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预警?武汉病毒所在疫情前数月坦承实验室安全堪忧

2021年7月21日

编辑摘要:

在中共国官方认定的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日期前大约4到6个月,武汉病毒研究所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主任袁志明坦诚,其高级别病毒实验室存在着生物安全措施需要加强落实的问题。此外,根据已公开的电邮记录显示,这位武汉病毒所领导人,早在2016年就向美国提出需要消毒剂和实验室密闭安全服的请求。

袁志明2019年9月发表了《中国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现状与未来的挑战》论文,坦诚“实验室生物安全处于危险之中”,解释这么说的原因是“投资来源、隶属关系和管理体系不同,这些实验室(对条例)的实施在达标和合作工作流程上面临困难”。而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维护成本一般被忽略;一些高级别生物危害安全等级实验室(BSL)没有足够的运营资金用于日常的但确实至关重要的流程中。由于资源有限,一些生物危害等级3(P3实验室)的实验室在成本极低的情况下运营,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成本。”

他在同一篇论文中断言,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状况,将使“安全隐患”“很难及早识别”。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些问题非常严重,可能与新冠病毒源头有关。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假说不是有没有可能的问题,而是有着确定的可能性,因为人们现在第一次意识到,许多人开始看到,在缺乏有效的生物安全法规和需求评估以确保不需要就不建实验室,以及在没有操作维护和人员培训以确保实验室在操作时安全运行的情况下,病原体实验室中存在着的严重风险。

上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发布消息,称该组织依据“信息自由法”从美国国家卫生院获得301页该院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往来的电子邮件,其中包括了2016年时任武汉病毒研究所副所长的袁志明,请求美国国家卫生院官员帮助寻找消毒剂以对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密闭安全服和室内表面进行消毒的邮件。

但是,就在袁志明发表担忧生物安全的论文后不到一年,在接受中国央视旗下的英文台CGTN采访时、针对美国政界和媒体对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质疑,他却表达了对武汉病毒实验室生物安全的充分信心。袁志明在2020年12月被提升为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分党组副书记。

2020年7月,袁志明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陆成宽采访、谈及6月16日与国药集团合作的疫苗试制成功时,透露了在他领导P4实验室研制新冠病毒疫苗的过程中,带给他“最大压力不是科研本身,而是科研人员的疫情防控”。而那时袁志明给美国同行的信中已经表示对中共国疫情相当乐观,那么袁志明的最大压力和苦闷到底是什么呢?

不透明是中共国政府处理疫情的特色。从2019年底武汉疫情爆发以来,政府一直试图严密封锁疫情信息,加大力度打压民间记者、作家对疫情的真实报导和记录,如方斌、陈秋实、方方、张展等。武汉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在疫情最初阶段仅因在社交网站上分享可疑病例的信息而被惩戒,他最后死于这个病毒的感染。 “一个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是李文亮医生临终前对政府打压言论自由发出的强烈抗议。

于此同时,中国“战狼”小报《环球时报》发表社论痛批谭德塞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将病毒溯源严重政治化,“中国社会不会接受华盛顿的这种霸道和流氓做法通过世卫组织的决定加以洗白,更不会允许对我们国家进行侮辱性的、有罪推定调查,那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

《环球时报》还组织了“超过50万名中国网民”联署致函世卫组织,“呼吁该组织在下一阶段的新冠病毒溯源中对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进行调查。”

新闻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