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一切灾难的根源

撰稿:东京樱花团/上善若水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当西方媒体都在批评政府时,中共媒体也在批评德国政府。突然想起一个苏联笑话,那就是在中共国也是可以批评政府的,只不过是批评外国政府,郑州7月20日19:20,郑州官媒说地铁上的人已经全部疏散,但被困在地铁上的乘客(微信发信息证实)在20:35仍在等待救援 ,最终多人因为窒息缺氧肺泡出血而死。
我们看不到真实的报道,始终不要以为中共把你们(郑州市民)当人了,温州动车相撞就是一个典型案例,预计过不了几天,各种感人肺腑的煽情新闻和短视频就会遍布微信朋友圈。

中共国就养了这样一群人,治国不行,治水不会,天天煽情,塑造英雄,党国自诩科技强国,却仍然依靠沙包人墙方式治水,依靠人海战术救灾,毕竟他们认为全是天灾啊,比如,他们自诩建造世界上最多和最大的大坝,却不能很好的防洪,危急时刻,早上10:30泄洪,晚上10:30才通知。再如,他们自诩拥有世界上最厉害的防疫能力,却只是将人像狗一样隔离起来,所以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奴隶”。然而,他们(郑州人民)却看不清谁才是主人,1975年8月的河南758特大洪水(板桥水库溃坝)造成死亡26万人(官方统计),而此后中共大陆官媒只字不提,直至1989年才被披露,被称为世界十大技术灾难第一名,超过了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

 2020年中共南方水灾期间,时任水利部长的王章立说:全国小型水库94000多座,质量差,标准低。早在1975年,河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陈惺认为,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造成严重地质灾害,随即他被打成右派。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也持同样的观点(重视三峡工程排沙难,如果一定建造,可能以后不得不炸掉),三峡工程建成后黄万里当年的预警也成为事实。面对一两个敢说真话的水利专家,他们都会被打成右派,真的可以认为中共国进步了吗?

事实上在中共国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社会法则之下,再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专家敢说真话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中共国关于三峡大坝的新闻播报变迁:从可以抵御一万年洪水到今天,它已经尽力了,不要把任何希望寄托在这个大坝上,这就是中共的写照,也是这个政权的写照。

现在只剩下官方每年高喊空泛的政治口号,号召人民万众一心,不惜一切代价(此次郑州人民就是代价)战胜灾难,随之而来的是中共国的表彰大会和赞美歌颂,这似乎要把党国捧上神坛,实际上是民族主义饮鸩止渴的毒药罢了,因此在中共国生活的居民来说,再大的灾难之后都不忘感谢政府,感谢祖国。笔者认为他们唯一忘记的是灾难是谁造成的,没有人民监督的政府,这个就是集中力量办坏事的恶果。

如果在10年之前,或许还能看到批判政府,批判中共的水利建设,批评城市基础建设,批评职能部门的不作为,然而在今天,极少有人敢去追查事实真相,因为这将面临被警告训诫,甚至被关押或者消失。笔者可以预见的是,只要不消灭中共,郑州大水灾非但不会有真相大白这一天,而且以后还会重演,因为之前的白银马拉松运动员伤亡事件,成都49中高中生跳楼事件真相至今扑朔迷离,群众也是质疑声不断。

综上所述,中共是一切灾难的根源,只有消灭中共,才能避免下一次灾难的到来,郑州人民、河南人民和全体中国人民,希望经过此次大灾难认清中共的面目,尽快醒来,因为消灭中共是正义的必须!

信息来源: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