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字版2018年2月3日郭文贵先生谈陈军、袁建斌谋害郭先生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周末了。今天几号啊?(回头看桌上台历)2月3号! 真快啊!都2月3号啦。这是文贵的2月3号报平安直播。

大家你看这个袖子啊!这是一层,这是一层。然后你看到这是一层,这也是一层。(领子)这里面高的是一层,这个是一层。大家可以看到你看这个接近透明状。这个是一种特别特别棒的是那个做毛的衣服的LORO PIANA,他们做得一种料子就是毛的。这个地方你看是斜杠的,它有拉线。后面这个也是这样的,它有两条艺术线。但它是低领的,它是高领的。

 但是它是非常的收身,对我们华人的肩,咱都是柳肩很有作用。你看这里,胸部这里,无论男的穿还是女的穿非常的显肌肉。这是两套,这是我刚刚的Rick Owens和另外的一个日本的(Issey Miyake,这两件衣服他们给我特做的。

我在试穿,未来行的话就放上咱的Logo,然后就成了咱们的文贵战装了!那么过去的六个月呢我是跟着另外一个大品牌做了一共11个样板。最后我选了4个,4个都试穿以后,有的你们看到过,有的没看到过,都试穿了。

包括后来收身、改,基本全是我设计。那么料子还可以,都不错。我已经送到一个特别棒的战友那里,他(她)帮忙在订做。因为到大陆订做咱做不了,肯定给你全抓了,所以只能到其他国家去订做,很快应该会有了。

现在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是因为咱们援郭会的,咱们在册的战友们一人一件,无论男女一人送一件。长期的、时间长的可能是两件,因为不同款嘛。然后剩下的就是挂在郭媒体上可能是有偿出售,但是真不知道怎么定价。

所以说我们一堆的税务的问题,这样的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就会,现在还没有定。这两件衣服是我准备给整个战友们晚上出去的时候,或者是早上起来运动时候穿的。但是这个衣服的材料和价格,你比如说这件衣服,大家看到这一件Rick Owens这个衣服已经是3700美金了。

这件Issey Miyake的这件也是大概是1100多美金,三四千美金。那甭说三四千了,咱给战友们,就是三四百美金也不可能啊 。但是我希望能有这样的料子、能有这样的质感,这样的设计感、时髦感,啪~logo一放, 让战友们穿出去很舒服, 运动的时候能穿,然后穿起来就是,在家里边做饭、聊天都能穿,很舒服。

希望我找到一个最好的办法,用最低的价格让战友们穿上舒服的战装。正在尝试中……

这两天还是关于陈军先生的事情,我看是非常非常之大,和袁建斌先生的。有些视频我看了,特别是路德先生采访的一个盲流子先生的这个视频,我觉得它具有巨大的意义。

最重要的我认为的这个意义就是把很多事情给整明白了,这就是社交媒体最厉害的事情——千万别说假话,很多人问我怎么办?怎么上社交媒体?我说你千万别说假话,你也别怕说错话, 说错,就道歉。说假话,一次——结束!

你比如说,接下来我将讲陈平,不是,斑马陈小平,我错了!上次说成陈平了,陈平那个人是陈军的老朋友。陈军先生和陈小平先生也好,何频先生这种关系,我说过去发生的事情,那我是有证据的。那要有一句话撒谎,那你想想,那豹子何先生那他这个人虽然在金钱上不大方,但是这个人是讲情讲义的人。

那还不得啪啪啪地挠我呀!(张牙舞爪状)把我的脸挠得血里哗啦的 ,何况还是人家的partner(合伙人)呢? 对不对呀?30年的朋友啊! 你已经看出来了,那个豹子何已经是按耐不住要咔咔冲过来了 (张牙舞爪状),是不是?要说话了,我们是 30年了,给(打赏)5万杯咖啡我就可以爆一爆陈军先生的料了(点点陈军了),人家是朋友,但没有问题。

但何频先生是个大是大非,我认为他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面前都能坚持大是大非的,这是绝对的!而且这个人是有正义感的。当你说的是真话的时候,他一定会,嗯,你说的是对的。

你比如说,我要是说,我说历史的时候,我把一说成二,二说成了五,是不是?白说成了黑,那这豹子何平就嚓嚓嚓就把我给吃了(张牙舞爪状)。斑马陈小平先生,他可能不会。他这个人也很正义,他可能说,文贵呀这样不好。所以说你去想,我说的必须是真的。但是,通过这几天来看来,所有人的表态,还有人上的视频,包括还有很多人了解过去的事情,说实在话,我看了挺搞笑的。

没有人能说一个正点上事情,没有人说正点上。这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华人媒体真的悲哀,盲流子先生老是说我去上博讯吗、我去上明镜吗,他能让我上吗?不是他不让你上,盲流子先生说话有时候还不思考。是你上了你就死了。对不对?

你上博讯视频喝口水,他给你放点药进去了。过个一年两年脑梗死,甚至是得什么艾滋病。它这是90%的可能,不是1%的可能,他一贯得干这个。你上去以后,你什么底,所有你带去的手机全没了。你上明镜,会让你上。你上完以后,我认为不一定让你上。可能让你上的时候,那绝对是你占不了优势。

你说陈军先生那是不可能滴,那是不可能滴。谁说有绝对中立的媒体和公正的媒体,那就是对媒体的侮辱。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敢说媒体是公正的。媒体的所有人、所有事和资金来源、老板,以及他的立场,他们永远不会公正的。如果公正的话就不需要媒体了,这起码的常识,别拿这个糊弄老百姓,他只是说相对而言。

所以这回自由中国做这个节目非常之好,赚得了眼球,进入了个新模式。路德先生从过去聆听式的主持到变成了一个占有主动性的、有重点的、专业性的主持,太棒了。

但是后来袁建斌先生电话打进来,那种威胁、那种辱骂、那种侮辱,还有那种完全是颠倒黑白的事实的事情。那简直是无法让人接受。自由中国失去了职业操守、职业道德,赚了眼球,失去了专业。搞得很热闹但是不好,这是我的观点。

但未来通过这件事情,自由中国会走得越来越成功,非常好,路德先生也会越来越成功。我知道袁健斌先生说的话,我知道的几乎全是假话、全是假话。我见过撒谎的最厉害的五个人,我一生当中,排在第一位的韦石;第二位的西诺;第三位的是那个叫郑介甫,郑介甫现在消失了;第四位的叫谢建升,说什么认识我二十年了,后来也没影了没什么了;第五个就是袁建斌。这简直是同类,我虽然没见过这人,我今天第一次在这说这话。

因为他见人家杨建立先生、他见人家韩连潮先生、他见了N个朋友,以及在2017年6、7、8月份所有网络上谣言和安全部收到的报告。这个报告当中包含的内容,绝大多数只有我和何频先生、陈小平先生和陈军先生吃饭的时候说的话。

但是那个话,未来我播出来以后,我给你们拿出来安全部的报告你看到,绝对不是何频提供的,肯定也不是陈小平提供的。那只有一种可能,一、我家里的监听拿到的,咱必须得有证据再说人家陈军,再就是陈军先生的录音了。

但是为什么和袁建斌很多谣言连在一起?比如说曹长青先生老婆有两千万美元,还有私人生活的问题。我就担心曹长青先生那个肾能行吗?我看他啥都行,可能肾我就是很担心,听说身体不好。

另外一个就是拿六七万这个钱还要报税,那么陈军先生是没有结过婚的,他原来都是一个法国女朋友、一个美国女朋友,后来他跟了一个北京的女的生了孩子,也没结婚。

这位女朋友经常现在回北京,袁建斌先生家人也都在北京,那么上海安全局报到安全部,报到政法委专案组,关于文贵的多次录音的整理,和袁建斌先生所一再还有陈军先生拿着他们的曹长青的所谓的什么什么事情去中央报告,如出一辙。

更夸张的事情,所有这些报告跟吴征的报告一样,和博讯韦石的一样,和西诺的所有的推特出来的一样!大家可以明白了吗?可以明白了吗?   大多数是尚嗨伲,上海人的代名叫伤害你——尚嗨伲(上海人的上海话发音)。

然后讲的问题一样,但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渠道,上海局、浙江局、广东局、海外局,一局然后七局、五局,啪,报上去了,一样!一样!这就说明什么?何频先生绝对是危险的。

何频先生、豹子何先生,陈小平先生、斑马陈先生绝对是危险的。过一段时间陈小平先生的妻子的信息会逐步出来,你会看到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事实。所以战友们不要着急,让子弹飞一会绝对不是口号,是战术,也是战略,它有意义,它有用。

就凭这几个人,这些人所谓国家的杀手级的特务,然后在海外搞这些事情,能代表国家吗?它能是国家意志吗?再一个你去想想国家这个安全组织、政法委组织是多么的烂呐。

背后所有的人最大获利者,一、吴征的老板拿走了大量的钱,剩下的几千万美元被吴征又吞掉了九十几。九十几拿走了剩下的百分之一和二的百分之,又被拿走了九十几。这九十几又被这中间人又给咔嚓半天,到了我们盲流子先生这儿基本上就是渣了。所以盲流子先生不认呐,他觉得我得跟你pk,这是公平的。

但是这种事很多,接下来都会发生,因为什么?需要时间,分赃不均,造成内讧,这是所有历史上,所有的这些所谓的帮派组织和阿猫阿狗们和一帮人的必然结果。

咱们要好戏看着呢,对唐柏桥先生,对还有个女孩儿叫什么那些人。很多人全都是派出来的,唐柏桥先生说,现在说证明唐柏桥是好人呐,他绝对不是好人,他绝对不是好人。他骗捐就是坏人,把李旺阳这样的英雄拿出来捐款,绝对是坏人。而且他说的话到现在都没有一句实话,我没见着他实话。

而且打官司,我们现在律师天天连个回音都不敢回。我再说一遍,永远都不会和你和解的,因为什么?我们是被人家利用了,打唐分散郭。打唐是有打唐的安全部的情报网的一块人,支持唐的也有一拨人,他是被支持,被打者,严格来讲他就是一个小卒子。

他是利用这个搞诈骗,然后这块分裂郭的、害郭的、伤害郭的、谣言郭的韦石、西诺,现在我不说陈军先生,未来咱们用事实说话,很多一帮人。再加上胡平这个老同志,这是真是不要这个(摸脸)了,这不要这个了,你看他简直是没法形容了,瞪眼胡说八道。

他在那讲了半天他没讲过,你上过一次纽约时报吗?你上过一次华盛顿邮报吗?人家会搭理你吗?还有那个愚蠢的夏痔疮,你不是说不会有任何西方媒体采访郭文贵吗?有多少采访?你上过那些报纸吗?你把你祖宗八代查查,胡平、夏业良,还有什么李东生,你们上过吗?你配吗?这是文贵爆料说出来的吗?海航现在什么概念?国内政治什么形态?达到了什么程度?哪是你这胡说八道的。瞪着眼胡说,他不是胡平,是胡说。

说这种人也敢说是民主民运,我替你害臊得慌。就是这种人都不应该作为人,这瞪眼胡说,而且还大言不惭我是文人。中国的文人就让你这么给侮辱啊?那不是开玩笑吗?

这种罔顾事实,这又是一拨人,用所谓有层次的文人、假民主、假民运人士黑郭,黑社会那套黑郭,带着刑事案的。然后有袁建斌等人执行任务,各方面黑郭、收拾郭,你说袁建斌先生你能配吗?就你那样你能配吗?就你那长相,甭说你那脚趾盖都是泥了,你脚趾盖都是金砖那都不行。就你,差太远了。

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的对手都比你强,你都不想想是干啥的,我是干什么出来的,我是从哪出来的,我跟什么人打交道,看看我十几岁都干啥的,你干的事。

就你那天我一看你在那打给路德电话,一说那话,我掌握你的情况,我说你已经完了。还你家的法院哪?你把人盲流子抓起来?你家的警察局呀?你家的美国呀?你就说把人家抓起来?太狂妄了吧?全面是威胁。

跟博讯韦石你们为什么好?博讯韦石和你为什么又跟陈军走在了一起?为什么又去袁建斌?为什么盲流子?你拿了多少钱?有什么承诺?别人查不出来,没有郭文贵查不出来的。

不要忘了,所有过去民运的所有海外间谍特务的,只有四个人管的,过去几十年。林强——是我的CEO, 原来一局局长。马建——安全部副部长,都知道这是我朋友。张越,还有,别忘了,徐永耀——安全部部长。你们想干啥我不知道?就上海局、广东局、海南局那几个人,哪个我不认识啊?

你们那点小猫腻儿,弄点儿那狗粮,弄点儿饺子,是不是?能瞒得过文贵吗?所有的战友们,你们是最大的受益者,看到了很多真相,比上哈佛上学还好,学了很多东西,以后让自己会越来越安全。

大家千万不要错过,让他们尽情的表演。我这几天为啥不说呀?让他们都说完,我再说。我现在说了,很多人就没有机会说了。像人家宝胜先生、赵岩先生,人家讲完了,人家还得赚流量哪,对不对?人家得赚观点,我这一说,人家没法说了。留给大家空间,十二三号我再说。我专门说陈军先生,袁建斌先生。我好好给你们说说。

大家说完以后,我首先得照顾我们的老英雄,我们的伟大的明镜永远希望记住跟明镜这事没关系,永远别把这事往何频先生身上扯。何频先生和明镜绝对不知情。等未来我用事实告诉你们,我绝不是个人感情,如果他参与了我毫不客气,绝对跟他没关系。他的智慧、他的智商绝对不会掺和这个事儿。

未来我慢慢说,大家心里会清楚,只有一点就可以明白,陈军先生多次要把《博讯》卖给我,作为中间人;还帮助我找其他网站。何频先生怎么可能知道呢?是不是?未来我把这事情说清楚以后,所有的战友的智商和智慧是最伟大的。大家一Google、一搜索,咱有证据,言之有据,啥都明白了。(开始用河南腔)啥都不说啦!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儿不往心里搁。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周末愉快,所有的战友们!好戏还没开始呢!

原文整理:一缕清风 James zhen 大白 SHI HONGLEI 狗剩 Sara 小伟 许小仙 小城故事 文晓 

编辑整理——

伦敦喜庄园:胖丁

整合发布——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山川异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