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主义”的影响进入了外媒关注的视野

编译:脐橙君

美联社北京报道了一篇关于中共正热的话题“躺平”,这种因厌倦而产生的低欲望生活究竟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文章以一个故事开头。

郭建龙辞去了北京的一份报纸工作,搬到中国西南山区开始“躺平”生活。像郭这样的专业人士,他们拒绝为“低欲望的生活”而从事艰苦的职业,这样的现象已经不是少数,而且使中共的执政党——共产党感到了不安。因为这与该党在庆祝成立100周年之际传递的成功有明显的冲突。

一篇在中共最著名的商业杂志《财新》上的报道写道,“躺平”是对从高压的中共学校到似乎无休止的工作的“恶性循环”的“抵抗运动”。在当今社会,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控,一举一动都受到批评,没有什么比简单地‘躺平’更适合的举动了。

目前尚没有具体数据说明究竟有多少人辞职或搬出大城市,但显然,中共已经意识到这种“躺平”思潮即将产生严重的后果,因此正试图阻止这种趋势。

诸如“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在压力面前选择‘平躺’,不仅不公平,而且是可耻的。”这样的宣传口号随处可见对“躺平主义”的批判。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的人均经济产出在过去十年中翻了一番,但许多人意识到并开始抱怨这些收入主要流向了少数大亨和国有企业。而普通百姓的收入却跟不上飙升的住房、儿童抚养费用等其他生活必需开支。

另一个表明该问题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现象是印有“躺平”主题的T 恤、手机壳和其他产品正在从电商平台上消失。

一位在城市工作的女性在社交媒体上抱怨:“我们普遍认为奴隶制已经消失。事实上,它只是适应了新的经济时代。”

中共 5 月宣布放宽官方生育限制,允许所有夫妇生育三个孩子,数千人在网上发泄了不满。该党自 1980 年开始实施生育限制以抑制人口增长,但担心人均经济产出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中国需要更多的年轻劳动力。网站上的抱怨无非关于对托儿费用、长时间工作、狭窄的住房、对女性的工作歧视以及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方面的担忧。

对越来越多的人来说,他们不认为“躺平”象征年轻人正在放弃经济成功,而是表明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是拉大贫富差距,使得富裕精英和大多数人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平台无关。)

新闻来源:

Some Chinese shun grueling careers for ‘low-desire life’ (apnews.com)

校对发布:文顾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