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真实事件—纳粹离我们并不遥远

撰稿:澳喜农场—XINYUAN

《浪潮》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1967年4月,确实有一个相关的事件发生在美国加州Palo Alto Cubberley。当时有位老师叫Ron Jones,他在讲授关于纳粹德国的内容时,学生们问了两个问题:“为什么德国人声称,对于屠杀犹太人不知情?为什么无论农民、银行雇员、教师还是医生都声称,他们并不知道集中营里发生的惨剧?”    

这难住了老师,下课后,他仍不断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后,为了让学生切实理解法西斯主义,他突发奇想的开始了一项大胆的试验,即成立“第三浪潮(The  Third  Wave)”

正如电影中的情节,他要求学生们统一着装,平时必须称呼他“Jones先生”,并设计了组织内部统一的手势,除此之外,还不断用各种方式提醒学生们纪律与团结的重要性。很快,学生们都成为“第三浪潮”的忠实成员,并坚定地把Jones老师认定为组织的领袖。    

第三天,Jones偷偷派出3名学生作为“督察”,调查反对者或不按规矩来的同学,没想到竟有20余人毫无保留地向他告发了自己的朋友,其实只是因为他们说了关于“第三浪潮”的笑话,甚至连持有怀疑态度的父母也被告发了。

笔者认为,这已经完全违背了人性,人性是需要互爱和互相尊重的,是什么恶魔的力量让学生们短短几天就与父母亲朋反目成仇,还要去揭发。一方面,我認為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是因素之一,他们正在试图甩掉自以为老旧陈腐的枷锁,希冀追求新的刺激。浪潮独特的设计满足了他们这点。而正好也与父母关系处在一个微妙的阶段。但他们并不知道浪潮真正的含义和所带来的后果。

我们再说回来,Jones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化和失控。于是到了第四天,他以组织将在全国范围内被正式宣布成立的名义,命令学生们次日到礼堂集合。Jones随后宣布,“第三浪潮”是全国性青年运动的一部分,目的在于促进国内政治体制变革。星期五中午12点,将会由总统候选人正式宣布组织的成立,学校里也会有相应的公告。

而且巧合的是 ,当时正好时代杂志上整页刊登了一个名为“第三浪”的木器产品的广告。学生们被鼓舞了。信以为真了。的确,“当时没有人对Jones先生表示一丝怀疑”。

星期五中午,学校大礼堂里,超过200名学生笔直地端坐在那里,天花板上挂满了 “第三浪潮”宽大的横幅。Jones作了简短的致辞,200只手臂对着他举起,做了“浪潮”问候礼。最后,Ron Jones打开一台电视。上面出现的只有雪花。学生们等待着总统的宣布。屏幕上除了雪花,还是别无他物。学生们仍然等待着。他们已经习惯了纪律和服从。几分钟后,终于有人问道:“不存在什么领袖,对不对?”礼堂里顿时炸开了锅。Jones开始讲话,不再大声、严厉,而是恢复了柔和、带着自责:“没错,但我们差一点就成为了优秀的纳粹。”  

为了让陷入疯狂的学生们更快醒悟过来,Jones给学生们播放了一部关于第三帝国的影片:帝国党代会、集体、纪律、服从,以及这个集体的所作所为:恐怖、暴力、毒气室。播放完毕后,看着一张张不知所措的脸。最初的那个问题得到了答案。他说:“和德国人一样,你们也很难承认,竟然做得如此过分,你们不会愿意承认被人操纵,你们不会愿意承认,自己参与了这场闹剧。”  是的,他说得没错。随后的日子里。大部分人不愿再提起这场实验。直到Neel因为纪录片和他们联系。在收集材料时才得知,许多人感到尴尬,居然如此轻易地就被“浪潮”席卷。特别是高年级的学生,他们原本不是Jones班上的,但为了“第三浪潮”,他们逃了原本该上的课程,他们中的许多人当时都热衷政治”,Neel解释道。“他们参加了学运,甚至黑豹(60年代美国黑人运动)。他们当时都感到无比震惊,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就放弃了自由。”  

Ron Jones某次采访时说道:“这个实验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是因为我们中的很多人孤独、缺乏家庭的温暖、集体的关心,缺乏对一个群体的归属感。即使把这个实验放在今天,也会得出同样的结果……去你们当地的学校看看,哪里有民主吗?”  

笔者认为这是一个使人恐惧的结论。也可以看出一个家庭对人和社会的影响有多大?不要小看一个个家庭,他们是社会的组成部分,民主开放的家庭氛围铸造民主自由的社会,而反之,就会像电影中一样。

我想今天的中共国深谙此道,所以以假治国,以黑治国,把家庭的组成分子,每个个体培养成它们期望的样子,导致整个社会尔虞我诈,这样的群体会变成浪潮最喜欢的温床。在这个滋生罪恶的温床上,人们普遍缺乏家庭安全感. 社会认同感,善良会成为异类,只要能被集体接纳。即使作恶也在所不惜的。集体这个概念在中共国被演绎的出神入化,深入骨髓。因此大大小小的浪潮在中国无处不在,甚至始于学生时代,虽然不知道孩子们学到的知识成人后是否有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从班级这个集体中所学到的“超自然的知识”  也足以让他们在成人后发挥到极致,在社会上兴风作浪。

例如:小学的班长等班干部,他们本应是服务于学生,并成为衔接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桥梁。但却被捧成了领袖,并可以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各种好处,打压异己,不愿意被殃及的学生自然要表衷心或上贡,在某种程度上,领袖的敌人就是所有人的敌人,一定会被孤立的。而且,还有给班长和老师打小报告的。虽然小小年纪,他们却打着团结,纪律等口号,看似是在帮助同学,但事实上做出的全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可以说中共国的浪潮精神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这样,随着年纪的增长,当他们长大成人时,会被打造成彻头彻尾的纳粹分子。 连血液中都循环着纳粹基因。所以,对所有中国人来说 这都是非常值得警惕。而且清除自己身体里的浪潮因子更是一生要做的事情。

再看看我们的爆料革命,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直以来,郭先生一再强调,要爱自己的家人,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护好自己,因为这些都是与浪潮的本质区别。浪潮的成员普遍缺乏家庭关爱,为了集体可以牺牲个体,甚至出卖家里人。而我们虽然也是一个团体,但我们正好相反,我们主张爱护自己的亲人,也爱护自己。即使是灭掉CCP这个共同目标上,我们也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为前提。不会为集体或某件事情牺牲自己,每个个体都是珍贵的。里面更没有强权崇拜。只有合作。我们的团队充满了团结友爱,即使燕子和蛇 闯入,大部分也会很快被爱同化。某个个体在里面不小心膨胀了,都会被郭先生点名提醒,大家是一种真正的平等关系。至上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虽然每个人脑中都有中共余毒,但我们都在努力的保持觉察,并积极清除。虽然同是团体,这也是我们与浪潮的本质区别.

再看看中共国,强权无处不在,党比亲妈还重要,还一再强调,一切听党的,无条件服从党的命令,随时准备着为党牺牲一切,包括生命。其实,在你宣誓的那一刻,绞索就被套在了脖子上,平常时是牵狗绳,关键时刻是索命绳。只要参加了这个组织,好似陷入了深渊,一旦想回头,会被称为背叛,随时面临被判刑或被处决的命运。因此完全可以说,中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邪教浪潮组织,没有之一。还好,幸运的是,爆料革命正引领着逐渐觉醒的人们,站起来掀翻这个撒旦组织。让我们拭目以待,见证它的灭亡。

(另外,“浪潮”所体现的是“强权下的服从性”这一现象,而著名的米尔格拉姆实验(Milgram experiment)研究的就是这一现象,我们下回分解)

电影《浪潮》背后的真实故事是什么?

(本无仅代表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INYUAN

7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