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或将推动与中共高层密集会晤,其内大有玄机

图片来源: BBC

作者:经济小组/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军迷Wilson

编审:经济小组/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向往真理

据《金融时报》6月23日报道,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启动一轮新的对华政策,推动与中共高层官员的密集会晤。此前,由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峰会刚刚对中共国发表措辞强硬的联合公报,表示将对COVID-19病毒来源一查到底。

《金融时报》表示,三名听取了美中协商简报的知情人士透露,美中讨论了双方高层多次会晤的可能性,其中有:

1.美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中共外长王毅下个星期在意大利20国集团(G20)外长会议期间举行会晤。

2.派遣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今夏访问中共国。

3.安排拜登与习近平第二次通电话。

4.布林肯或美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前往中共国进行内部讨论,为促成拜登与习近平今年10月底举行的G20峰会期间,美中首脑会晤进行磋商。

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就此回应称,布林肯和王毅并没有计划在即将到来的G20外长会议期间会谈;至于《金融时报》报导的其他部分,这位官员则没有评论。说明美中双方在某些重大问题上未达成共识,双方协商的其他会晤同样存在变数。但是,距离G20外长会议还有一段时间,最后双方外长是否会面还是未知数。

德国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认为,如果美中转向接触,将招致鹰派人士的批评,而担心美中关系恶化的商界将对此表示欢迎。3月份安克雷奇闭门会议上美中双方曾经激烈交锋;另外,中共曾经三次拒绝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与军委副主席许其亮的通话请求。

在美俄峰会结束时,国安顾问沙利文向外界传达了拜登将与习近平对话,来“评估两国关系”的信号。当时他说,美中首脑会晤“只是时间和方式的问题”。显然,在七国集团峰会、美俄峰会期间,美中外交幹旋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其实,沙利文说由两国首脑对话来“评估两国关系”,意思并不难揣摩,实际上是双方在互相试探底线,并试图在终极之战高潮来临前,将战略态势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引导。

从美国和中共具有完全不同的价值观这个角度来看,美国更倾向于管控风险,希望通过缓慢绞杀的办法削弱或铲除中共,极力避免热战和经济激烈动荡对生命、国家的伤害,因此外交手段成了美国的前期首选。而中共的策略则相反,以继续放毒、发动热战和经济战来威胁西方在原则问题上作出让步。其实,中共更害怕被西方彻底消灭,因此双方才有条件回到谈判桌上。

双方较量的核心仍然是COVID-19病毒来源的认定和追责。美国实行的是由民意推动的政治,美国总统的权力由基层选民自下而上赋权,因此拜登政府在病毒来源认定和追责问题上,不可能帮助中共掩盖和免责,否则就要马上卷铺盖走人。中共深知这个道理,因此早已积极备战。

大国之间的较量同样是见招拆招,能够隐忍的一方往往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获取更大的利益。中共放毒真相浮出水面后,拜登政府还是极力避免刺激中共,就是预防习近平狗急跳墙。

至此,美国的战略战术已经非常明显,在病毒溯源和追责上有序推进,毫不含糊。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形势和人心向背自然而然朝对中共极为不利的方向发展,中共内部矛盾就会进一步激化,有可能从内部率先坍塌。拜登政府当前的外交努力,包括联合盟友在亚太布置重兵,都是为“不战而屈人之兵”战略目标服务的战术组合。孙子兵法说,不战而胜之,是高明中最高明的。

美国还要达到一个假定目标,即通过向全世界揭示中共发动超限生物战证据,激起全球义愤,形成灭共同盟,对中共形成震慑,从而抑制中共发动战争的冲动。即使最后必须和中共交战,美国的风险也会大大降低。

中共当然不会坐以待毙。郭文贵先生近日发出严重警告,指中共最高层已经拟定向西方发动更大规模病毒战、化学战的准备,拟定了进攻台湾的军事方案。同时,通过在囯际市场上大举采购粮食,登记和监视在华可能是交战国的外国人,出台严厉资本流动管制政策等措施,将国内推入战争状态,这完全是赤裸裸的战争恫吓。

有一个被普遍勿视的事实是,中共国庞大数量的中低端商品出口,是全球通胀上升趋势环境中重要的对冲、稳定因素。一旦西方发起经济封锁或中共挑起战争,中共国的商品出口就会中断。据《德国之声》报道,今年前5个月中共国的出口总额比去年同期攀升了40%,与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同期相比,也暴增了29%。在全球疫情远未结束,各国产业链完全恢复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中共国世界工厂的地位无法取缔,否则全球将陷入由普通商品供应短缺而触发的激烈通胀,后果是作为国际货币的美元激烈贬值,这是美国乃至全球经济难以承受之重。美欧希望通过可控的通胀来稀释债务,激烈通胀则带来灾难。

实际上中共还有其它卑劣手段对付美国,比如攻击美国股市。美国股市虽然累积了不少泡沫,但仍然是美国政府和美联储重点保护对象,因为美国的消费及财政收入高度依赖股市高位运行。郭文贵先生透露,中共一直有攻击美国股市的野心,用3000亿美元就可以达到目的,这点钱中共是拿得出来的。

另外,当今芯片的重要性并不亚于石油。台北研究机构TrendForce数据显示,2020年,台湾在全球晶圆代工市场中市占率高于60%,远超占比18%的第二名韩国。也就是说,如果中共攻打台湾,当前全球芯片供应量有可能锐减60%,将对全球产业链形成致命打击。台大名誉教授明居正说,如果中共进攻台湾,台湾的芯片产业不可能独存,也不可能留给中共。这是拜登政府在诸多国际事务上对中共选择“合作”,但在台海、南海防务上态度十分强硬的原因。

美国团结西方盟友和俄罗斯,对中共已经取得战略上和军事上压倒性优势,取得对中共发动金融战、经济战的主动权。欲速则不达,美国需要时间来展开布局。

由于美国面对的是一个极端邪恶和拥有核武器、超级生物武器的对手,美中双方博弈路径如何演变,即使是拜登和习近平本人也很难预定,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因为美中是事实上的敌对关系,已经失去了相互信赖的基础,因而充满了对抗和不确定性。

参考链接:

中国5月进口激增 出口低于预期

中国央行要求金融机构阻止“虚拟货币交易炒作”

China, U.S. May Hold Diplomatic Talks Next Week, FT Reports

拜登政府希望推动美中高层会晤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