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世卫组织大流行病“战略”小组仍由名誉扫地的COVID 调查员领导

据《国家脉动》作者:娜塔莉·温特斯 2021年6月20日报道:

在世卫组织(WHO)新提出的称为“一体健康高级别专家小组”(One Health High Level Expert Panel)的26人团体的成员人选中,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高级政策顾问兼资深科学家凯瑟琳·马查拉巴(Catherine Machalaba)引起了争议。

名誉扫地的达萨克。

由名誉扫地的彼得·达萨克( Peter Daszak) 经营——他致力于压制 COVID-19 的实验室起源理论,从而帮助中国共产党(掩盖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生态健康联盟,从安东尼·福奇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那里筹集了数十万美元,用于与(跟中共军方相关联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也称为“武汉实验室”)开展合作研究。

包括前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DC) 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 (Robert Redfield) 在内的科学家们认定实验室是COVID-19 的来源。

然而,达萨克在搅乱关于病毒起源的讨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为《柳叶刀 》(the Lancet)杂志秘密起草了一份声明,过早地揭穿了实验室理论。

达萨克与中国共产党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他曾担任世界卫生组织 (WHO) COVID-19 调查员。他此前曾在《国家脉动》挖掘出的 2016 年视频中承认,他的“中国同事”操纵冠状病毒——制造了“杀手病毒”。他进一步承认从未真正调查过实验室,而是从表面上听这些“同事”的话。

(达萨克认为病毒起源于实验室“极度不可能”)

全是有意的

掩盖 COVID-19 真正起源的另一个关键人物——达扎克的同事,世卫组织赞助的调查员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也被任命为新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库普曼斯是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省管理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前顾问,他还从中国国家支持的机构获得了几项研究资助。

两名中共官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和该机构新兴传染病科主任周磊,也被世卫组织聘用。

“一体健康高级别专家小组” (OHHLEP) 扩展了联合国“One Health”的使命,将其描述为“设计和实施方案、政策、立法和研究的方法,其中多个部门进行交流和合作以实现更好的公共卫生结果”。OHHLEP 指出,它将专注于“为人类-动物-生态系统界面引起的健康危机的出现提供与政策相关的科学评估”,并引领“制定长期战略方法以降低人畜共患大流行病的风险”。

其主要功能包括确定潜在的流行病热点,为未来的科学研究指定资金和议程,并塑造“一体健康”意识形态的未来:

尽管有越来越多的证据反对生态健康联盟和世界卫生组织,但拜登-哈里斯政权还是选择让美国完全重新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的主要成员,再次贡献美国纳税人的钱,并帮助中共掩盖这个改变世界的病毒的真相。

原文链接https://thenationalpulse.com/breaking/discredited-covid-investigators-lead-new-who-strategic-group-on-pandemics/

康州盘古农场:翻译–柯镇恶;校对-明子;编辑-明子;发布 – 彩虹 Rainbow

洛杉矶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