人真是很恶劣,法治基金是代表灭共的对吧?是全球要灭共的人去捐献的,他不是说他的那个平台是灭共的吗?他为什么早就想辞了呢?这不是很矛盾吗这个人!就可以看出来他是真心灭共还是想在这里捞一把钱走人。

木兰:对,我觉得他是想捞钱捞名誉。

4、木兰有没有给亡腚缸打赏过?

魔女:他的名誉其实都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是七哥给他的光环,这个光环别人给他的别人也会拿走的,我相信在三个月之间他肯定会是像坐直升飞机一样的感觉,上去马上就要下来的感觉。是会很快的大家试目以待吧!本来我们还觉得他很有意志力呀,然后一下子减肥减得这么成功,闹了半天是要跟人拍拖去减肥的,不知道是太辛苦了还是太怎么了,现在想一想的确是把我们的三观全毁尽了。

但是经过了九指妖经过了闫王事件啊,我们现在也更加坚强了,觉得这些人的这种变化不是这一天两天,我们现在也不要说这些人怎么冲击我们底线,其实他们本身就没有底线,我现在感觉他们跟我们就不是一种人。看来木兰跟我也差不多,我们都是远远的看着对吧?跟他也没有什么很深的接触,你像我跟路德可能有几次email的传递,我就觉得他从来不会及时的回你,然后就是好像给你写的什么是对你的施舍,其实我们都是在帮助他。当时我看到他那儿小扳手不行,就是奇奇怪怪的人很多,当时我就觉得是不是可以帮助你,当时我是在樱花团,我说樱花团可以帮助你给你小扳手,当时樱花团也调了两三个小扳手去,然后也一个礼拜就被踢出来了。

现在真的很后悔,木兰请问题你给他打过赏吗?

木兰:没有给他打过赏,因为其实我是很少看的,确实没有时间。但是我跟他的接触就是我们之前要开法治基金会,他之前是法治基金的后来才调到法治社会,之前还是跟他一起开过几次会的。在当时说到法律基金上的一些决定的时候,感觉那个时候他还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但是有时候他就有点像做生意那种说要把旗子拿去放到网上卖啊什么的,还有我记得他有说过这个就是我们的国旗,他当时是想让法治基金多一些收入吧,然后他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旗子拿去卖呀什么的,我们当时都否定了是不可以的。

魔女:大家都在问我这个帽子啊,我这帽子是今天刚得到的,是G-Club我中的奖,我第一次摇奖怎么就中了呢,其实我要是中到后面的大奖多好啊。

下面请我们的南希,因为我知道南希做了很多功课,知道我们的木兰会来就写了很多的内容,请。

5、亡腚缸有没有骚扰过木兰?

南希:非常期待木兰姐今天来给我们爆料,最近听到强子战友的爆料,说亡腚缸和蛇妖闫还有小蔡这个事情,感觉是刷新了我们的下限了,不仅万里救他的小三儿,然后还在七哥的房子里毫不避讳我们的战友,所以木兰姐您对亡腚缸的这种贪财好色,你们接触的过程中对您有过这方面的骚扰吗?因为我看亡腚缸给***发的信息发一支玫瑰花,他有给你发过美女这种吗?有对您的我骚扰吗?

木兰:没有没有,因为我也不露脸嘛,他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

南希:木兰姐虽然不露脸,但是木兰姐的声音在我们的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中,一定已经是让男女战友们听了之后都会非常神往啊,感觉听了非常温柔的声音。

魔女:木兰唱的那个歌真的很美啊,我们有没有那个资料呢,我们的后台有那个资料嘛给我们放一下好吗?(歌)

6、强子揭露真相意味着什么?

南希:我觉得木兰姐可能是最有资格揭露亡腚缸是怎么样忘恩负义的,木兰姐不仅是我们的秘密翻译组,然后还是铁血组成员,文贵先生对亡腚缸和蛇妖闫的这种恩情,就是我们普通战友也知道一些,但是我觉得肯定不是文贵先生对他们的全部的那种好,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木兰姐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些呢?

木兰:那我说一下,就是接着你说那个强子,就是蛇妖闫跟亡腚缸这种有私情的那一段儿不是被强子揭发了嘛,大家应该都看到了,但是当时我看到的后面一段,就是郭先生当时是怎么样去维护蛇妖闫和亡腚缸的,我想当时强子也肯定是怀着巨大的勇气把这个事情告诉郭先生的,因为这个是非常有风险的,因为他很可能会被说成是伪类。

因为你想想那个时候我们肯定不会去怀疑路德和蛇妖闫的,天使对吧?我们的英雄科学家天使,就是把最高最高的荣誉都给了她。你想想他去给郭先生反映这样的一个事情,我想他当时肯定也是没有确凿证据的话他也不敢说,而且他肯定是想了很久斗争了很久,而且也冒着被打成伪类的风险,但是他要把这个真实的事情告诉郭先生。那么郭先生听到之后还非常的维护了亡腚缸和蛇妖闫,就是说他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一再的说他不相信这个是真的,还说强子这个事想多了,还说小蔡对他好是好,但不是那种意义上的那种感情,所以还说了他,去维护蛇妖闫。

他之后还有一个直播当中就当众为蛇妖闫和亡腚缸辟谣,就是说现在好像有一些谣言说他们两个有什么,其实他们俩什么都没有,就是很坚决的维护了他们的这个形象。但是我想郭先生心里肯定还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他当时为了大局,为了我们爆料革命大局,为了我们天使的形象,英雄科学家的形象,可能当时他也不得不那么做,当然也是在给他们机会。

郭先生每次都是给我们的战友很多次的机会,他对战友真的是太好了,但是没想到他还是这样的忘恩负义,最终还是走到了我们爆料革命的对立面,成为了我们的敌人。

7、七哥在六四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暗示了蛇妖闫被蓝金黄了?

魔女:木兰,其实那个六四的时候,就是很多战友翻出来六四他们三个人同框的时候,七哥就是那个手势啊,好像就是这个人被蓝金黄了,他就指着那个闫说这个人被蓝金黄了,就是和那个小狗一块儿那个,你说那个是不是当时七哥专门暗示的?已经知道他是被蓝金黄了,而且他知道他们有问题?

木兰:有可能有可能,因为我觉得七哥他的那种感觉,他的第六感是很强的,因为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蛇妖闫,那样说的话他真的是有一种第六感的感觉,包括那个Snow在那咬她。

魔女:我们后来看的时候,都觉得七哥当时其实心里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但是这两次直播七哥也就在说其实他事发之前还都不知道的。其实我们都觉得七哥在我们心中可能觉得因为他是先知啊,很多事情他都是了如指掌的,但是你觉得是不是七哥这回还是跟我一样,就是在他出事之前其实一直都是蒙在鼓里的,你觉得呢?

木兰:我觉得他应该是早就有这个感觉,但是一直在给他机会,一直在不断地给他机会,因为他知道亡腚缸的路德社确实也在爆料革命当中是有很大的影响,而且蛇妖闫又是我们的天使,我们已经把她捧成天使了,已经把她弄成英雄科学家了,这个形象已经在那里了。

其实他应该是在今年年初的直播当中就说过他们,又有一次我觉得是还挺严厉的说他们,说他们俩就不提爆料革命不提什么的,有一次还说过路德是不坚定的战友,应该就是年初的时候有一次直播里面说过。当时我还觉得“哇”他是不是说的太过了一点。

魔女:对,我们当时都觉得七哥对最近的人是最严厉的,都是这样感觉的。

木兰:对,其实他肯定就是那个时候或者是更早之前就已经有这个感觉了,但是他没有说的那么明,还在给他机会。但是这个亡腚缸已经逐渐逐渐的走到了疯狂的地步。

8、亡腚缸到底有没有G系列的投资?

魔女:听说这个路大头他没有任何的G系列投资,是这样子的吗?

木兰:他自己说他有五万的G-TV的投资,然后有差不多将近两万捐款,但是我知道当时发虚拟币的时候,因为他以前是凤凰农场的农场主,和九指妖一起的,当时就是给农场主的虚拟币配额我们还是按照农场主,他当时已经不是了因为凤凰农场解散,但是我们还是按照他是农场主的待遇给了他虚拟币的配额,但是他没有要。

我感觉他根本就是对G系列完全排斥的或者说根本就不相信这个G系列,他也不说也从来不穿G-Fashion的衣服。

魔女:其实看这些行动的话我们早就应该判断出来,如果这些东西很早就透露出来的话,我们很多人其实心里都不会有这么大的落差,这回为什么我们不断的在做这种节目?就是要把很多我们爆料革命中的战友们都叫回来,让大家的心理落差不要那么大,这个人曾经是怎么样的?现在是怎么样的?今后他会走向何方?这是我们的宗旨。请我们的南希。

9、路德和九指妖对联盟委员会是怎样的态度?

南希:是的,我觉得魔女姐和木兰姐刚才讲的,都是担心路大脑袋和蛇妖闫对我们的背叛可能会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有所动摇吧,但是我觉得其实在我们爆料革命中的战友包括七哥也在说就是没有傻的,傻的也不会跟随爆料革命。所以对他们影响力的一个判断,其实也是根据他们之前想要去获得七哥和战友们的信任的基础上,所以我们才觉得他的缺德社是有一些影响力的。其实之前也有很多伪类他们做的节目,然后大家也都不会被他们那种不符合逻辑的话所迷惑,他们自己的逻辑已经是不自洽的,所以我觉得也不会对我们起到一些迷惑的作用,包括缺德社最近这几期就是蛇妖闫根本连面都不敢露了,感觉就是知道自己暴露之后根本就不会对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有什么威胁,还没有九指妖那一次的威胁大。

木兰姐刚才也提了凤凰农场之前也是路大脑袋和九指妖两个人,感觉这里面藏蛇藏燕子呢,木兰姐对凤凰农场的这个事情上有没有什么可以给我们透露一些?就是您这边知道的一些蛛丝马迹。

木兰:其实当时凤凰农场这件事,我们成立了联盟委员会嘛,基本上就是每一周都会开会,然后大家在里面讨论一些事情,各个农场主都会在里面参与。那么路德基本上就是没有怎么说话,他也从来没有开过会基本上没有来过,九指妖倒是来过几次,但是后来也没来了,她就派另外的人过来,就是感觉他们好像不愿意参与这个联盟,他们好像就是独立的这种感觉,然后她也不愿意听你们这些公告啊报告啊。

其实当时有很多包括G系列的公告是我们联盟统一要有公告出来的,或者我们说什么时候大家发,语言要怎么样来说,但是他都不听的,他们就是想怎么发就怎么发,不会听联盟的要求,路德也从来都没来过对吧魔女?

魔女:对的,九指妖来的时候也是“哎”我很忙啊,我马上就要走了,就是这样两分钟三分钟就走人了,当时也觉得我们这些人真的是太善良,她是不是真的很忙啊?七哥给她那么多活儿那么多事儿,她一定是怎么了都是这种感觉的你知道吗?

木兰:我们都觉得路德太忙了,他就说路德社每天两集太忙了,他没有时间做其他的事情,更没有时间来开会,我们都非常的理解,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10、九指妖和路德要打压的名单里就有魔女

魔女:对的,我记得去年六四的时候,我也是作为农场主刚刚出来,其实我六四那天直播连线,我一直在那等着,大家都在等着后台很慌乱很杂乱,一直等了四、五个小时没有人连我,后来我才听七哥说起来九指妖和路德必须要打压下去的人名单里头就有我。

我当时就觉得原来闹了半天这么多事情,就是让我觉得很不正常很气愤啊,但是又没有办法去说的事情,闹了半天都是有缘由的。为什么我们喋喋不休的要去说这件事情?就是因为我们的资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就像木兰能得到的信息因为她是铁血组的,或者我能得到信息我那是联盟的而且我也是农场主,有很多的信息能够收集到我这来。

但是我们普通战友他们可能三、四天也不会上来一次,因为可能在国内,因为可能要翻墙,因为生活很忙,他们有很多很多的自己的事情要去忙啊,三、四天上来一次忽然间发现怎么路德和那个曾经是天使的闫怎么变成这样?你们怎么回事?发生什么?大家都会有这种慌乱有这种想法,所以我们现在不仅是在G-TV上要去说,我们要传到youtube上,要传到各个平台上,大家要去做成短片,然后做成那个语言条,做成个各种各样容易传播的东西在国内墙内去传。大家冒着生命的危险呀,墙内真的是,我听好几个我们勇气星球的说冒的生命的危险去传微信上,传到各个平台上,而且都是自己真实的联系地址。

这些都是大家传出去的,然后现在我们一定要收回来,一定要把我们曾经给予他们的最高荣誉拿回来,然后要告诉大家真正的发生了什么。其实我们每天也是一点一点的得到这些后面信息,我们也是一天一天对闫王事件重新的认识,对他们两个的人性重新认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学习。所以对我们普普通通的战友们都是一种锻炼,都是一种学习,然后我们会更加紧密的跟紧在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里,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请我们下一个问题。

11、是什么样的信仰让木兰不被中共的邪恶所诱惑?

南希:我想问一下木兰姐,因为我们这种普通的战友离中共的蛇和燕子渣子还挺远的,您作为七哥的左膀右臂,从一开始就跟随七哥然后跟随爆料革命,那您也是带领着秘密翻译组为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做传播,您能分享一下是什么样的信仰能让您不被中共的这种邪恶所诱惑吗?坚定地支持我们爆料革命和七哥的吗?

木兰:其实我也没有遇到什么蓝金黄这些,但是肯定因为爆料革命是正义的嘛,那么七哥带领我们走的爆料革命,我从一开始2017年就是419开始认识七哥之后,我就觉得这是我要去做的事情,那么我就一直跟随下来,而且每一天我想做的就只有这一件事情,就是爆料革命的任何事情我都非常愿意做,任何的事情而且也是我想做的,我自己的其他事情我都不想做,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所以哪怕是我的工作,包括我的一些家庭生活里的东西,我都觉得这些都是不重要的,跟这个比起来都太不重要了。只要是爆料革命这边有事情绝对是第一位的,需要我做的我也想做的

南希:其实就是因为木兰姐这种为了我们爆料革命、也就是这种善良和正义,其实是让战友们对亡腚缸蛇妖闫就是怎么说啊?就不敢相信还有这么邪恶的人在我们爆料革命当中,其实我觉得就是被七哥被爆料革命吸引的,我们都是有相同的三观。我们太多时候就是感觉像木兰姐和魔女姐这种无私的奉献,然后七哥对战友们的这种爱护,就感觉看到的都是人性的闪光面,所以就像对亡腚缸和蛇妖闫,就是我们战友们把太多对我们真战友的这种包容和理解给到他们了,所以才会导致大家对他们这种厚颜无耻感觉太气愤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12、木兰有没有经历过被打压?

魔女:我再想问一下木兰,我从我出来之后呢,其实我经历了很多打压,我经历了很多事情,那请问木兰经历过打压吗?

木兰:打压有啊,有的有的,应该跟你差不多的吧。主要就是九指妖的那个时候吧,因为一开始我并没有站在那么前台,主要是在后面做一些翻译的工作,所以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我,就是七哥在直播里面会提到我的名字。我和其他战友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就是很少几个战友我们在一个小群里面,后来就是因为组建了大的秘密翻译组之后,逐渐就会参与更多的一些事情,跟九指妖会有一些冲突。

她不管是G-News还是其他的一些方面的工作吧,因为她当时是VOG的,就是说她们的工作是不愿意让别人去做的,就是要独揽,什么事她不愿意其他人去插手做,就是她的VOG做,她不喜欢有其他的团体参与,你要做的话就加入到VOG那样是可以的。

魔女:就是现在想一想,她就是想一尊独大的感觉。

木兰:对,就好像爆料革命她就代替了,所有的爆料革命。

魔女:哎呀,现在想想这两个人他们是走得越早越好,对我们来说真是庆幸啊。

木兰:其实我想他们就是对这个名誉或者是权力的追求是能够看出来的。

魔女:是挺可怕的,我也知道这个九指妖把很多真战友给打压下去了,然后有很多比她有能力的人不让上来,然后也有很多人还抑郁了,我都听说过。

木兰:是的是的,可能有一些真战友因为她们真的就是离开了爆料革命,其实她们对爆料革命是有破坏性的。

魔女:我想这些战友如果有一天知道这些事情,他们还是会回来的,因为在这里头我最近也逐渐一直跟大家说,我们真的是在打仗,我们现在是在战场上,只是说你流血不是从你的皮肤里头流出来的血液,是从你心里流出来的血液,他们是在攻心术,就是拿最软的那个刀子刺你的心脏。

所以我觉得中共对我们的这些渗透,我曾经也说我来这里是要做事的,为什么我做事就这么不顺当啊?我就很奇怪了,我真的就是当时也跟我周围的人说过这样的话,我说我就是来做事的,为什么我做事这么难呢?我就是想做点事而已,别的我又不要,但是我是投资了,那我等着我的投资回来就可以了,我不要别的对吧?就是这个我都觉得很难,所以现在想想真的不是说我们真正的战友不往前走,没有能力,而是有很多被渗透的这些算是我们的拦路虎吧,肯定是有很多,我们现在是一个一个的钉子在往出拔的感觉。

木兰:对,现在的话是他们这些一个人一个人爆掉以后,其实对于我们爆料革命以后和未来会更好,那么就会发展得更顺畅,更好。而且当时很多人说七哥好像太过于维护Sara维护路德才造成了这些事情,其实我觉得不是的,我觉得七哥非常的明白他们的优点和缺点,每个人的优点和缺点七哥都看得非常准非常明白。

那么当时为什么那么维护他们?肯定当时Sara有她的作用,在爆料革命中也有她的作用啊,包括路大头有他的作用,所以他是为了能够让更多的力量集中起来发展壮大爆料革命。当时那些被九指妖打压的人或者是被他踢出去的人,实际上就在我们的秘密翻译组,那他没有放弃这些战友,所以他让我成立了秘密翻译组。因为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一开始并没有秘密翻译组,后来他建了秘密翻译组,然后我一去问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被九指妖赶出来的。所以说我一下就明白了七哥的想法,他不可能那个时候也去说Sara怎么样踢人不对啊什么的,那他就给他们找了另外一个地方,那么同样的可以为爆料革命做贡献,可能比如说就是在秘密翻译组跟Sara分开就好了。我觉得他就是对每一个战友都是这样的,不是说真的被Sara打出去的他就不用了就不要了,不是的,他觉得这个人是好的话他还是会用的,那么他会让他留在爆料革命里边继续的做义工。

我当时就说扩大秘密翻译组,也是因为当时我听到了很多VOG那边的义工给我反映的一些情况,就是他们说怎么怎么样,当时有很多人就说要不我们再做一个什么。大家那个时候还记得很短暂的我们出来过一个叫MIZ的团体,也是一个义工团体,MIZ就是有当时的钢铁侠啊这些人。

其实当时成立MIZ也是七哥的想法,就是想要再出来一个和VOG一样的团体,当时他可能已经感觉到就是VOG太独大了,对我们爆料革命这样是不好的,但是当时MIZ没有发展起来,后来秘密翻译组发展起来了,那么就是说很多当时在VOG做得不开心的义工可以到秘密翻译组换一个平台吧,反正都是为爆料革命出力做义工,你不喜欢在那里待着你就到这个地方来待着都可以。

魔女:对呀,你知道我们的南希也是你们秘密翻译组的吗?而且我们南希为了秘密翻译组的一些任务啊,她都日以继夜的真是很勤奋的,她们夫妇俩很勤奋的,曾经六四我们在东京相聚的时候,她买了一张机票说我很快的要回去。是前一次相聚的时候,然后她说第二天马上要走,我说你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走?她说我回去还有一个秘密翻译组的任务要做,就是大中午的要交稿什么的。我说你也不必要就是13个小时开车要回去啊,就是为了秘密翻译组的事情。

木兰:我特别的感动,我们秘密翻译组的很多义工真的是付出很多,然后做了很多很多事情,我有时候想放弃的时候,但是真的就是这每一个义工他们都还在继续做,让我都不能够放弃。

南希:在那个农场和秘密翻译组中间也是选择了秘密翻译组。

魔女:我们还没有跟我们的观众们互动啊,其实大家也都是进来点赞的,我看很多都是点赞的没有一个是问问题的,有问有问题的吗?想问木兰问题的请大家问,全是进来点赞的,我这一说点赞又多了很多。

昨天晚上我当了一晚上的小扳手,是昨天还是前天晚上?把我眼睛累死了,就是安红他们的安红有话说那个栏目,其实是我自己进去的也,然后我后面是有管理员身份的,所以我就一看里头很多乱七八糟的人,看看我们今天的节目里头全是来点赞的,没有一个胡说八道的。

昨天真是倾城出动的感觉啊,然后我们youtube上的节目是因为我们转播的安红有话说,哎呀,那个5毛来的好多,让我们很有成就感,今天我们的环境一下子就好了,谢谢大家的点赞,大家如果有问题的,现在我们这三位啊只有我一个人就可以看到问题,我们南希完全是动不了,木兰是要回答问题啊,只有我很轻松,看来大家都没问题,没问题的赶快点赞,请我们的南希。

南希:刚刚魔女姐有提到,就是我们的战场现在已经转到youtube上了,之前魔女姐说到的五毛的攻击,一些小粉红的打压呀。前一阵就是我们把hello flower的节目上传到youtube之后,我们不是有一些关键词嘛,我觉得就是这些5毛故意把我们这种一搜关键词然后就能搜到,这个关键词也是列到跟我们一样的然后一搜就去攻击,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中共的这种无形的手的感觉。

13、木兰什么时候会出来以真容示人?

魔女:有一个汉克的爷爷啊问一个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啊,何日得见木兰的真面目呢?

南希:这个我特别期待。

木兰:这个好像以前有说过,真人真事那个节目里边有说过,等我们胜利的时候。

魔女:等到盘古相聚的时候是吧?是不是要大家要买门票去。然后我们还有10分钟的时间,我们这个节目的时间定在一个小时十分钟左右的,因为我们接下来的木兰有一个会议去开,然后我们现在G-TV上的节目也是定在一个小时半左右的时间,所以还有10分钟的时间,我们也会采集一些在我们直播间的战友们提出来的问题,然后呢也会让我们的南希自由发挥一下,请。

14、看待路德社节目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南希:好呀好呀,就是刚才也提到从很多小细节上能感觉到亡腚缸和蛇妖闫的教养包括涵养,之前我是从他的这个节目的角度,就是因为也跟亡腚缸他们没有接触过,就只能从节目的角度来说。我之前他们的节目我是完全看不下去的一个状态,开始以为是我作为女性的角度可能我对新闻类的我不喜欢,但是听七哥视频就是一次不够我都得两三次反反复复去听的。

我不知道木兰姐姐有没有听亡腚缸的缺德社?然后就从您的这个角度来讲,您觉得他这个就是有没有摸清楚相似的感觉[1] (没听清)?

木兰:是的,是一样的,我其实听他的那个很少,一个是本身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听,有时候听一下呢,确实是因为我有时候不大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因为他有时候说话又说半截话的那种,包括我们有时候截取他的一些东西加字幕的那些义工不大愿意做,就是觉得这种剪辑工作会费很大的劲儿,因为他中间会漏掉一些内容,他本身说话就是会漏掉一些内容啊或怎么样的。

我为什么不怎么喜欢听他的?就是原来有时候还听一下后来就是不怎么听了,就是说他的广告特别多密密麻麻的,都是那个黄点,我一看就不想听。然后他本来说话就断断续续的,然后再加上广告就感觉太支离破碎。

南希:木兰姐说的我深有感触,我之前就是很短暂的翻译过路德社的节目,当时好像他不仅仅是磕磕巴巴的这种,比如说左派和右派这种应该是很精准的这种问题吧,当时还是川普大选的时候这种很关键的问题他都口误,我当时很单纯的可能觉得他只是口误了,但是现在看他是不是就是故意的在做这些不专业的事情呢?

15、木兰露脸的那一天也许会很快到来

魔女:有可能,很有可能,我刚才看见有我们直播室的提问啊,有问我的择偶标准的啊,等今后有人采访我的时候我在跟大家说吧。今天呢我们问一问木兰啊,然后刚才那个汉什么的爷爷他说他都70多了,他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他说尽量等到我们木兰露脸的那一天啊,挺有意思的。

木兰: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魔女:应该很快啊,应该是很快很快的,也许真的可能会明年啊,真的可能会是眨眼间的事情啊。

木兰:真的是一旦发生一个什么事情可能真的就是脆断嘛,脆断。

魔女:而且你看去年的六四,真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电视机前看的,然后今年六次我们就聚在一起了,而且真的是很高兴,我跟南希我们两个同住了三天吧,就是很兴奋啊。

木兰:特别棒,我觉得你们日本这次搞得分会场特别特别棒,我觉得应该是最好的,我觉得不管是你们直播的场面啊还有编排呀,我觉得都非常到位,然后就是这些战友的这种精神面貌吧我觉得都是最好的。

魔女:你是不是说我们穿的很漂亮?

木兰:是的,你穿的是那个和服真的很漂亮。

魔女:我们那天自己也很高兴,我们那天自己非常非常的高兴啊是吧南希?

木兰:我觉得就给我们最惊艳的应该就是日本分会场了。

魔女:而且我觉得是我们银河系,我们一定要抢这个锋芒了。所以说今年的六四之后,其实我们大家都在盼望明年的六四会更加的好,而且我都觉得明年是不是我们都要一人一身那个G-Fashion的衣服去呢,都在准备都在考虑,有可能定制那就太棒了。

16、穿上G-Fashion衣服的感觉是怎样的?

南希:木兰姐有没有收七哥那个G-Fashion的衣服?

木兰:有的,有帽子,有裤子还有那个口哨,收到的非常非常非常的棒,每一件我都是非常的喜欢。特别那个哨子太让人那个了,特别的漂亮非常的精致。

魔女:真的很漂亮啊,然后被我儿子抢了我现在都没有机会戴。

木兰:我的是被我女儿抢了,她也是非常的喜欢。

魔女:我觉得这种抢反而更增进我们母子间的这种感觉,然后G-Fashion的裤子也是啊,那个东西就是很不好洗,所以呢我们也不愿意洗,我们也不舍得穿啊,所以有点纠结啊。

木兰:我也是我也是,因为我的是那种丝绸的,应该是要非常的细心洗。

魔女:对,而且你出去坐的话,有一个小石子那就磨破了,那就完蛋了,所以想一想哎呀反正我衣服那么多,先穿别的吧,然后我跟南希穿了一次就喜欢得不得了,但是说买不到是吧南希?南希是很少买裤子的人。

南希:是,给魔女姐和木兰姐的都是那个定制款,看得我这个眼馋啊还买不到。

魔女:南希是很少穿裤子的人,但是她穿上很漂亮,她很少买裤子的,因为很显瘦很显腿长是吧?

木兰:设计特别棒,七哥的设计。

魔女:南希的身材她腰很细很细,所以她穿着那个裤子吧就很漂亮,因为腰细的人穿上那裤子真的很漂亮。

南希:我们期待木兰姐的那个买家秀,可以不露脸。

木兰:以后一定会有。你说的这个我再说一下那个蛇妖闫跟亡腚缸,就是今年六四他们不是到七哥家里嘛,然后他们本来是穿自己衣服嘛,去了之后不是又专门换了一套新衣服吗?那个就是G-Fashion的CEO给他们买的,一万美金一套的黑衣服,专门给他们买的就是穿六四那一天的衣服。

魔女:哇,我也没看他们穿的很好看呐。

木兰:你看他们都不感恩,这六四才过了多少天啊?过了一个月就翻脸成这样了。

17、请木兰分享一下如何保持初心?

魔女:所以七哥说啊如果那个房子他签了的话,那得多恶心人呐,我真觉得他太那个,你看我给他打赏,其实也没有打赏多少啊,但是真的觉得很恶心,我拿着钱去吃个午饭好不好?我都是这种感觉,也几万日元呢气死我了。

木兰:你看都那个时候了七哥对他还这么好,其实那时候我觉得七哥应该是对他已经、你想想之前已经都说过他们,不断地在敲打他,就是说他不提爆料革命什么的已经在敲打他了,但是六四的时候还是这样,就是说给他们定制这样的衣服,花这么多钱。

魔女:对啊,我们直播间里如果有给他做过义工的,美国的英国的欧洲的战友,就赶快站出来然后把自己给他做过义工的这个收集起来,这些情报收集起来,然后呢交给联盟交给农场主,然后农场主交给联盟,我们会把它收集起来呢去告他。因为我们给他做的是义工,但是他用这些东西去赚钱,所以他是应该付大家很多报酬才对的,他是白用大家,这个在美国是不允许的,所以我们可以去告他的,大家如果有这样的义工,你做过义工的话那赶紧的把这些资料材料交给农场主,谢谢。好,我们最后一个问题请我们南希问一下。

南希:想让木兰姐跟我们分享一下,就是您是怎么样去保持一个初心吧,就感觉木兰姐跟爆料革命这么多年了,就是包括我最开始给木兰姐发信息,就是到秘密翻译组之后以成员身份去给木兰姐发信息,木兰姐从始至终都是同一个态度去回复我们,所以就是想让木兰姐来分享一下吧。

木兰:好的好的,我觉得首先从2017年我就已经心里面决定做这件事情,那么这件事情没有成功没有完成之前我是不想放弃的,我从我的心里面是不想放弃的,但是这中途呢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之前比如九指妖的打压呀,或者是包括我家里面的一些事情,这些可能都会让我想要放弃啊这种或者是不得不放弃的这种时候存在,但是我觉得可能就是一两天吧,也过了以后我就又回来了,就是这样,最多就是能影响我一两天,然后我就又回到了我觉得我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这个、完成这个我想要做的这个事情,那我又会回来继续做。然后还有就是中间有很多情况,真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些所有的战友这些义工,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让我非常的感动,也是推动我去继续的坚持下去,因为我看到大家都那么辛苦,但是都在坚持,那我更不应该去放弃,我就加这样想的,谢谢。

魔女:我知道木兰她说的一定是真心话,因为我也感受到很多,如果不是我周围的包括南希和崔西啊,包括我周围的有很多战友在那里他们的推动,对我的支持的话,我也是很难,就是遇到很多事情的话是很难的,是很难越过去的,但我坚持了这么久之后我就觉得这一段时间很精彩,人生真的很精彩,是不是木兰?是不是我们有很精彩的感觉?

木兰:我觉得这事是很精彩,但是也确实就是我愿意做,就是哪怕不精彩也可以,因为是我想要做的,就是让我去做其他事情的话我的心就不在那上面,就做不好,就是说你的心要在这上面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南希:我刚听木兰姐说的那个,就感觉是魔女姐好像似曾相识,就是说过这种一样的话,其实我作为银河系的一员,之前魔女姐有说过,就是一直都是她身边的战友给她支持。我更觉得是有了魔女姐有了木兰姐,我们就是做一个小蚂蚁然后去把我们这些小蚂蚁聚集在一起,然后去创造更大的一个能量吧,然后去帮助我们的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然后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大头真的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做什么呢?就是他的背后有这么多义工帮他传播,包括找资料,然后给他每天就是、他的重磅的重磅有多少是来自于我们的战友?所以我觉得就是像木兰姐一样真的是不忘初心,然后去争做最后的5%。

木兰:是的是的,当然还有我们最背后最大的支持当然就是七哥,他真的是对每一个战友都是不放弃的这种态度,对每一个战友都是非常的好。我想魔女也会说七哥就是也会回复每一个战友的这些问题,他都那么忙那么累,但是如果是战友要找他要问他什么问题的话,他都会回复,我想七哥这么忙这么累都在做这样的事情,那我更应该去这样做了,比如说那些战友来给我发这些消息的话,我更应该去回复,我没有七哥忙没有七哥累,所以我更应该去做这些事情。

魔女:好的,今天我们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这个戏唱的到时间结束了,然后这个戏呢我们还会唱下去,还会有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下去。好吗木兰?

木兰:好的好的,谢谢,今天非常感谢。

南希:非常感谢我们人美声甜又善良的木兰姐,我们最后和魔女姐做一下我们银河系的手势吧,然后我们就结束了。这是代表和平的手势。非常感谢木兰姐参与我们的节目。拜拜大家。

编辑整理——青桐

整合发布——黎明之前

(访谈内容仅代表嘉宾观点)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YouTube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以及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曌饈郇慾🐈
2 月 之前

澳洲昭明三年前就說路德王定剛就是一賤貨,果然如此⋯⋯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

日本银河系农场https://discord.com/channels/805765245758472202/851632878567948351 欢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 7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