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起诉在美“猎狐”的中共官员(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naturalnews.com

美司法部起诉在美“猎狐”的中共官员(上)

在2012年和2014年前后,中共政府促使国际刑警组织(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又称“Interpol”)为约翰·多伊1号(John Doe #1,隐名)及其妻子珍妮·多伊1号(Jane Doe #1,隐名)发出“红色通缉令”。根据红色通缉令,约翰·多伊1号被中共政府通缉,罪名是“贪污、滥用职权[和]受贿”,根据中共国法律,最高可判死刑。珍妮·多伊1号因“受贿”被中共政府通缉,根据中共国法律,这一罪名可能被处以无期徒刑。

起诉书指控,九名被告参与了一场国际活动,威胁、骚扰、监视和恐吓约翰·多伊1号及其家人,以迫使约翰·多伊1号和珍妮·多伊1号返回中共国,作为“猎狐行动”的一部分,中共国公安部主动寻找并遣返逃往外国包括美国在内的所谓中共“逃犯”。执行“猎狐行动”的中共政府官员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和协调,而前往美国指使非官方人员在美国从事违反美国刑法的活动。具体而言,在大约2016年至2019年期间,中共政府官员,包括被告人涂岚(汉阳人民检察院的中共检察官)和胡吉(武汉市公安局的中共警官),前往美国并指示其他被告,代表中共国从事未经批准的非法行为,胁迫目标受害者返回中共国。

正如替换起诉中进一步指控的那样,这一犯罪计划的核心是2017年4月,在中共官员涂岚和胡吉的指挥下,将约翰·多伊1号年迈的父亲从中共国带到美国,向约翰·多伊1号传达威胁,如果他不返回中共国,他在中共国的家人将受到伤害。在涂岚、胡吉等人的指示下,几名被告人努力调查、找到并监视约翰·多伊1号和他的妻子。涂岚随后与约翰·多伊1号的父亲、医生李敏君一起前往美国。在美国期间,涂岚指使几名同谋监视约翰·多伊1号及其家人,以便被告知道把约翰·多伊1号的父亲带到那里,向约翰·多伊1号提出返回中共国的要求。之后,涂岚返回中国,继续与胡吉和其他中共国官员一起实施监督行动,指示其他驻美国的阴谋者继续跟踪约翰·多伊1号,然后在他们试图抓捕约翰·多伊1号和珍妮·多伊1号后,下令将约翰·多伊1号的父亲送回中共国。朱峰、胡吉和朱勇与私家侦探麦克马洪合作,搜集情报,并定位了约翰·多伊1号和珍妮·多伊1号。据称,为了逃避侦查并挫败对他们行为的刑事调查,涂岚指使其中一名同谋“删除了同谋之间的所有聊天内容”。随后,在2017年至2019年间,其他被告继续在中共国政府的指示下骚扰和跟踪受害者。

例如,2018年9月4日,两名被告驾车前往新泽西州约翰·多伊1号和珍妮·多伊1号的住所,并猛击前门,两名被告人试图强行打开住所的门,然后在住所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如果你愿意回到大陆,在监狱里度过10年,你的妻子和孩子会没事的。事情到此为止!”

起诉中的指控是刑事指控,除非被推定无罪,否则被告被证明有罪。如果罪名成立,被告人以未注册的中共国代理人的身份将被判处最高10年徒刑,同谋以未注册的中共国代理人的身份将被判处最高5年徒刑,以国内跟踪的方式追踪将被判处最高5年徒刑,以阴谋从事国内跟踪的方式跟踪将被判处最高5年徒刑。被告人涂岚和朱锋分别被控妨害司法罪和阴谋妨害司法罪,如果其中任何一项罪名成立,将面临最高20年监禁。

政府的案件正在由国家安全和网络犯罪科(the Office’s National Security and Cybercrime Section)处理,美国助理律师克雷格R.希伦(Craig R. Heeren),J.马修哈根(J. Matthew Haggans)和艾伦H.西塞(Ellen H. Sise)负责起诉,他们在国家安全司反情报和出口管制科(the 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s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Export Control Section)的审判律师斯科特A.克拉菲(Scott A. Claffee)的协助下进行。

新的被告:
涂岚
年龄:50岁,中共国
翟永强
年龄:46岁,加利福尼亚;中共国

以前被起诉的被告:
胡吉
年龄:46岁,中共国
李敏君
年龄:65岁,中共国
朱峰
年龄:34岁,纽约皇后区;中共国
迈克尔·麦克马洪
年龄:53岁,新泽西州
郑聪颖
年龄:24岁,纽约布鲁克林
朱勇,又名“朱骏”
年龄:64岁,康涅狄格州

(全文完)

原文链接:

https://www.justice.gov/usao-edny/pr/nine-individuals-charged-superseding-indictment-conspiring-act-illegal-agents-people-s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