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采取强有力措施重建国内供应链

https://spark.adobe.com/page/AZnBHwIadgxY4/

作者:Sen. Marc Rubio, Newt Gingrich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参议员)和纽特·金里奇(美国众议院前议长)

新闻来源:Fox news福克斯新闻, March 11, 2020

翻译/简评:: CharlesS

简评:

近日,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福克斯新闻(没错,大陆人民可能不太熟悉,除了最近“公然”要求中国人道歉)刊登了一篇参议员卢比奥和原共和党领袖金里奇的连署文章,声称中国对美国公共医疗卫生及经济领域有巨大影响且威胁美国安全。同时他们还提了几条建议。

让我们了解一下国内“不熟悉”的福克斯新闻媒体:

跨入2020年,这家媒体已连续第4年有线电视网路收视率最高。 “如果有人问,谁是美国大众传播史上发展最为迅猛的媒体?谁是目前美国收视率最高的新闻频道?哪一家美国传媒的新闻理念和报导风格最有争议?回答都是,福克斯新闻频道。 “(来源”人民网、《传媒》杂志,2005年5月12日)它甚至还获得了一个称号:福克斯现象。

福克斯新闻,有国内媒体人评价:它这样一个战略途径:无论是要提出一个议题、设置一个议程,还是要改变一个争议话题的风向,那就上福克斯新闻。

2月27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宣布某种药因疫情导致短缺,警惕中国掌握美国医药供应链的评论文章逐渐在网路上出现。而中美对于供应链的交锋实则更早:26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接受福克斯财经采访时称可能从中国撤回4家在华口罩工厂,作为中共禁止3M口罩出口美国的报复;早在18年3月开始的贸易战,也可以看成是对供应链的争夺。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各种媒体吹风,到在福克斯新闻上的的宣传,美国撤出产业链的步伐正在逐渐推进实施。 (郭文贵先生之前说美国4月份开始撤出产业链)。

接下来细看一下这篇连署文章。本文两名重量级政治家提了三步建议:

首先,是政府应授权鼓励私营经济、国会应通过一项有利投资者的永久性税法法案,以及出台临时措施遴选新的医疗设施设备应急。这是立法层面上的,“政策性”保障。实质上是法律保障,中国喜欢讲“政策”一词,而美国是一个讲法律的国家,任何事情,法律先行。

其次,建议美小型企业管理局出台新的贷款政策。小型企业管理局是一个永久性联邦机构,局长由总统亲自任命,是美国政府制定小企业政策的主要参考和执行部门。这是对行政层面的建议,为产业链回归提供资金以及其他有形支持。

第三,提到了预防在已知领域如税收、监管或者资本上产生壁垒,指的是如美国税局和其他监管局等执行层面,即司法层面的事情。

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这个就是美国的政治体制,三者互相制约互相配合。而制度上、资金上的准备,以及要拿回来的产业链,这些都是有形物资的准备。

不管是为了夺回产业链,使美国再次伟大;亦或为了更好地抵抗武汉肺炎的冲击,美国政府已然开始行动,而且是有方法有步骤地行动。战术战略目标是什么、为此任免什么人、有形无形资源如何准备,每一步都十分清晰。

反观中国,疫情已经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疫情还在继续,工厂复工?农时也已到,世界产业链毫无疑问将会想方设法地撤离,中国该做什么?剩下病着的没病的活着的人该怎么办?中共政府的政治体制是人民代表大会为首,剩下的立法司法行政皆列于后。难道要等两会召开才有下文?

冠状病毒揭示了中国对(美国)公共卫生,

经济方面的影响力-这是现在必须做的

随着冠状病毒继续在世界范围-包括美国-持续蔓延,美国经济预期面临自1970年代的首次大规模短缺。美国本土有超过40%的制造商报告了其业务遭受负面影响。如今,食品药品管理局首次宣布某种基础药物紧缺。

Rubio

这种依附关系并不是全球化的偶然副产品,而是中国共产党深思熟虑的战略(deliberate strategy,亨利·明茨伯格)的结果,该战略将生物医学和高端医疗设备列为其“中国制造2025”计画的核心重点。

这项战略把北京长期以来的做法以书面形式呈现,并进一步鼓励它(控制的)公司与在华外资企业签订短期协定同时采取掠夺性措施。

现在,美国必须将重建国内供应链作为自己的头等大事。

首先,美国政府应鼓励与授权我们强劲的私营经济扩张,以满足对医疗供应的新需求。国会应通过在2017年共和党提出的采用加速成本折旧措施的永久性税法法案,以对承诺在美国进行新资本投资的制造商进行减税,应临时挑选出新的医疗设施和设备,以进一步减少费用。

对于那些把供应链转移回美国或者直接向美国小型企业采购,以解决自身供应链问题的企业,具有贷款业务的机构如美国小型企业管理局应向它们提供低成本的资金。

第三,当美国企业为应对因冠状病毒造成的供应链中断而苦苦挣扎时,美国政府必须解决任何税收,监管或资本壁垒,以防止任何可预想到来源出现新问题。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诱使美国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以换取(在美)离岸资产和共用智慧财产权。美国人眼睁睁看着北京占领了全球供应链的关键部分,包括药制品和医疗设备。

“美国的公共卫生和经济是我们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对它们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是绝不可接受的。”

Gingrich

如今,面对大流行病,关键医疗领域缺乏国内生产能力, 严重威胁着美国公共卫生体系和我们的经济。无法迅速增加如口罩,医用罩衣,呼吸器和药品等关键用品的产量,这限制了我们在这次新兴危机或任何未来大流行病中减轻疾病最坏影响的能力。

美国的公共卫生和经济是我们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对它们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是绝不可接受的。因此,我们建议美国在全球供应链动荡,全球经济处于衰退边缘时采取行动,扩大产能。

为了获得美国企业承诺在美投资并照顾员工,国会和川普政府应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使私营经济得以扩张。这样做将有助于稳定美国经济,并间接有助于挽救美国人的生命,增强我们减轻疾病影响的能力。当(全球)供应链处于混乱不堪的时刻,这是对我们的长期产能和对中国的独立性的高回报投资,这才是最重要的

新闻连结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