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宿命和警示

编译:七彩光
校对:人间四月

图片来源:阿波罗网

《福布斯》网站与6月7日发布了资深记者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的专栏文章《马云帝国的悲惨结局》(The Sad End of Jack Ma Inc.),从外部的视角分八个部分介绍了马云帝国目前的现状。

谁是杰克·马?

作者是这样介绍马云的。

一年前,马云是中共国最富有的人。他是中共国最大的科技公司阿里巴巴(Alibaba)和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The Ant Group)的创始人。他已经达到了超级大佬地位,与西方的FANG(Facebook,Amazon, Netflix,Google)科技巨头们不相上下。除苹果、亚马逊和谷歌外,阿里巴巴的价值超过了任何一家美国公司。

马云也是一位世界名人。根据民意调查,他在中共国境外的知名度比习近平还要高。马云是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综合体,是中共国的代言人。

但是他财富的突然逆转让世人震惊。

公司整改

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在最后一刻被否决只是一个开始。这次发行本来会创造一个世界纪录。事实上,阿里巴巴在2014年的IPO就是当时有史以来最大的IPO。而这次蚂蚁金服的IPO将超过上次40%。

下图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大IPO示意图

但是,交易本身并不能反映出金融表象的规模。到2020年10月,蚂蚁金服的IPO已经成为一种狂热。股价在上市交易前上涨了50%,据说发行量被超额认购了80倍。《华尔街日报》称这是一场 “3万亿美元的争夺”。

当时看起来马云非常成功,他说,这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融资定价。在纽约以外进行这么大规模的定价这是第一次…… 但是奇迹就是这么发生了。”

当时,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订单量超过了 “在德国交易所上市的所有股票的价值”。

但是,后来呢?一切都因为中共扼杀这笔交易而戛然而止。

公司拆分

IPO惨败后,中共国监管机构开始拆分蚂蚁金服。其消费者融资业务被新的“合作伙伴”重组。

有报道说:“央行命令蚂蚁金服成立一家独立的金融控股公司,接受适用于银行的资本金要求。这可能会为大型国有银行或其他类型的政府控股实体收购该公司打开大门。”

然而,政府还盯上了蚂蚁金服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于它处理的数十亿消费者交易。相对于技术不太成熟的传统银行业,从这一资源中产生的技术密集型分析一直是蚂蚁金服在做出消费者信贷决策方面竞争优势的基础。中共的目的也是为了 “纠正 “这一点。

相关报道还说:“蚂蚁金服还将被要求打破对其收集的庞大而详细的消费者数据的 ‘信息垄断’。剥离其超过10亿人的数据宝库是业务整改的关键。”

对蚂蚁金服的货币市场基金进行阉割

蚂蚁金服集团的货币市场基金可能是其最令人惊讶和爆炸性的成功故事。在短短四年内,该基金成为(短暂的)世界上最大的基金,超过了富达(Fidelity)和摩根(JP Morgan)等美国机构巨头,”震惊了全世界的银行高管”。蚂蚁金服通过邀请中共国消费者在这些账户中持有他们的闲置现金建立了这个基金。

中共注意到了这一点。 于是蚂蚁金服的业务陷入了困境,今年第一季度萎缩了18%,比其高峰期下降了近50%。如下图所示:

这种下降并不是(如一些人所说的)由于 “自然 “的市场力量、利率变化或中共国股票市场的趋势导致的,而是中共国政府主动干涉的直接结果。

蚂蚁金服集团的货币市场基金已经缩减到四年多来的最低点,因为面对中共国对马云的支付公司的打击,用户转移了他们的现金…… 蚂蚁金服被命令 ‘主动缩减’[基金的]规模,作为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重组协议的一部分。

反垄断处罚

4月,马云的旗舰公司阿里巴巴因违反反垄断法被处以28亿美元的罚款。这一金额似乎远远小于蚂蚁金服上市失败带来的财务损失,一些观察家对此不屑一顾。然而,重要的是对“罪”的描述。该公司被指控“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并再次“命令该公司’纠正’其行为”和 “缩减其业务”。

如《人民日报》所讲:“此次监管部门处罚阿里巴巴集团,对企业发展是一次规范扶正,对行业环境是一次清理净化,对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是一次有力维护。”

“规范”、“净化”、“扶正”……这种宣称响起了奥威尔式的节奏。谁会相信从共产党那里会听到“保护公平竞争”呢?

小规模处罚

中共还增加了其他处罚,这些处罚看起来不大,或者说无关紧要,但从处罚文书的上下文来看,即使在小事上也显示出中共政府的敌意。

例如,该公司非常受欢迎的互联网浏览器UC Browser在中共国市场排名第二,拥有超过4亿活跃用户,在中共国政府的坚持下于3月从大多数移动和互联网公司的应用商店中删除。

下图是各浏览器中在中共国互联网市场份额示意图

4月,对蚂蚁金服为获得上市批准而与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的交易,中共也宣布进行调查,并暗示有内幕交易和准贪污行为。

有人士认为:“调查研究了一系列国家基金,包括大规模的主权财富基金(如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国家最大的保险公司(其中包括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是如何获得对蚂蚁金服投资的……中国证监会和上海证券监管机构制定的上市标准和程序正在接受审查。蚂蚁金服上市申请的处理方式加剧了习近平对所谓的国家利益没有得到充分保护的担忧。”

关闭马云的湖畔大学

同样在4月,马云被免去了湖畔大学校长的职务,这是他在2015年捐赠创建的所谓精英商学院。

这看起来是所有伤害中最可悲的。湖畔大学的计划是培养有雄心、大胆、创新的人才。它承诺对商业教育采用新的方法,在某些方面超越了其他大学所做的任何事情。

根据之前的中共国内媒体报道,“经过严格的、为期6个月的筛选过程,马云的湖畔大学宣布其新一届学生开始上课。来自中共国科技独角兽企业的40多名首席执行官受到欢迎,该项目有望成为中共国最强大的商业网络之一。然而,该项目因其强大的校友而更加出名,这些校友显然影响了中共国的科技商业领域。学校的校友中只有207名企业高管,其中包括许多知名人士。合格的学员申请人必须领导一家收入至少为3000万元人民币(约450万美元)的初创企业,已纳税三年以上,并且至少有30名员工。

有人称:“湖畔大学迅速成为中共国最著名的商学院之一。”而马云也声称“我们希望湖畔大学能运行300年。”但是非常讽刺的是,才六七年过去,整个事情被打乱。马云在挑战教育方面的野心早已被中共盯上并十分看不顺眼。

有报道称由于中共加强了对这位科技亿万富翁帝国的控制,马云的精英商业学院在其压力下被迫暂停招纳新生。一位人士说:“马云需要与湖畔大学脱离关系,但有人担心,如果马云完全退出,湖畔大学可能难以吸引学生。学院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马云,而不是学院的课程。”

华融

现在,最糟糕的事情来了。

上周有报道称,“监管机构批准马云的蚂蚁金服开始经营一家新的金融公司”。它将吸收蚂蚁金服最有利可图的部分—消费者贷款业务。蚂蚁金服则贡献其价值1550亿美元的庞大贷款组合。“该部门将成为蚂蚁金服重组后的贷款业务核心,该业务已经发展得如此之大,去年它发放了中共国非抵押消费贷款的十分之一。”

然而,蚂蚁金服现在只占新公司的50%股份,新公司名称为重庆蚂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蚂蚁金服甚至需要再支付6.25亿美元,以获得其自身业务的一半股份!另外50%的股份被分配给几个新的 “合作伙伴”(这些公司显然不需要做出资本承诺)。他们包括一家电池公司(不确定),一家视频监控设备制造商,以及一家真正的银行,尽管这家银行是1990年代成立的国有“不良银行”之一的全资子公司,以处理当时国有银行业的大量不良贷款。

最让外界吃惊的是,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居然也被授予了4.99%的股份。

华融是在90年代是以“不良银行”的名头成立的,因此从一开始就不干净,贩卖不良贷款。后来,它肆无忌惮地将其业务扩展到其章程以外的许多其他领域,包括大型、高风险的外国私人投资。甚至到今天,似乎也没人完全清楚华融拥有什么。

直到2018年倒台,华融在其首席执行官赖小民的领导下,形成了大规模系统性的腐败文化。后来该公司成为中共媒体笔下的“恶棍”,欺诈和无能的典范,成为在国家电视台上播出的涉及“情色腐败” 的反面教材。如今华融已经徘徊在破产边缘。由于它是中共国最大的美元外债发行者,据说累积了近220亿美元的违约,这可能会引发监管危机(因为其主要是国有控股)。华融的问题威胁到中共国更大的固定收益市场的完整性,因此迫使政府进行救助。

2021年1月,前首席执行官赖小民因受贿、“贪婪”和其他罪行被判死刑。

把华融带入这个新成立的蚂蚁金服企业,表明中共是故意而为之,这是中共国监管机构对马云及其所代表事物的嘲讽,甚至是蔑视。将中共国迄今为止最具活力和创新的高科技企业家与一个腐败、破产、迟钝、暴徒和无能的公司挂钩……除了蔑视,这还能说明什么?

这至少是一个信息,也是一个警告,对所有中共国民营企业家的警告。

译评:

文章作者显然对中共的体制之邪恶了解甚浅,对在中共国经商做生意的环境不甚清楚。中共政权是一个腐败、独裁、专制的体制,两百个共产党权贵家族控制着中共国的资产命脉,马云之所以能够“成功”,蚂蚁金服规模之所以如此之巨大,离不开与中共各大家族的勾结,离不开中共相关部门的默许纵容,离不开中共国有关政治势力的参与和扶持。而马云今天的命运显然也是中共各大家族内斗的必然结果。

独裁专制的体制必然会发展到更为广泛范围的攻击和控制,在中共发起向全世界、全人类攻击的“生化战争”背景下,马云企业帝国的核心资产,不仅仅要被瓜分,更重要的也是为了“生化战争”而准备,比如其大数据业务,不单单是那些交易量,而是交易量背后所包含的十多亿国人以及海外相关人士的数据行为分析,这是中共为了控制和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所需要的重要工具手段之一。

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马云的帝国企业被拆分,正是中共各方权力斗争所致。“有因必有果”,与中共勾兑,那是“与虎谋皮”。不是“中国最富有的人,没有善终”,而是“凡是与邪恶势力勾结的,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都没有好下场。”如赖小民、肖建华等。

原文链接:The Sad End Of Jack Ma Inc.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