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新闻】疫情下的纽约——战友们的一日游

记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Kathy(文艺)
撰稿:纽约香草山农场 熊嘟嘟

令人期待、激动的新中国联邦庆典结束了。组委会为犒劳战友,最后一天给战友安排的活动是畅游纽约。6月4号清晨,记者跟随战友们开始了这次旅行。

纽约是一个广义的概念:纽约州包含纽约市,纽约市又有曼哈顿、布鲁克林、皇后和长岛等若干个区域。我们这次游览的是曼哈顿区——曼哈顿南端是纽约市发展的起点,之后由南向北扩散,最终发展成为一個大型国际都会。曼哈顿又可被分为上城、中城、下城,还有哈林区。其中,59街以上为上城,是高端住宅区(中央公园附近);中城则是从59街到14街,主要是金融配套区(时代广场、第五大道等,是最热闹的地区);下城主要是金融聚集区(华尔街及自由女神像所在地),市政厅、法院等也都在下城;至于哈林区,就是纽约的贫民区。

我们的酒店位于曼哈顿的下城区,酒店对面就是911发生的原址,移民局也在酒店附近。另外,纽约市政厅也在左近,很值得一看。市政厅的对面是Pace university,记者当时在那里上学,经常看到有人在市政厅门前罢工。在美国,游行和罢工是很常见的,几个人就可以举牌子罢工。

我们游览的第一站是著名的华尔街,战友们漫步在这条世界金融的心脏地带。

华尔街(Wall Street),位于曼哈顿区南部,是一条从百老汇路延伸至东河的大街道,全长不到五百米,宽仅为11米,却以“美国的金融中心”闻名于世。美国罗斯柴尔德财团、摩根财团、洛克菲勒石油大王、高盛集团和杜邦财团等开设的银行、保险、航运、铁路等公司的经理处均集中于此。另外,著名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也在这里,其至今仍是几个主要交易所的总部,如纳斯达克、美国证券交易所、纽约期货交易所等。“华尔街”一词现已超越这条街道本身,成为附近整个区域的代称,亦可指对整个世界经济具有影响力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

以前,曼哈顿下城是属于上班族的商业区,华尔街与市政府朝九的繁华和晚五后的冷清是这里一惯的节奏。但911恐袭之后,这一切也随之改变了。随着政府以及私人投资的大量注入,零售店和商住混用改建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这个金融区。

顺着华尔街继续向前,就是百老汇大道(Broadway)——这是唯一一条条贯穿曼哈顿岛的大道。百老汇大道最南端是炮台公园,中间经过时代广场,最北面则是哥伦比亚大学。其中,华尔街著名的铜牛就在百老汇大道上,那里可谓华尔街最核心的地带,交易大厅也在那附近。然而因为疫情,这一带的商业却不复昔日的繁华。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大楼都有很多年的历史,有的甚至存在了上百年。也是因此,很多国内的朋友来到美国总会说:“华尔街这么又名,看起来却破破烂烂的,一点都不像国内的高楼大厦,都是新建的。”可一旦进去看过之后,感觉就不同了:进过交易大厅或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都知道,建筑里面金碧辉煌。实际上,美国对建筑保护的理念就是“修旧如旧”,对于百年的建筑,里面可以装修、改建,外部则尽量维持原样。

虽然此次不在我们的行程中,但这附近有座印第安文化的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for  the American Indian,是由印第安人原建的,里面甚至保存了他们以前住的房子和家具。美国有太多的博物馆,都是他们历史的见证,也是他们对历史、文化的尊重。

在顺着百老汇再向前就是纽约交易中心的铜牛雕像,它在一个三角形的底座上面,保持着一种角斗的姿势。相传,人摸一下它的牛头就有财运。其实,大家跟随郭先生、跟随爆料革命、参加G系列,想不发财都难。

离开华尔街,我们继续北上Chinatown。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皇后区以及我们所在的曼哈顿区都有中国城,但曼哈顿区的中国城是最古早的一个。曼岛的Chinatown始于一条百年老街,街边的景象如同回到了大陆的八、九十年代,处处都是中国式的地摊,街牌也是中文字——“雾街”。另外,那个著名的南区法院就在北边不远。

继续向北就是有名的曼哈顿大桥,它旁边还有布鲁克林大桥和威廉斯堡大桥,是纽约有名的三座大桥,首字母简称为BMW。曼哈顿大桥旁边的红砖建筑就是孔子大厦,这是唐人街的地标,当然还有孔老夫子的铜像——另一座唐人街标志性雕像是林则徐雕像。唐人街最早的住客是台山人,但东百老汇附近的唐人街则以福建人为主,堪称福州一条街。事实上唐人街最早只有一条街,但现在已经发展到三十多条街了。不过因为疫情的影响,唐人街也面临着经济不景气的境况。毕竟曼岛租金贵,倘若客人少,店铺的老板也只能停业——这里最大的金丰大酒楼现在都已经倒闭了。虽然令人唏嘘,但又有多少人会仔细这场灾难缘何而起呢?

我们此行的最北端是著名的十八楼——郭先生家楼下。出于安全的原因,郭先生不能到阳台上与战友们见面、互动,所以我们只是在这坐一坐,留个影。其实,我们能来到这个因游行而变得熟悉又亲切的小广场,远远地看着18楼的阳台,表达出我们对先生的爱和敬意,就已经很足够了。意外的惊喜是,郭先生为大家准备了奶茶。一杯杯奶茶驱散了战友们的疲劳和炎热,也体现了先生对我们的关爱。

离开18楼,我们往南折回到联合国大楼附近。联合国目前有193个成员国,其国旗按首字母顺序,从49街逆向排列至42街。按惯例,除九月中的联合国大会,其余时间大楼都会对外开放,参观者可买票入场。但现在由于疫情,这里也闭门谢客了。

同样受疫情影响的还有时代广场,这个被称为“世界十字路口”的繁华街区聚集了近40家商场和剧院,是繁盛的娱乐及购物中心。百老汇的剧院、耀眼的霓虹光管广告以及电视式的宣传版,已经成为纽约的标志,反射出曼哈顿强烈的都市特性。在纽约,百老汇广告牌上的广告都是按秒计算:一个大片的广告,一个月需要花费250万美元租赁广告牌。往日,时代广场四周都是色彩绚烂的霓虹和街头艺人,每个大屏随时播放着新闻、歌曲MV、广告,震撼人的眼球;而今,曾经的辉煌逐渐萧条,百老汇剧院里没了客人,商业街失了生意了。好消息是,据说七月份Broadway Show会重新开始公演。

顺着百老汇大道,从47街到42街都是步行道。当中还有条星大道,记录着各行各业的英雄、科学家、艺术家,漫步其中能够使人领略到美国这个年轻的国家繁荣、富强的根源。

我们此行的终点是帝国大厦。一百多层的帝国大厦完工于1931年,是纽约最早且最高的中城建筑。身处帝国大厦80层的观景台,眺望窗外,纽约曼哈顿宛如一幅美丽硕大的鸟瞰图,一切尽收眼底。放眼望去,哈德逊河平静地流淌着,神圣的自由女神像矗立在稍远海湾处的自由岛上,新世贸中心耸立于彼端——新中国联邦的庆典活动就是在那里的102层举办的.

值得一提的是,帝国大厦的游客电梯里,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模型及许许多多的高科技方式再现当初修建帝国大厦时的艰难情景,也向游客展示了美国建设者们不屈不挠的创业精神。

作为纽约市的地标性建筑,每年的中国新年,帝国大厦上会亮起红色彩灯,充满着中国新年的节日气氛。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是怎样的胸怀让美国有这样的包容与尊重之心,想必这也正是这个国家伟大和繁荣的源泉。

这一天走马观花的行程虽然紧迫又疲惫,但参加活动的战友们还是兴奋不已。即使只有短短一天,我们还是领略到了美国文化的核心——自由、民主,对人文、历史的尊重,对多元文化的包容——这些是这个国家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和源泉。虽然纽约目前还笼罩在疫情的阴影之下,但回想当年的911,它不仅没有打败勤劳不屈的纽约市民,反而让这座城市焕发了新的生机。随着世界人民的觉醒,病毒溯源的大锤已经让红龙恶魔发出了阵阵呻吟。相信当魔鬼轰然倒下之后,纽约会再一次迎来繁华,美国也会更加伟大。那时,我们新中国联邦人会在世界各地受到尊敬和欢迎,人类也将会迎来一个长期的和平与发展的新时代。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