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6:连线郝叶伉俪谈中共对郝润泽的打压及中共体制的恶

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时间点04:31:00—5:13:20

长岛哥:好,钊颖姐能看到吗?能听到吗?

叶钊颖女士:能看见,能听见。

长岛哥:我们又回来了,网络又正常了。

叶钊颖女士:刚才声音有点不那么的清楚。

郭文贵先生:说吧,你说吧,可以了。

长岛哥:好的,好的。

叶钊颖女士:听得见吗?

长岛哥:可以,可以,现在可以。又回来了海东兄。我们那样,就是说~

郝海东先生:哪样都行。哪样,哪样,哪样都行。

长岛哥:我们现在这样。因为大家分享了一下关于昨天的共产党百年冥诞的日子,他们的这些行为。我们接下来想听一下具体的,就是共产党对您、对您家人的这一系列的伤害,尤其是对您儿子。这几天我们陆续看到了西班牙媒体在报道这个事情,所以我们想让您二位分享一下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然后接下来会怎么样一个走向,好,谢谢。

郝海东先生:好的,确实,共产党的邪恶从方方面面体现出来了。你想想他对孩子,一个正常的、一个追求自己职业梦想的孩子,他们都不放过。我跟你讲,就是所有的一切是事实。

因为他从塞尔维亚的时候,当时被俱乐部解聘。当时这有张照片,大家可以看到(用手机显示),就是这是塞尔维亚报纸的报道。这不是郝海东写、叶钊颖写,不是我们自己写,这是塞尔维亚的报纸,是6月2号当时对他的报道。因为6月2号这一天他们队打了一场比赛,他还上场,还进了球,对吧?补时的时候进了一个,绝平,最后是1:1,他们主场打平。

但是,6月4号,我们发表完新中国联邦的宣言以后两三天以后吧,俱乐部就找到他,说第一,你的合同到期了,说5月31号。他说我6月2号还打比赛了,对吧?你现在说我合同到期了吗?完了说我们要培养年轻队员。

本身郝润泽就年轻,前两年的事情,也是21、22的年轻球员。就是这种。他们对人,只要是对他们的政党、政权提出不同意见,他们甚至可以株连九族,那么把一个孩子的职业生涯都毁掉,包括他过海关、被查。

也非常感谢爆料革命,感谢咱们整个对他的帮助。他从塞尔维亚最后因为我们的私人飞机,最后有几个方案最后回到了西班牙。要不他过边境当时都过不了,就是在边境上被这个边境人员说,你父亲是谁?是不是踢足球的,说你这不行、说你最好回去,到你那中国大使馆去,就是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你想想,就这么样的可恶到这样的程度。

他回到西班牙以后,因为他跟格拉纳达还有一年的合同。那格拉纳达因为也是中资控制的一个格拉纳达俱乐部,他们现在的老板就是中共的党员,当代名城的董事长叫易仁涛,中共党员。他的背后的整个的资助的、收购的当代名城的最后的就是一个医药,湖北的艾路明,最大的芬太尼的制造商。这个东西都是事实,不是我郝海东编造的,不是我写的。

那么前两天西班牙的一个非常大的媒体也采访他,也关注到他受到的这些不公,报道出中共的恶,完了马上就是在西班牙也引起了一些反响,包括格拉纳达当地的报纸,马上就在前两天又采访了他。这都不是我编,也不是郝润泽编,这都是媒体的采访。前两天,格拉纳达当地的报纸的记者马上又采访。

就像这种事情,中共的恶,当他们无处不在的时候,总有觉醒的力量,对吧?总有这些真正正义的力量站出来,为人们来发声,让事情、让真相得到揭露,让人们更多的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那么他们真的是株连九族。

他们都有这些传统,你们可以看到他们所有的对这些所谓的,对地主的,对一些莫须有的,只要他们想杀人,他们都会编织理由、制造舆论、罗列罪名,给你安上所谓的反动、汉奸、卖国贼,什么地主右派,所有的一切,还有流氓犯。

你们大家别忘了,中共的恶都是流氓,什么叫流氓?对吧?我们当时都开玩笑说,那你最后你谈恋爱上床,都是个流氓,都被枪毙的都有,对吧?劳动改造20多年。

那国家队里面,包括她们的羽毛球,什么篮球、排球、体操、游泳,那十几岁,问伏明霞、郭晶晶,她们肯定在18岁以前跟男人上了床了,她们是不是流氓罪?不是我郝海东编,郭晶晶、伏明霞你们都可以来告我,没关系,你们这个,我说错一个字一句话你们都可以(告我)。

小叶都在这儿,她都知道,训练局我们是怎么回事,国字号队伍在那儿是怎么回事儿。有未婚先孕的、有打胎的、有请病假,是因为她要去打胎、流产,她怎么办?

他们所谓的这些有的就被开除,所谓的开除就留下成绩好的,把成绩不好的给开除回去。那有的是女孩子被开除回去,有的是男孩子被开除回去。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成绩咋办?你能不能为它拿金牌,这就是共产党所有对人奴役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昭然若揭,都在这儿。好的,长岛哥,就分享这一些。

长岛哥:好的,谢谢。那我想问那个小飞象这边,因为小飞象的年龄跟您儿子的年龄应该是相仿的。作为他们是同龄人,你有什么想法对针对这个事情?然后你还想问一下海东夫妇哪些问题?

小飞象:叶女侠好,郝董好,首先我觉得,因为您二位都是非常知名的中国运动员,不仅是在中国的层面,在世界层面都是这样。您的孩子也是非常优秀,很年轻的时候就在海外有很好的运动的经历跟体验。但是我们从您孩子的经历当中,看到中共他对于海外的孩子他都不放过,包括今天在海外的各种高校,其实共产主义的思潮都非常非常明显,更显著。那像您刚刚提到,就是在中国的国家的青年队当中(声音缺失)

郝海东先生:刚才前一段你再讲讲。

小飞象:好,就是,您二位从父母的角度,包括从体育界很资深的这样的前辈,您怎么看今天中国的孩子,他们还在相信这些所谓的在电视上还活跃的,但是你们知道非常多,过去国字号这些乱象的这样的一个现象,包括您对现在的这些年轻的孩子、年轻的运动员们,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寄语的?

郭文贵先生:先等等,等等,小飞象、东弟、颖妹。我们小飞象太紧张,这孩子太紧张,我们一定要叫她不紧张,不要紧张,你不要叫他郝先生,你叫他兄弟,今天你这个直播你的采访就有感觉了,是不是?就是人生要快乐、要幽默。幽默是一种自信的力量,你不要紧张孩子。

你就叫他啥?你可以叫我郭叔,你可以叫他东弟,你看他一听多高兴。你叫她颖妹妹,多高兴。你叫他叫东侄子,更高兴。是不是?咱爆料革命跟共产党不一样,别整得那么正式。我现在给你念一段,昨天习近平念这段,我也在浴缸里边,兄弟,我这段特想,我说我明天一定要让东弟和颖妹妹听一听。

[同志们,朋友们,习近平,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于青年。一百年前哪,一群新青年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火炬,在风雨如晦],如mei还是如hui呀,这个字我不认识。习近平昨天认出来字我挺惊讶的,比我文化高。

长岛哥:有拼音。

郭文贵先生:有拼音,有拼音。[风雨如晦的中国,中国苦苦地探寻民族复兴的~前途。一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奇迹下],我请问一下东弟,一百年后我们的郝润泽是不是属于青年?你是不是属于青年?天安门广场上听这些话的人能不能问问,你们是否曾经属于青年?

一百年前的那些青年进了当了中南坑老杂毛以后,吃青年的肉、换青年的肝,拿掉青年人属于自己爱人的生殖器,还让你只生一个孩子。如果不高兴从子宫里摘出来给你炖了、吃了,现在还吃胎盘。

你觉得念这个话的时候,[最后是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我说这么多气呀,[不负时代,不负韶华]。啥叫韶华?我到现在没搞明白,东弟你比我有文化,不负韶华。不辜负人民的一切期望。 

东弟,你说昨天我啥感觉呀?我就在念稿的时候,我说,我和东弟,俺俩都是初中毕业生。在他们面前,咱俩可以去天安门给他PK、PK,就念文,就念中文。咱给习近平一本书,给你一本书,给我一本书,俩初中生挑战伟大的党、党中央,我们念书呢,谁错别字认得多,谁输,咱俩可以跟他PK一把。

这么多底气什么骨气、志气,但是共产党他没有闹明白,人类要的不是这些气,人类要的是尊严、精气神儿。精在前气在后然后是神。你两边都给灭了,神也灭了,精也灭了,你说我要气干啥呢?能活着吗?那毛泽东你给他住袋子里去,你给他天天打气管子,他能活过来吗?他没有精了,他也没有神了。

一个今天的共产党的流氓时代,讲这么多气,把咱们的儿子弄成这个样子,你知道这个影响有多大吗?东弟、颖妹妹,你去想想十几亿西班牙语的世界,75亿人口的地球,这么大的一个媒体创始人,而且他绝不会你,你没给他钱吧?我相信,是不是?你也没给他搞蓝金黄,人家就是采访郝润泽。人家为孩子,一个媒体人,不会这样说话的。他基本上,最多是四六分,或者是各打五十大板。但是他对孩子的那个叹气,叹气。

昨天习近平讲了27次伟大,然后呢,就是这个中间有三次深深的叹气。但是昨天,前天报道这个孩子西班牙语,中间讲的孩子在叹气,这外国人是有感受的,因为一个人不会描述一个人的叹气,一个年轻人的无奈。想想这个,你开始吧兄弟,我这越说就开始要骂人了。我先搂住了,你俩说吧。

郝海东先生:七哥,没错,我们所有内心都是真实的感受。你刚才说得这个特别好,就是我们可以拿着稿子,大家,你、我、习近平弄上三个人,一人拿着稿子,每个人念一段,我告诉你他们这些孙子没有一个人敢,因为他们都是Loser,都是拍马屁,都是奴才。

他没有底气,他没有像我们真正的在阅读。咱们真是读书,他们是所谓的去混文凭去,小叶她都在这儿,她们都是清华的。我都告诉你,我当年中央电视台我都上东方之子、焦点访谈,最早白岩松、水均益采访我。水均益那都是博士,所谓的,我不会拿一个稿子。我穿着大裤衩子都上中央电视台。

刚才七哥说到的什么采访,我们给没给别人钱。我都说,我在中国接受采访,别人给我钱。对,我都是这样的,如果想采访我,拿钱啊。我前两天我们还跟路德开玩笑,我说路德,我们上了你那么多次节目,都没拿你的钱,到时候把你的房子都给你弄过来,采访我要很多的钱。

这些东西就像刚才说的,他们毒了年轻人,年轻人,讲一个年轻人。习近平还在说未来都是你们年轻人那100年,你们都是太阳什么的,扯他妈蛋的就是在欺骗。李世林是不是年轻人?我告诉你这个人孩子李世林,薄熙来的警卫秘书。

当年认识我们的20多岁小伙子,差不多10年前,不到、差不多,我忘了。到北京来找我,说哥我要退伍了,我要那个。完了就讲,说怎么回事。最后说,他当时已经是团长、上校,但是当他要升大校的时候,这之前,薄熙来一出事马上告诉他。

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恶,就是不仅株连你九族,株连你所有跟你有点关系的人,管你是谁。一个警卫秘书,就告诉你,你退伍吧,你走吧脱军装。他非常非常沮丧,你想想他一辈子在军队里,很小的小孩。

前两天七哥讲到了棒棰岛,他当年就在棒棰岛警卫。薄熙来很喜欢,一定要看的高高大大、帅气的,他都一样跟吴文康一样,非常帅气、非常高大的小伙子,非常的帅。

完了就告诉你,你退伍了。他说我为什么呀?你还用问为什么吗?而且告诉你,你是不是有一个卡?我有卡。有没有一张工商卡?他说,哥我都愣了。5万块钱里面,谁给你的?就告诉你,你不退伍,你还跟我们还较点真?不说你贪污受贿,你这5万块钱谁给你的?

他说了,哥我真的,打死我都想不到,我都忘了。就是一张工商银行5万块钱卡都给你查出来。你滚蛋。是不是年轻人?在中共的体制底下,没有可能你可以自由、尊严,有这种活着,开玩笑。

当年他到了重庆的时候见王立军,他告诉我,说哥,我去见王立军。王立军把他从沈阳弄到重庆去。告诉他你来吧,我给你弄个局长当当什么的,在区里。

但是,这个小孩还是有点思想,他去到那儿的时候,他给吴文康打电话。吴文康说你来干嘛?他知道吗?吴文康就说薄熙来知道吗?——不知道。他不知道你来干嘛?王立军让你来你就来,他傻呀你。

他告诉我,对呀哥,完了,他又回去了。这么一个,对吧?就是喜欢这身军装,就是对他从事的专业的他感觉保家卫国了,他感觉他是武警战士,是吧?保卫了这个国家,保卫了领导人的安全,是吧?他也很崇拜薄熙来。所以,没用。你干得再好,你再有能力,再有气质,没用。你什么年轻人,你就是韭菜。

我们都一样,曾经年轻的时候,对吧?都被说你要为国争光,你要~你有伤、有病,你上不了场,你看看你还能,还能想到你?(叶钊颖女士:咬牙坚持)打封闭,对吧?我们都是。

我一不进球,没人理你。进了球,袁伟民组织大连所有卫生局局长给我会诊,七个医院的院长都到一块检查郝海东的身体。但当我不能进球的时候,弃之如敝履对吧?你滚蛋,谁会管你呢?对吧?柴力这些都是大把我看见的,这些我们曾经的对吧?这个在八一队的这些人,都是一样的,会非常的惨。

象小叶她们更多了,这种所谓的世界冠军。没有一席之地,对吧?你不跟领导所有的勾兑,哪有什么年轻?哪有什么未来?还去给你、培养你、给你这种土壤?——不可能。

如果郝润泽现在生活在中共国、生活在国内,他现在一定生不如死。他最起码在西方这个社会还有正义的力量为他发声,还有采访他,还有给他这么多的报道,还有这么多的律师、这么多的支持者来支持他。

他一年了,没有身份证啊,你们要知道一个孩子在这就算黑户了。没有,真正的说,你说把他钱拿回去,把他对吧?这是真实的,真正是吧?包括把他的银行卡全部停掉,对吧?你说在这么一个国家里面,中共都能把手伸到这儿,但是记住,如果有我们这些有良心的、有良知的,还有我们未来的孩子们,都会通过我们的行动感受到、感觉到真正的受到了中共的威胁的时候,代代相传,中共一定完。

为什么中共现在还在,就是因为他的父母亲、他的爷爷奶奶祖辈们在受到中共迫害的时候、杀掉的时候、忘掉的时候,没有讲这是共产党的恶,他们从来不讲,这是非常可怕的。

包括我的爷爷,他20多年大兴安岭劳动改造,回来没有跟我讲一句中国共产党的不好,他差点都被杀掉了,只是躲过了三反五反,被弄到大兴安岭20多年,老爷子老头真牛B,72岁跟人打架,还把手打骨折,两个大青年。

这就是他们留给我们的血脉里面的,我们还有一点骨气跟铮铮铁骨。但是就像这样的老人,他都没…我没有从他嘴里听到一句说共产党怎么的恶了,没有,对吧。

包括我的父亲,他这么的刚强,青岛第1辆无轨电车通车,我爸爸在…这都青岛日志上写的——郝文生。在北京学车17岁、18岁回到青岛,开着第一辆无轨电车,但是这么样的人在我的面前没有讲过,是共产党的什么操蛋什么的,他只是说要注意什么,我这个好,要那个好的,共产党对咱们也不错,俞正声卖我们房子才1万多块钱,对吧。

当我如果不能站出来真实的揭露的话,郝润泽我们的未来不会得到共产党的恶的这一面,是吧?所以我非常感谢爆料革命、感谢新中国联邦、感谢七哥所有创造的平台,使我们中国人可以真正地站在这种平台上对自己、对未来都有交代,这是我真心的感受,好,谢谢。

长岛哥:好的,谢谢,我看海东兄开始爆料了。

郭文贵先生:东弟我跟你说明白没,玉林我认识他,我跟于永波、徐才厚,还有徐才厚的妻子还有他女儿,还有江泽民当年的警卫小宋,也是高高大大的1米9的个子,老随江泽民出访的小宋也跟你认识,也跟海连他们也很熟,我们都在一起多次吃过饭。

玉林后来很惨,玉林是后来是非常非常惨,身体也完了,小宋好像是肝癌,像玉林好像得的是肾癌。这俩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离开就得了癌症,而且玉林的家人也是后来就非常的多次被抓、东西都被封。

所以昨天还有一个我觉得报道当中刚才我觉得东弟很多人要注意到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润泽的女朋友这一段这几句话很关键,我不禁…像小飞象在这,小飞象如果在国内她还没出来的话,如果她要爱上润泽这样的人,遇上这样的事十之八九会离开,十之八九会离开,而且一定认为润泽是邪恶的。

就是共产党的这个毒已经把爱、亲情、父子情、夫妻情、父女情所有的亲情完全已经彻底跟你妖魔化,而且给变形了。那么你想想小飞象在这坐着,小飞象要是在国内,她要是爱上了他,你一定是个坏蛋,你被洗脑了,一定是这结局。

但是西方的孩子她说我爱上了这个男人,人家这种情况下反而不抛弃,什么叫爱呀?经历了这种才叫爱。所以我觉得润泽这孩子很有魅力,不但人长得帅,润泽讲的每一句话既真实又是那么默默的有力量,他爹是飞刀级的,他小叶阿姨是天空导弹级的,但是你能感觉到润泽这个孩子他是那种默默的,真是那种非常闷、很静但是杀伤力是巨大的。

对国内的孩子的影响,这是不可估量和真实的故事,未来不属于青年,没有今天的命运的争取和反抗,你不可能有未来,共产党只许你未来,从来不给你现在,秘诀就在这。

我郭文贵从小就读懂一件事,别给我说明天你也别给我说昨天,咱就说现在,是吧。你和颖妹妹你俩能在哪了?你俩就是别跟我说废话,老子把球现在踢进去,这就是我,你拿不动我,你再否我郝海东,我球踢门里去了,我没踢你裤裆里面去,对不对?

我叶钊颖把球把对方打趴下了,我不是在床上把你给练趴下了,你俩这是能人啊是不是?叶钊颖不是床上冠军,郝海东也不是把球踢你家裤裆里去了,是不是?也不是擀面杖子,老子老娘是实力拼出来的,全世界认可的。

就像那个谁那天我们现在在后面看的G-Fashion的,喜欢他就喜欢的不行了,G-Club的投资者说我们要找,找一堆的模特,然后他就喜欢海东弟了,钊颖还有你儿子咱们润泽,他说郭先生我们要找他仨拍香水,我们做得很好,做香奈儿出来的,要做香水。

我说那你们付不付钱呢?他说你们战友应该不付钱吧,我说凭啥不付钱呢,我说我们战友都不付钱呀?你赚钱你凭啥不付钱。我说他俩可以给你拍,可以打折,也享受G-Club待遇,但是你必须付钱,包括郝润泽也要付钱,这就是一个…,他现在就在看,他一直在看,刚才他们一直在这后面在看,他们看了你俩的过去打世界杯在亚洲足球,这些人很多人跟我说包括我的律师说,他说我不能用任何语言来形容我对这两个人的尊重,他说我不相信美国过去有、未来会有这样的荣誉、这样的成功,身体的东西骗不了人的,是吧?

那么还有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站出来反共,而且家人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如果中南坑你能有一点点的良知,要一点屁脸的话,你问问你那些站在城墙上、站在天安门广场上你有一个人,你敢过来亲亲,你有机会亲亲郝海东的脚,如果你有本事能摸摸叶钊颖的皮肤,你八辈子都烧高香了,说句心里话你们谁有这个幸运呢?

这是爆料革命战友,新中国联邦,我们有郝海东,俺有叶钊颖,是不是?不行咱们打打试试。论口才郭文贵跟你PK去,是不是?论腿、论手我们有这个,还有这么多战友。

最后要说到共产党什么时候,1921年,东弟你想过这个词没有,他说我有50个党员,2021年我9500万个党员,我觉得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们新中国联邦一开始是多少人知道吗?2017年我第一次直播,习近平半夜给刘彦平打电话,祖宗八辈儿的骂一顿,你想想习近平打电话,跨了我四五级呀,把他吓死了都快,这是他原话,4亿多次观看。

那么我们新中国联邦不要说1亿人,也不要说5亿人,100万,我们起步价100万,你起步价50个,你现在100岁了你都埋棺材板去了,我们才一岁你说你跟我PK啥呀,我到洗手间吹个口哨的功夫你就死球蛋了是不是,你还PK啥呀。

未来在谁手里面?在我们手里面,看看小飞象,你说你们共产党旁边有那些男男女女的,哎哟我的妈看不下去,看看我们这长岛帅哥,长岛帅哥俩孩子在后面呢,你看那俩孩子能看到未来、看看我们的润泽、看看润泽的爱、看看叶钊颖和我们东弟的爱,这就是真正的,昨天我们要好好研究,我们全球的战友要认真把他每一句话读懂他,这是很有意思的,小飞向你说几句,你别叫叔,千万别叫叔。

小飞象:不知道叫啥了。

郝海东先生:叫哥就行,叫哥就行,叫叔就老了。

郭文贵先生:你说你太年轻了,叫你小弟吧。

小飞象:海东哥钊颖姐,因为我年龄比较小嘛,和润泽年龄差不多,然后其实我知道很多中国的孩子他们其实还挺崇拜体育明星的,包括很多年轻孩子对您在海外的新中国联邦宣言那句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其实是震耳发溃的。

但是他们还是被中共的这种宣传去影响,很多人还是相信那些在电视上的那些和中共勾兑的那一些体育明星,那您对现在中国的孩子包括我们已经加入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孩子们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郝海东先生:这一点就是说他们一定要养成阅读的习惯,让阅读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一定是行万里路,不仅仅是读万卷书,开启民智,这是我们最大需要的,就是能脱离中共的禁锢和洗脑的非常关键的,就是一定要让你去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这点是所有的一切的根基。

因为我从小虽然我小学三年级就没同学了是吧,我10岁到了八一队就不再读书了,但是我从小阅读,我看读者文摘,当时还叫读者文摘、读者、青年文摘、雪白雪红,雪白雪红已经是禁书,当时我都读,包括柏杨的什么酱缸的中国人、丑陋…,包括卡耐基的人性的优点、人性的弱点。

所以就是要养成阅读的习惯,文凭不代表水平,所以我们要灌输、要告诉这些孩子们就是你们要养成阅读的习惯,告诉你们行万里路的重要性,这一切最后才能像说的嘛——一智能灭万年愚,一灯能灭千年暗,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你一定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思想而去举一反三的时候,你能豁然开朗。

要不你一定会被中共它给你一个套,让你跟着他就走下去,你得冠军。但是你得不到冠军,你身体素质不行、心理不行,你一旦输一场,就你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就告诉我们足球为什么没上去?一个老百姓这些甚嚣尘上的说人种不行,是吧?这都被韩国日本打脸了,第二点就是他们说你不团结、不刻苦、不努力,什么三不是吧?

所有的这些都是中共给我们的,包括他们在里面一定要给他们上所谓的政治课,是什么?领队、大队长,什么这些人给他们开会,什么总局领导对吧。

叶钊颖女士:每次有大比赛的时候都各种这种人都出现了,都来给你们开会,其实运动员来说所谓的心里压力很大,都是他们这些孙子给我们的压力,你们拿冠军会怎么怎么样,你要努力,要生病了也要坚持,全都是这些。

郝海东先生:我给你们讲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共产党干的事,我们90年奥运会预选赛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我们开会准备会,晚上比赛下午开准备会,你们都想想一个多小时将近两个小时,当时他们没钱,没有会议室,大家都坐在徐根宝教练的房间的地上、床上。

从各个体育局局长,你说一个国奥队比赛,什么广东体育局局长也来,什么天津体育局局长也来,什么体育局的领队全来,每个人讲话,一个人讲个十几分钟,当讲到徐根宝的主教练该布置战术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对吧,这个都是中共他娘就是这帮孙子的…,依旧现在一样。

他们把你输了球以后说你头发长,剪头发,女孩子不能涂口红,同性恋也被干掉,女孩子有同性恋,女足很多同性恋,女垒这些女孩子很多,这不是郝海东今天说的,高红你知道我今天说的谁?就是我都有名有姓,告诉大家我们这里他们的共产党有多么的Low,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就是无知、愚昧以及操蛋!就是他把运动员草菅人命。

那你们一样被开会,像他们都是世界冠军,把她们包装得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她们在里面的女孩子有怀孕的、有早恋的对吧,有被教练潜规则的是吧?龚智超公然睡李永波,这不是我说对吧,这是你们队说出来的,最后都被你们都报出来对吧。

叶钊颖女士:我们羽毛球队自产自销的好像是训练局最多的,都是自己队里面谈恋爱是最多的。

郝海东先生:李永波本来去准备抓这些替补队员,稍微要凝聚力要抓纪律,他晚上就去男队员要抓几个你知道吗?要开除几个,结果那天一抓,抓着睡觉是谁董炯、孙俊,你说他怎么除名对吧?孙俊还是跟葛辉睡对吧,董炯还好他跟外面什么跳舞的、演电影的那些睡了还好,把女孩子赶走就行了,问题是孙俊这个怎么赶走,两个都是世界冠军是吧。

你所有这些都是中共他们这帮孙子假大空里面出来的,他们所谓的纪律正式要工作都是假的,包括刚才七哥说他们现在有9000万党员是吧,恨不得就算了我一个,因为什么?他们都属于拉壮丁。

人家都不知道,就像我似的,你还不是团员,你是党员了,我靠这就是共产党,当时真的对我是太大的震撼了,我18岁的一个孩子,年轻人对吧,我在八一队只不过是刚刚的呆了8年,只是我球踢得好,18岁我就上了一队是吧,但是你不能说你什么也不是,连团员都不是,马上成中共党员了。

你想一想,共产党他们有多么的恶对吧?他们有多么的假,他们对信仰简直如草芥,他们根本不可能有信仰,对自己的信仰,那你要信了上帝,你是要去虔诚,对吧?你一定要知道有敬畏心的。

这帮孙子有啥敬畏心,你今天你输了有啥敬畏心,对吧,所有的这一切真正的揭露出来,给未来的是像我们这些人、像新中国联邦、像爆料革命我们站出来揭露他们真实的东西在里面,但是这里面最好的介入一点的就是小叶,你们想一想,你们的世界冠军的时候,里面比我们更脏的东西更多是吧?

郭文贵先生:你别爆我妹妹的料,你别爆我妹妹的料。

郝海东先生:她没啥料。

叶钊颖女士:他爆不出来,你知道吗?

郭文贵先生:龚智超这个女的,跟颖妹妹有个最大的…,龚智超喝酒挺能喝的,再一个龚智超喝完酒以后耍嗲那个味道我觉得钊颖妹妹一辈子学不来,她那个什么…。

郝海东先生:你怎么知道?

郭文贵先生:我跟她喝过多少次酒,底下拿脚踢两下是吧,我刚才踢长岛哥踢半天他都没动静,他不敏感,他不专业。龚智超底下唰唰挠两下是不是?这个感觉你体不会。

郝海东先生:七哥我给你讲一下,我跟小叶都坦白过,当时我不认识她对吧?当时我妈忽然老太太不知道是十几年前,儿子我打羽毛球,我打羽毛球是吧,你给我要个羽毛球龚智超的签名呗,我说妈你还…,我说行呗,完了我就去问龚智超要了一个签名的球拍什么的送给了我妈。

当然我跟她因为当年,你知道足球当全国十佳运动员很少,除了容志行可能就是我了,我有一年是获全国十佳运动员,我们当时颁奖,我们坐在一起,我、龚智超,当时可能还有田亮类似这些我们体育的,当时我们就坐在一块,我还当时第三名呢在全国十佳运动员,当时认识的什么的,确实小女孩可能就是因为中共的体制底下,她如果不拿奥运冠军,她狗屁都不是对吧,她不像小叶这些还有本身的实力,她可能实力不够,她如果不去通过这些东西,真正的打的话她一辈子拿不了一个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她都很难,有小叶在她永远拿不到。

那她怎么办是吧?这么年轻的孩子她退役了怎么办?她只有依靠这些她能拿到成绩,最后她回到湖南,她通过我还曾经是奥运冠军,体育总局、湖南省体委给她一个位置,当然了这里面还得有人帮助她,没有帮助她的,没有赏识她的人,依旧…。

叶钊颖女士:她退役了以后不就是找了当时湖南体育局局长的儿子当时谈恋爱,然后后来当了一个彩票中心副主任,就是这样的。

郝海东先生:你看全都是这样的,中共体制的恶就在这。

郭文贵先生:龚智超生活中她确实是个挺聪明的人,人家那腿拨拉过去,一般的男人基本上…,你看我这腿,我够她我这够不着,你看我这企鹅腿,我够半天我够不着,我的腿太短,你让钊颖妹妹坐到这,一拨拉一个,一拨拉俩,是不是,你这腿长有先天优势,龚智超腿长一拨拉就管用,把我拨弄的,当时我的心嘣嘣跳。

叶钊颖女士:七哥,你这么说,就是因为之前也是戴玉跟我讲,有一次我们应该比赛回来了以后李永波喊吃饭,女单组的大家都去,这次是女单姐还是女队我忘了,反正就大家等于借着总结也好去庆功也好我都忘了,反正就去吃饭,吃完饭,我肯定回房间了就是回去。

他们说去卡拉OK唱歌什么的,我就没去了,然后他们去了,回来戴玉跟我说,他们说喝着喝着龚智超就坐在李永波腿上了,知道吗?所以你今天这么一讲我马上就想起来了,后来这就是她经常惯用的招数。

郝海东先生:中共的恶真的罄竹难书。

长岛哥:好的好的,谢谢谢谢啦,不过我们这边也更能反应出来的共产党体制下面造成的这种现象,也许她也不是说龚智超她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她没办法在那个体制里面,令我们更想到昨天共产党庆祝什么呢?就庆祝了摧毁了这几代的年轻人吗?是庆祝粉碎了台湾、香港这两个民主体制这么一个地方,或者是这些制度下的这些年轻人,所以我们也更加的坚定了要去把共产党给消灭掉,要不然的话后面还有多少代的年轻人。

像小飞象、像润泽他们或者比他们更小的,照样子将来只会比他们更惨,好的,那我们今天时间有限,那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我们后面还有那个其他的节目,好谢谢两位,谢谢,谢谢。

郝海东&叶钊颖伉俪:好的,谢谢!

接上文——

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1: Jason Miller先生访谈

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2:连线郝叶伉俪谈朝鲜及体制之恶

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3:连线安红及生命美歌与Eric谈香港台湾同胞未来的行动

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4:连线华盛顿DC抗议秦刚现场的阿丙谈一年来形势巨变

新中国联邦终结中国百年杀戮5:连线老班长及草根小哥谈共产党百年冥诞隐含的意义

编辑整理——

伦敦喜庄园:胖丁

纽约香草山农场:某某(文成)

发布——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山川异域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