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声】从“老我”到“无我”到“新我”的飞跃

作者:纽约香草山福音部 Jinglechenge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最近拜读香草山福音部山城小哥的《“无我”之后的你是谁?》一文,很受启发。该文从郭文贵先生倡议战友们要“无我”出发,引出唯有认识神的人才能做到“无我”,并得到一个耶稣基督里的“新我”。下面也表达一点自己的感触。

首先,“无我”中的“我”,是谁?我认识吗?认识到什么程度?

“我”,从圣经的角度来说,就是“己”、旧人、在罪中活着的人、罪的奴仆,也就是基督徒常常挂在嘴上的所谓“老我”、“旧造”、“肉体”。

“老我”出于亚当,代表了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然生命、性情、喜好、追求、人生观、价值观等,以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为价值取向,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的邪灵,喜欢做羞耻的事,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凶杀、醉酒、荒宴等。

除此之外,“我”可了不得了,处处、时时都要坐 C 位,稍不顺意,就大发脾气、撒泼打滚、摔打抢砸,无所不用其极。是一座随处移动并有 AI 智能的活火山!(罗马书6:16,6:19)。

有人可能会说,我哪有那么坏,我觉得自己挺不错的呢!可是耶利米书17:9 明明告诉我们,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我还没有那么坏,是因为我没有机会那么坏。时机、条件许可,我照样无恶不作。每个人里面都住着一个 CCP。

“老我”既然这么坏,所以必须治死。这个治死的过程,就是“无”我的过程。用圣经的话来说,就是舍己,就是脱去旧人。

华夏文明为自己造了各种办法来“无”我,特别是佛教的去六根,绝红尘欲念,清灯伴古佛。但圣经告诉我们,这些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毫无功效,唯一的办法是将“老我”(肉体,连同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死在十字架上(加5:24),像脱衣服一样脱去旧人。

这就是浸礼所表示的:我们浸入水中时,这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同死同埋葬了。当我们从水里出来,是一个与基督同复活的新我,这新我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4:24)。

就像婚礼改变一位女子的身份一样,我们的身份也因浸礼而完全改变。从罪的奴仆变成义的奴仆,从旧人变成新人,脱离罪和死的律进入圣灵和生命的律,从撒旦的权势改嫁到基督的权势下。从此,靠着基督就能活出圣灵的新样(罗马书7:6):

“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

那从此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公主一样,行为完全得一点错都不违了呢?许多人的经验都告诉我们,不是的。就我自己来说,虽然信主多年,但常常感到那已经在十字架上与基督同钉的旧人,虽“死”犹“活”,仍然影响着我的基督徒生活。我立志为善,却行不出来。我所不愿意的恶,倒去作。我们一生都会活在这个拉锯战当中。当我们以为自己差不多了的时候,“我”又会跳出来作祟。

信心伟人亚伯拉罕,按理说不会出错吧,可是一到自以为有性命之忧时,就把妻子推出来挡箭。合神心意大卫王,按理说 一定很刚强吧,可是也过不了美人关。

我们是谁?比他们强吗?绝不可能!

为什么会是这样?是圣灵借十字架治死旧人的工作不彻底吗?绝不是的。虽然我们的身份已经是圣徒;但我们里面的实际状况远非如此,仍要在每天的生活中,不断经历十字架治死旧人的能力,不断舍己,不断向罪死,直到见主面的日子。

所以,我们不可小覷了这个“我”,很难“死”透,逮着机会就会表演一番。要警醒,靠着十字架,一点一点“无”这个我,实现从旧我到新我的飞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雪梨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6_june-768x994-1.jpeg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