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我们要善良 但不可以失去锋芒

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齐天二圣

时至盛夏,天气炎热,对于体丰怯热又容易烦躁之人构成了考验。尤其是某社的反水,毫无厘头地撕咬战友,更是让人出离愤怒。

这几天,都处于认知底线被挑战的状态。入夜几经辗转,好不容易昏昏睡去又被噩梦惊醒。想以笔为剑对那个堪比犹大的路大头进行讨伐,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写不出骆宾王那种雄赳赳气昂昂的「讨路檄文」。「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或许因为这样的文字早已过时,与路大头的背叛相比,古代那些坏种实在是算不了什么了。

许多身在墙外的战友想必都有同样的心路历程:本已心如止水,只想平静地了此余生。只是因为尚存一点情怀与良知,幸运的是遇到了爆料革命,这点情怀与良知就如卤水点豆腐,瞬间有了用处。我们这群无剑又少勇的原子人,得以聚首郭先生麾下,有了觊觎民主与自由的可能,这难道不是三生有幸吗?

今天的一大新闻是美军机再度登台。让那些叫嚣虽远必诛的战狼不胜尴尬,为了不上美军的当而选择了视而不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战狼频发的大头症已经是不那么好笑的笑话了。今天笑话的版本有所升级,变成了悬在天上随时像孙悟空一样一个筋斗云就降下来的绿色贝雷帽,简称绿帽子。

有些战友不信邪,就跑到绿帽子批发市场去求证,等的脖子都酸了也没见到绿帽子的影子,狗血剧穿帮,保安与战友进行了亲切的交谈。战友的英文被保安增加了地道感,保安以聊天打发了寂寞,毕竟保安费是按小时结算的,战友与保安简直是双赢啊!

作为一名完美的吃货,我总是觉得凡是和「馍」有关的一定是可以吃的,于是关塔那摩对我来说是一种馍,听说它和闫嬷嬷一样不中看也不能吃之后,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盘点路大头的职业生涯,可以说就是一部完美的背叛史:从洪门到伪民运再到今天开始背叛爆料革命,一切仿佛都是注定的。这次叛变最惨,趁着天亮之前使出浑身的力气尿了床,亲自捧得资深人渣的桂冠。无论情商还是智商,基本上是与他硕大的脑袋成了反比。

可惜了我们战友们对他的真诚相待。每天两次的及时点赞,留言吹捧。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们是战友。这几天,大家纷纷把他命令式的安排战友们为他做的事情的对话截屏留念,才发现其实事情完全不是他讲的那样。他口口声声说他的某社「从来都是独立的」,战友们帮他做事是「自己要做的」,他从来没有要求战友们做什么。

我们的 Andy 战友亮出的证据显示他要求战友为他的天屎闫嬷嬷做庆祝生日视频、因为战友未能及时翻译他的垃圾节目而指责战友、连个基本称谓都没有就给战友下任务等等。

图片来源于 GETTR @Andy再開

还有我们的火来战友,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搜集整理关于病毒的信息。有两个不怎么知名的小战友,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十几个小时,创作了揭露病毒真相的动画及歌曲。没想到,就在完工的第二天,迎来了路大头和闫天屎的背叛。两个战友含泪撤下刚刚上线的动画视频。

我们古道热肠心思清澈的名嘴安红,被他们蒙蔽,直到他们反水前一天还不相信他们会背叛;我们侠骨柔肠嫉恶如仇的小唐,在路大头公开反水的头一天,还试图挽救他,一再发信息想止住他们难看的吃相……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Screen-Shot-2021-07-15-at-9.22.29-PM.png
图片来源于 GETTR @唐平

我们的战友们这次很受伤,因为我们太善良了,以至于穷尽想象力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尽管根据逻辑,我们已经早就发现这个路大头不对劲了,但是我们有人性,所以不敢拿没有人性的逻辑说服自己。

我们的愤怒在于路大头和他的菌团利用了我们的善良,我们不是没有锋芒,只是不想把锋芒用在战友身上。我们也不乏见微知著、特立独行的战友,抽丝剥茧之后,真相层层还原,很快就发现路大头的居心叵测、也发现了天屎的蛇蝎心肠。

可惜他们占着爆料革命的平台,发着红卫兵式的叫嚣:谁要是攻击那个变色龙,谁就是攻击美军,谁就是粉红五毛。于是我们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我们善良,不想在新中国联邦处于 G 系列上市的关键节点给郭先生惹麻烦,这就给了路大头和菌团一个可乘之机。

战友们太厚道了,路大头在节目中对战友屡屡冒犯,对中国人百般诋毁,他骨子里根本瞧不起战友也瞧不起他的种族。而我们因为他是战友,一友遮百丑,我们就忍受他,直到他的天屎说出了要「把造船的踢下船去」那种狂妄无知和丧尽天良的话,我们才猛然醒悟,他们这对人渣,不仅利用我们的善良,还利用了我们的厚道和我们的宽容。

我们从未计较他人格的缺陷,他已经暴露出精神分裂症的种种症状:行为诡异、疑神疑鬼、夸张、冷酷无情、听不得劝告甚至浑身都是敏感点,别人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他都能解读出「杀心」。他像一只干瘪的气球,被他的盲目自信冲得鼓鼓的,直到突然自己爆炸了。

我们的善良与宽容终于养痈遗患,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他,使他越来越膨胀,越来越觉得我们帮他做事都是应该的,以至于当他说出我们是「自己愿意做」的时候,无限愤怒与伤心,为了我们被利用的那些情感和岁月,为了那些自以为终于为爆料革命尽了微薄之力的骄傲。

当然,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为爆料革命贡献我们的才智,我们还会无怨无悔地继续为新中国联邦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相信唯真不破,也许还会出现各种大头症患者,经受了这次洗礼,我们会更加坚强,我们会勇往直前地将爆料革命进行到底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4790dd5-3591-4563-95cb-81a2dc95a8b2.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人最大的误区是错把平台助力当成了自己的本事
【文雍漫谈】我们都低估了人性中的恶
【文雍漫谈】盖特——开启全球社交媒体新时代
【文雍漫谈】谨防中共用多难兴邦的悲情模式绑架同胞
【文雍漫谈】他为什么不可以是你
【文雍漫谈】原来已然是曾经
【文雍漫谈】仲夏夜之梦
【文雍漫谈】女人的子宫 不是政党权力意志的容器
【文雍漫谈】有一种病毒叫衣锦还乡
【文雍漫谈|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马背民族可愿醒?
【文雍漫谈】韭菜的柔情 镰刀永远不懂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