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人口老龄化危机助推国际通胀

图片来源:https://unsplash.com

作者:经济小组/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军迷Wilson

编审:经济小组/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向往真理

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名誉教授查尔斯·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近日指出,人口老龄化将导致通货膨胀。因为退休老人不仅继续消费,还占用更多的医疗资源和社会保障,还需要人来照顾料理,劳动力更加短缺,工资和物价也会随之上涨。

政府养老费用支出的不断增加,令国家财政更加困难,但是,通过增加征税缓解财政压力几乎不可能。通常政府只能依靠印钱来解决问题,货币超发使通胀上升更快,这是当前大多数国家面临的重大挑战。

在加入世贸组织以后,依靠廉价劳动力和低税收吸引外资,中共国迅速成为世界工厂,劳动人口一度占全球的20%,担负了全球产业链中廉价商品输出国的角色。包括冷战后大量东欧廉价劳动力的涌入,导致上世纪90年代全球通胀迅速回落,从10%左右下降至近两年前的2%,输入性通缩是主要原因,且一直延续到中共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

据中共公安部2月发布的数据,2020年新生儿比2019年减少了15%。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60岁以上人口为两亿六千四百万人。由于中共国人口萎缩和老龄化发展太快,叠加疫情破坏了全球商品供应链,全世界的输入性通缩正在发生根本性逆转,比如美国的通胀率创出近30年新高,国际大宗商品在一年时间内平均上涨约60%。显然,人口老龄化将成为未来通胀的主要推动力之一。

中共过往造成全球连续通缩的逻辑并不复杂,中共利用诸多不正当、不遵守国际公约的手段参与国际竞争,比如对进口商品实行高关税,对出口商品进行补贴,对国内劳工进行盘剥,从而在国际市场形成价格优势或倾销。中共的恶意竞争,挤跨了众多国际生产企业,获得了极高的市场份额,赚取了大量的美元。其结果是市场价值发挥机制被破坏,廉价商品泛滥,通缩的幽灵在全球久久徘徊。

多年来,中共国能够源源不断输出廉价商品,和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高度相关。简单来说,中共实行外汇管制,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中共通过出口商品换回大量外汇,然后在国际市场釆购原油、铁矿、铜等大宗商品发展基建和房地产,由庞大的固定资产投资拉动上下游产业,中共50%以上的财政收入竟然来自房地产及其上下游产业,房价不断被推高,制造了繁荣假象,掏空了老百姓的血汗钱。

这就是中共所谓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实质上是将超发的国际货币如美元等,转移到国内的房地产市场,把国际通胀压力转嫁给我们无辜的房奴们。而且20年(从中共加入世贸组织起算)如一日这么干,仅仅为了维持政权、增加财政收入,就对人民长期敲骨吸髓,古今中外,有过这么恶毒流氓的政党政府吗?

但不能延续的终将结束。中共国房地产总值相当于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总和,已经存在巨大的泡沫。随着国际环境和国内经济的恶化,购房人口的快速减少,中共国的房地产再也无力吸收超发的美元了,无疑将加速中共经济的崩溃,推动国际通胀的上升。

值得思考的是,美欧等发生被动输入通缩的国家,其政府和绝大多数民众,也没有捞到好处,而是陷入困境。原因是廉价商品破坏了这些国家的产业链,导致政府税源流失,就业率下降,民众实际收入下滑。根据班农先生提供的数据,美国劳动者的实际收入比冷战前下降约20%,贫富差距创下50年来最高。政府只能通过举债和印钞维持运转,从而造成货币贬值,但通胀平缓的“经济奇观”。在这场所谓全球化进程中,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以及和中共结成利益同盟的资本。

由于说了真话而遭到中共冷落的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人口专家易富贤指出,早在2014年,中国劳动力中位年龄开始下降,2018年前超过美国,至2020年中共国劳动力中位年龄是42岁,而美国是38岁。基于老龄化指数与GDP增长率呈负相关关系,可以推算中共国GDP将继续下滑,也可以看出中共近年来公布的GDP增长率数据并不其实。

易富贤以日本为例,1995年日本人均GDP是美国的1.5倍,2020年已经降到61%,今后很有可能低于美国的40%。这和日本的人口结构高度老龄化有关,也突显了美国作为全球第一移民目的地,不断得到人口补充的优势。

反观中共,没有日本的藏富于民,也没有美国的人口吸附能力,相反,是大量财富和精英人口双重出逃,令中共国的人口老龄化结构问题更加严峻和复杂。因此,中共除了开足马力印钱,貌似没有其他应对办法。总之,当前的中共国,尽显“王朝”灭亡前的所有衰败之相。

参考链接:

 中国将让全球低通胀时代结束? 日经中文网

专访人口学家易富贤:“未富先老”或将导致经济“三驾马车”熄火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