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真不破-我的参加爆料革命的心路历程

撰稿:小访客

尊敬的战友们,大家好。我是来自墙内的一名普通战友,小访客。首先声明一点,无论在什么时间和地点,我都不会反爆料革命和中华民族,同时我也不会抑郁,不会自杀。如果我在任何平台有不对的言论和行为,请大家监督和消灭它。

下面我分享一下我的个人经历和心路历程。

我生在农村,极其普通的家庭。在村里是最后装上电灯电话的。记忆中比较深刻的是母亲经常会因为父亲带回来的钱很少而吵架,每到开学季节,母亲会去找亲戚朋友借钱。童年的我,有种对安稳生活的憧憬和远离家乡的想法。

青年时期,虽然我没有好好学习,但是阴差阳错到墙外工作过一段时间。这一点是值得庆幸的,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一直生活在墙内,没有突然的变故或者顿悟,知识越多,越亲共。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这是宣传的力量。

在墙外的时候,我在油管上看到大量的“反共”媒体,夏业良的海豹突击队,石涛的时间是个神,中国禁闻,希望之声等等,直到爆料革命郭先生横空出世,我都相信他们是一群勇敢的人。没想到他们大多数是奉旨反共,钓鱼谋财甚至害命!不得不说,共匪太阴毒……

回到墙内,油管上不了,偶然间得到了梯子。人一旦知道了真相,对谎言会本能的抗拒。我曾见过碧水蓝天,人与人友好悠闲,车让人优先通行,我知道文明世界不是它宣传的那样。

墙内像个大型疯人院,很多人都是可恨又可怜。可怜的是大家当了奴隶不自知,可恨的是经常会有人做事损人不利己。有时我想,同样的一群老头老太太,为什么坐公交车不知道排队,到银行柜台就知道排队了?个人认为环境和集体行为是可以改变个人行为的。

之前我也追过一些热点事件,像709律师大抓捕,乌坎村选举事件,天津大爆炸等等,每一次都以为会对政局产生大大小小的影响,结果舆论发酵到一定的时候,都不了了之。共匪对人性的弱点还是挺了解的。所以,舆论是至关重要的。像七哥说的一样,媒体是核武器。人们太健忘,必须要反复提醒加深印象。

唯真不破,于我很难做到绝对的无我。在第一个推特阵亡和喝茶后,我也沉静了一段时间,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以及对共匪监控方法的未知,换了个手机和梯子,只上网页观看,不敢登陆APP。喝茶过程中听到基层民警抱怨加班很多,也听到网络这一块不是派出所在负责,是上面有专门的网监部门在盯着,发现线索再往下发通知。最后一次离开前,所长私下里讲回去后这个号不要用了。言外之意是你自己想办法,反正这个号不能用,别再给我们添麻烦。可见爆料革命是有基础的。类似的案件处理多了,部分民警根据自己的经验能判断真假。

当时捐法制基金的初衷是自己作为一个自然人,行使对中共独裁说不的权利,投它一个反对票。半生唯唯诺诺,这一次坚定执着,后面的借款是受了爆料革命的恩典。讽刺的是,我没有高超的技术,款汇不出去,最后是请墙外的粉红朋友汇的。如果让他知道我是投灭共平台,打死也不会帮我的。

我个人认为,我们并不比墙内的人聪明,幸运的是我们知道了墙国有墙,我们眼界到了墙外,并且站在了爆料革命的肩膀上。几个月内,一旦擀面杖子经济倒下,病毒真相戳穿,乌托邦梦碎,更多的人会逐渐醒来,一起推倒这个邪恶的政党。

比较令人担心的是这一波疫苗,共匪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在相信它的人身体里埋下不定时炸药。不知道何时会引爆,不知道又会带走多少人!真的走了也算一了百了,如果半死不活和失去至亲,又该是怎样的煎熬……这让我想起大清朝最后一个太监,如果当时能看清趋势,再撑一撑,不会悔恨终生。共匪已经全世界放毒,制造了百万冤魂,人神共愤。在爆料革命的推动下,正义联盟已经形成,自动联合灭共已经在走最后的程序。共匪不会束手待毙。但是它作得越厉害,灭得越快越彻底。七哥爆出了盗国贼手里有解药。党内的口罩帮看上去是那么的好笑。醒醒吧,就算阿Q睡了吴妈,再跪舔赵老太爷,他依然不配姓赵。

战友们多多保重,共产主义的覆灭已经指日可待。很抱歉以这种方式和战友们分享,很荣幸与你们一路同行。感恩……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发布:五饼二鱼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