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传声筒】威权国家,知法犯法

整理/点评:纽约香草山香港部写作组

新闻来源:立场新闻

原文链接:袭警罪成 朋友代发声明将上诉 美籍银行律师:裁决显示法官舍弃基本法律原则



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一名休班警前年12月在铜锣湾地铁站追截一名跳闸男子时,任职美籍银行内部律师Samuel Phillip Bickett被指抢夺其警棍,又向他打脸踩腹。被告Samuel Phillip Bickett,37岁,被控在2019年12月7日,于港铁铜锣湾站近F出口梯间,袭击警员151,此罪为袭警罪的交替控罪。被告早前自辩称,曾以普通话询问休班警“你是不是警察?”休班警情绪激动大喊“不是”,其后休班警挥动警棍不断大叫,被告认为他有精神问题,而非警务人员,故上前抢去其棍制止他,以防他伤害他人。

裁判官林希维22日在庭上指,被告自辩口供荒谬,拒绝接纳其自卫的说法。综合警员证人及闭路电视片段,裁判官认为受袭警员多次表明警员身份,是正当执行职务,被告有意使用非法武力袭击警员,故裁定袭警罪名成立。裁判官押后至7月6日判刑,待索取背景报告,期间被告须还押。

案件判决后,被告透过朋友发表声明,指裁决不公,表明上诉,又认为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令警方尴尬,因而遭到检控。声明更指,被告在警署羁留期间受到不公平对待,包括被剥夺见律师权利、缺乏医疗支援,被告甚至指控其中一名关键证人受贿。

被告是一位美籍律师,在2019年12月7日制止了在地铁站内的罪行,并且一直要求使用暴力的人士留在原地,直至警察到达。声明指案中两人都曾经以中、英文否认自己是警察,案发经过亦有途人录下。被告认为,纵然案发当刻已经有充分证据可以拘捕案中两人,但是警察仍然只是拘捕了自己。被告并指,在录口供时,两人都否认自己是警察,但几个月后有其中一人改口,表明了警察身份。

被告随后在声明对警方提出多项指控,指警方对他进行非法禁锢(illegally imprison),拒绝向他提供温暖衣服和医疗支援,将他关在摄氏 5 度以下的羁留室长达数小时,对他长时间审问并剥夺他跟亲人、律师、领事馆职员见面的权利。被告更指,控方故意向法院提交虚假指控,两个重要的闭路电视片段证据被销毁,其中一个关键证人更曾经受贿。被告指,自己今次被控是基于一个原因,就是“让警方尴尬”,但他认为“让警方尴尬”本身就不是一项罪行,如果基于这个理由就向人民提出检控,这已经是一个严重的罪行。

声明形容,法院今日的判决结果,在法律和证据上都站不住脚;又指以往同类案件被告都在等候判决期间获准保释,今次的裁决显示了法官舍弃了基本法律的原则。他对于香港的法治状况感到难过,他表示,将会就着今次裁决提出上诉,又指不会就此罢休,直至获得公义。


点评:从当天经过的路人拍摄的视频中可以完整地看到,与该名美籍律师发生冲突的两名男子从头到尾没有出示过任何警员委任证。依据香港《警察通例》,警员行使权力时必须表明身份,便衣人员需出示委任证。然而,自“反修例6·12占领行动”起,警员屡次拒绝按《警察通例》要求出示委任证。因此,委任证的出示在香港开始成为了对警队的争议,引起各界人士的强烈批评。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籍律师在对方开始否认自己是警察,并抽出警棍进行攻击的情况下采取自卫,后来在对方改口后将行为收敛控制,完全合情合理。然而,香港警察在“反修例运动”过程中普遍出现不出示委任证的违例行为,很大程度与中共政权和港共政府狼狈为奸,存在以大陆军警冒充香港警察这一事实。而后,因为怕被西方媒体当场揭发,所以干脆让一线执法的警员统统隐藏委任证以及警员号码。这种明目张胆的造假和知法犯法的行为已经与独裁权威社会无疑。为此,倘若仍然将香港视为对等于西方发达国家包含民主法治和自由经济的市场,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对文明法治世界的一个极大的讽刺。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asac
5 月 之前

港共已無法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