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大头病得真不轻 错把棒棒糖当龙晶

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齐天二圣

屈指算来,路大头携其天屎联袂自爆破已经过去一巴掌的时间了。这五天,可以说是度日如年,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必须承认我的修行段位太低,难以做到气定神闲。总觉得「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那种淡定的人要么是缺心眼,要么是近视眼。

蒙神恩宠,现实中没有那种山崩地裂的变动,所以想象力一度匮乏。而路大头和闫天屎这对临时型并蒂莲的演绎最初给我的感觉就是人性的泰山崩于眼前。好在昨晚看了火来战友在飞飞频道的访谈,把闫天屎的职业生涯以及三篇论文发布的内幕呈现出来。看完节目茅塞顿开,原来所谓的爆雷其实根本不能算作雷,充其量也就是个二踢脚(火来语)。

仔细想想,让我们感到挫败的,并不是觉得这几个坏种能掀起什么风浪,而是眼睁睁看着他们前言不搭后语的信口雌黄,把事实拧成麻花说出来。他们撒谎的时候竟然一脸真诚、信誓旦旦的样子,让人觉得怀疑他们都是一种残忍。然而冷静下来才发现,因为现实就是这样残忍。

天屎连珠炮式的对她的恩人诅咒挖苦,两片刻薄寡恩的嘴唇不断喷出惊人之语,让人叹为观止。惊骇之后是愤怒,战友们纷纷亮出证据,还原事实,让我们终于看清了这对野鸳鸯的嘴脸。

鲁迅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然而我还是料不到,也不信竟会残忍到这个地步!」此前我对这段话一直很反感,因为文学巨匠说的是中国人,这种一网打尽式的民族性表述让任何一个学过哲学的人都不舒服。当然,学过哲学的中国人更加会浑身难受。

然而,路大头和闫天屎就用行动展示了人性中最恶毒的一面,忘恩负义、狼子野心、得陇望蜀、以怨报德、鸮鸟生翼、背槽抛粪…… 无论你用什么词,总之大批量组合词阵也无法描述此二厮的无耻。尤其是听了火来战友条分缕析的讲述,更是了解了有关三份病毒报告形成的幕后故事,对天屎的德性会更加义愤填膺。

许多战友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帮天屎整理资料,帮她完成的病毒报告,成了天屎的私货。一个个命令式的任务在路大头的嘴里变成了「你们自己要做」,这对无耻的家伙还真是珠联璧合。

根据火来战友的讲解,就算是大家鼎力相助的报告,因缺乏第一手的证据,也很难成为病毒溯源追责的铁证。而这份靠搜索、复制、粘贴等手段形成的报告,却被路大头吹捧成了斩杀厉鬼的龙晶石。

路大头的话水分含量目测可以达到 80%。火来战友为了便于战友理解,打了个比方,这把所谓的斩杀厉鬼的龙晶石匕首,实际上就是一根棒棒糖。厉害了,一听就懂。因为我没有机会见到龙晶石,却见过棒棒糖,这简直是给厉鬼送温暖啊!

想想夜王率领着他一望无际的厉鬼军团杀将而来,七国联盟的战士们摆好阵势,每人掏出两枚亮闪闪的棒棒糖,蹦蹦哒哒地跳进厉鬼的怀抱,那是多么动人的场面啊!太玄幻了吧?

我的文章只是抛砖引玉,意在隆重推荐火来和飞飞战友的这期节目,这里不仅有闫天屎出现到自爆的全境演绎,还有对变色龙博士塞林的分析,以及了解内情的战友们因为顾虑路大头时时会扣下的大帽子不得不闭紧嘴巴。战友们一定去看一看,尤其是最后火来战友的总结,既有情怀又有逻辑,那才是节目中的上品,在当下能帮大家解开许多困惑,我昨晚看完节目,结结实实地睡了个好觉。太治愈了!

在路大头掌握着媒体话语的时候,你敢质疑天屎惊天地泣鬼神的英文发音,那你就是小粉红、五毛;你敢质疑变色龙塞林的身份,那你就是攻击美军,人家就会送你到关塔那摩;你敢质疑路大头,你就是脑残;你敢怀疑英雄科学家,那你就是中共派来的特务。英雄科学家是救世主,是解救人类的英雄,你敢质疑吗?你配质疑吗?你见过 P 级实验室吗?

总之,某某社既伟大又光荣还代表着绝对正确,不能质疑。「我告诉你啊 啊 啊,等一下我取条红领带,啊绝对的,这就是逻辑,啊 啊,没那么简单啊啊,懂吗?」

在爆料革命灭共行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刻,路大头好有闲情逸致,竟然穿过大半个地球约了个炮,还试图把提供机票的人用二踢脚炸掉,这样的剧情让小说家惊掉了下巴。

该事件应该算是海内外华人圈最大的群体事件了,连那些几近绝迹的伪民运都看不过去了。出来蹭拳蹭脚教训路大头,这些人平时或多或少与路大头有过交集,知道他是一叛一路绝不含糊的「三姓家奴」,于是纷纷声讨路大头的背叛史。在爆料革命这杆大旗的护佑下,诸多被路大头碾压过的宵小之徒忍气吞声。现在,路大头成了爆料革命的叛徒,找他清算的人们再也不用沉默了,天道好还,就是这个道理吧。

易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严重缺乏自我认知能力的路大头加上严重没有自知之明的野生科学家闫天屎,以及为他们站台的博屎菌团,合演的这出将人性底线进行到底的大戏,将如何收场呢?

战友们擦亮眼睛,看着吧,毕竟一生中都难得遇见的这么多精神错乱的丑角。毕竟一生中也难得遇见这样的背叛,等我们胜利了,再组团剖析这些货色的心路历程……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4790dd5-3591-4563-95cb-81a2dc95a8b2.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我们要善良 但不可以失去锋芒
【文雍漫谈】人最大的误区是错把平台助力当成了自己的本事
【文雍漫谈】我们都低估了人性中的恶
【文雍漫谈】盖特——开启全球社交媒体新时代
【文雍漫谈】谨防中共用多难兴邦的悲情模式绑架同胞
【文雍漫谈】他为什么不可以是你
【文雍漫谈】原来已然是曾经
【文雍漫谈】仲夏夜之梦
【文雍漫谈】女人的子宫 不是政党权力意志的容器
【文雍漫谈】有一种病毒叫衣锦还乡
【文雍漫谈|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马背民族可愿醒?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