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限制了嘲笑习的教授账户且不给理由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apnews.con

《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题目“推特限制了嘲笑中共领导人的专家帐户”,副标题指出,当中国问题专家和坎特伯雷大学(Canterbury Professor)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 Marie Brady)批评习近平时,她的推特账户暂时受到了限制。”

全文如下:

新西兰一位学者说,在嘲讽中共习近平之后,推特暂时限制了她的账户。

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是(研究)中共试图在全世界发挥政治影响力(方面)的专家,一直是中共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上周,她在推特上对中共党的100周年庆祝活动进行了调侃。

她说,其中两条推文被推特暂时标记为“不可用”,她的账户周末被暂时限制,周一才能恢复。推特没有说明是什么原因促使其采取行动。

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 newspaper)专栏作家爱德华·卢卡斯(Edward Lucas)写道,这可能是因为中共代理在网上发起的一场投诉活动,在调查期间,推特会自动做出回应。

卢卡斯写道:“在我推特上激起轩然大波并发出无数投诉后,账户被恢复了。中共审查制度中,受害者会被漠视,获得恢复的机会微乎其微。”

布雷迪在推特上向卢卡斯表示感谢,说她自己一直无法从推特上得到回复。布雷迪写道:“似乎推特可能已经暂时忘记了他们不是为习近平工作的。”

推特在一份声明中说,当它检测到某个账户有异常活动时,有时可以添加临时通知,直到得到账户所有者的确认。

“坦白说,推特与任何政府合作压制言论的说法,事实上没有任何根据。” 推特说,“我们倡导自由、全球化和开放的互联网,并始终是言论自由的坚定捍卫者。”

布雷迪在推特上调侃百年庆典缺乏国际认可,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少数向中共国表示个人祝贺的领导人之一。

在一条推特上,布雷迪建议为一篇有关庆祝活动的新闻文章提供另一个标题:“习近平:这是我的党,我想哭就哭。”她写道。

布雷迪说她的账户已经恢复,“今天早上打开我的工作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来自推特的‘欢迎回来’的信息,好像是给我留下的。”

她写道,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领英(LinkedIn)、Zoom和其他社交媒体巨头似乎已经习惯于压制中共的批评者。

2017年,布雷迪写了一篇开创性的论文《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详细阐述了她所说的中共在新西兰施加政治影响力的努力,随后在她家和办公室发生了入室盗窃和入室盗窃案,至今仍未破案。

中共驻惠灵顿大使馆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中共政府没有就网上针对布雷迪的任何行动发表评论,并强烈否认有关布雷迪干涉外国媒体和政治制度的指控。然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习的领导下,政府对个人、组织或外国政府的批评采取了越来越激烈的态度。

(原文完)

推特限制批中共、揭中共的信息不足为奇,已经发生无数起,无操守的利益追逐者舔共、媚共的又不止它一个。令笔者纳闷的是,大势所趋之下对中共邪魔嘴脸已有相当认知的今日,它竟然还如此猖獗和明目张胆,包括福奇、达扎克之流,继续负隅顽抗,足以见得背后力量的不甘心。

文贵先生、新中国联邦全力运作的盖特(GEETTR)问世数日,正在席卷全球,这将是为正道主义呐喊的平台,那些所谓的大科技平台,必将与邪共一起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原文链接:

https://www.foxbusiness.com/technology/twitter-restricts-account-of-expert-who-mocked-china-leader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