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 伊维菌素能成为抗御CCP 病毒疫情的利器吗?

作者: 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世界卫生组织(WHO)、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一再建议,尽管在以往的SARS和MERS流行病期间曾研究过多种抗病毒药物,并发现几款有效药物,但目前还不被允许用于新冠疫情的抗病毒治疗。因此,美国大多患者仍难获得这些有效药物的治疗,因为许多医生不愿意违抗卫生当局的规定开处方给病人。

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HCQ)是个典型例证, 该药于1955年获得FDA批准,它既是治疗和预防疟疾的首选药, 也对红斑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疗有效。在CCP病毒疫情爆发后被发现对预防和早期病毒感染治疗有效, 于2020年3月被FDA授予紧急使用授权(EUA)治疗CCP病毒感染, 但此授权在3个月的2020年6月15日又被FDA撤销。撤销的理由是因为“数据”显示 它“不太可能有效地治疗新冠”,其潜在的风险大于好处。然而,最近的一项研究证明,使用按体重调节给药的HCQ和阿齐霉素(AZM)联合服用,可使中共病毒感染患者的存活率提高近200%。

另一个被长期用于抗寄生虫的口服药——伊维菌素, 也被临床证实是治疗CCP病毒感染的有效药物。无独有偶, 竟也遭遇了类似针对HCQ的全面阻击。伊维菌素与HCQ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既在疾病的初始阶段阻碍病毒与人体细胞膜受体结合而进入细胞,也在病毒载量下降但继发细胞炎症因子释放造成的炎症阶段控制症状。 印度医生Surya Kant博士根据其做的伊维菌素临床试验撰写了一份关于伊维菌素的白皮书,澳大利亚的一个研究小组也报告了他们对伊维菌素的体外细胞培养研究结果:仅使用伊维菌素一次,48小时内,可将CCP病毒的复制量减少5千倍以上。他们的研究结果导致印度几个省份在2020年夏天开始使用伊维菌素作为预防和治疗CCP病毒感染, 结果行之有效。

2020年底,由WHO和Unitaid (全球健康安全协调组织) 资助, 英国利物浦大学安德鲁·希尔博士(Dr. Andrew Hill)于2021年1月18日发表的的一项回顾性研究,发现伊维菌素的使用使得CCP病毒感染的死亡率降低了75%, 同时还发现其增加了对病毒的清除。这项研究是基于对被分成有随机对照的,6个观察组的,1225名患者进行的观察。

“基于证据医学咨询有限公司”董事兼EbMCsquared(英国巴斯)首席执行官苔丝·劳里博士(Dr. Tess Lawrie)于2021年2月8日发表了她对13组伊维菌素临床药物使用后的的对照结果分析, 发现与对照组相比,服用伊维菌素组死亡人数减少了68%。这其实低估了伊维菌素的真实效果,因为对照组的用药是HCQ。由于HCQ本身是CCP病毒早期感染的有效治疗药物,因此,这一特定研究并没有将伊维菌素评为远优于对照治疗(即HCQ)就不足为奇了。

劳里博士在后来的分析中增加了两项新的随机对照试验,其中包括死亡率数据,她于2021年3月31日发表了另一份分析报告,初显死亡人数减少了62%。在随后的敏感性分析中(为了仔细检查和验证结果),当四项具有高风险偏见的研究被移除时,最终显示死亡人数其实减少了72%。

许多临床研究,包括同行评审的随机对照试验都显示伊维菌素在预防、早期和晚期治疗疾病方面均具有巨大的益处。从目前世界各地涌现出的数十项应用伊维菌素做为主要治疗药物的临床试验结果分析,病例数量之多足以可靠地评估伊维菌素的临床疗效。

伊维菌素的药物治疗原理?

伊维菌素是一种简单的抗寄生虫药物,源自链球菌。它原是由FDA批准的抗寄生虫感染口服药,现在被发现还具其他功效而被重新利用。事实上,它在抗击CCP病毒感染的临床第一线已显示出极大的疗效。由于它被列入WHO的基本药物示范清单,早已被广泛使用。

最近,来自纽约伊坎医学院 (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 New York) 的史蒂文·莱勒博士和彼得·范斯坦博士 (Drs. Steven Lehrer and Peter Pheinstein) 研究小组首次记录了伊维菌素如何与附着在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受体上的SARS-CoV-2 (CCP病毒)棘突受体(S-蛋白)结合域对接,通过这种与S-蛋白的结合,伊维菌素有效地抑制了病毒对人体细胞膜的附着和进入细胞后的复制,伊维菌素针对 CCP病毒 棘突蛋白附着最关键的部位结合,精准阻断了病毒侵入细胞。研究人员展示了伊维菌素如何干扰病毒棘突蛋白附着在人体细胞膜上。

CCP病毒S-蛋白在中共病毒实验室被设计成能与人体细胞膜上的ACE2受体结合而感染人类的关键步骤。为了了解伊维菌素能否停靠在这个受体部位并阻止病毒黏附,研究人员使用了一个名为”自动多克维纳扩展”的程序(AutoDock Vina Extended)。这项对接研究显示了CCP病毒S-蛋白的受体结合域和人类细胞膜ACE2受体的晶体结构,并计算了其原子位置的根均方偏差(RMSD)。较低的 RMSD 值表示更准确的对接容量。当 RMSD 值为三或更高时,受体位点不会发生对接。伊维菌素没有停靠在其中9个位点:然而,它着实停靠在了病毒S-蛋白和细胞ACE2受体复合物之间的蛋白质交汇处的,S-蛋白上的亮氨酸91区及ACE2受体上的组氨酸378区,从而阻断了病毒S-蛋白对人体细胞膜的黏附。同時研究人员还测量了伊维菌素对ACE2受体结合的能量及稳定性,发现这款长期用于抗寄生虫的药物-伊维菌素,足以阻断CCP病毒对ACE2受体的强大附着力。

世界各地临床医生敦促启用伊维菌素来拯救生命

前线 COVID-19重症监护联盟 (FLCCC) 主席,前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的圣卢克奥罗拉医疗中心(St. Luke’s Aurora Medical Center in Milwaukee, Wisconsin) 内科学教授,皮埃尔·科里博士(Dr. Pierre Kory),在几个政府新冠应急小组听证会上作证,包括2020 年 12 月在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和2021年 1 月 6 日在NIH 新冠 治疗指导小组。FLCCC记录:

数据显示,口服药伊维菌素能够预防 CCP病毒,并防止早期症状患者进入疾病的中重度炎症阶段,甚至有帮助危重病人康复的案例。 FLCCC呼吁广泛采用伊维菌素,无论是作为预防药物还是治疗CCP病毒感染。与HCQ相比,因伊维菌素能够与病毒棘突蛋白准确结合,显得特别有前途。

印度给出最好证明

根据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 (India Ministry of Health and Family Welfare) 的数据,2021年5月17日,印度活跃的新冠病例约为360万。主流媒体将这一病毒感染病例大幅飙升归咎于CCP病毒”可怕的突变变种B.1.617″。印度卫生部于4月28日更新了抗疫指南,同时治疗无症状和轻微症状的患者。该机构新规定:无症状患者口服伊维菌素(每天200微克/公斤,空腹服用)3至5天;隔离病人的护理人员被指示”按照协议和规定服用硫酸羟氯喹做为预防”。

已有292项研究(219项是同行评审的)证明了硫酸羟氯喹作为对新冠治疗和预防的有效性。伊维菌素 有 93 项研究(54 项同行评审),也显示其作为治疗和预防新冠的有效性。 不可思议的是,由于新规定向印度广大人口推广了伊维菌素和硫酸羟氯喹,印度的冠状病毒病例急剧下降,主流媒体突然停止了对印度疫情的头条新闻报道。

是什么阻止了这些有效的 CCP 病毒治疗药物的使用?

与HCQ一样,尽管针对其他疾病已安全使用了数十年,但用于防治CCP病毒感染, 伊维菌素的使用在全球受到抑制,甚至警告。证明不存在有效的治疗方法, 是将实验性疫苗推向全球市场的唯一合法途径。这种对抗病毒治疗科学的压制为实验性疫苗的” 紧急使用授权, EUA”铺平了道路,并迫使无数患者在接受不到治疗的情况下, 在呼吸机上受苦,甚至死亡。

与伊维菌素及HCQ相反,瑞德西伟(Remdesivir)受到美国最高卫生官员,白宮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Dr. Anthony Fauci)的偏爱,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FDA获准治疗新冠感染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伟是吉利德制药公司(Gilead)的抗艾滋病毒药物GS-7340/特诺福维尔(GS-7340/Tenofovir)略有变化的副本; 它也是吉利德另一款抗艾滋药物GS-5734中的HIV逆转录核苷酸/核苷酸反转贴酶抑制剂. 在猴子身上作为埃博拉治疗方法进行了测试,但在动物模型中被发现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有效。

2020年初,吉利德开始检测其对CCP病毒的治疗效果。根据发表在《分子》杂志上的研究,其中的反转录酶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中的一种酶,以及许多将RNA模板转化为DNA的逆转录病毒”。 Gilead 于2020 年 6 月 29 日为瑞德西伟(商品名为 Veklury)设定了一个高价标签, 100 毫克/520 小瓶注射, 对有私人医疗保险的患者,一个典型疗程需花费 3120 美元拥提供。与相同疗程的HCQ治疗方案相比,HCQ的费用通常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少于40美元。

但是,福奇博士即没推荐,也不允许使用硫酸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等有效药物来保护公众健康和拯救生命,而是推广了低效,有风险,且昂贵的药物瑞德西伟和新冠基因疗法,即疫苗接种。这只能说明,福奇博士作为一个重要政府医疗官员, 有着非常昂贵的”个人品味”和悠久的腐败史。

国际伊维菌素研讨会

2021年4月24日至25日,苔丝·劳里博士(Dr. Tess Lawrie)在网络上主持了首届国际伊维菌素国研讨会。来自世界各地的12位医学专家在会议期间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审查了行动机制、预防和治疗方案,包括长期不愈综合症、研究结果和真实数据。 与会者均认为,如果伊维菌素在2020年被采纳且广泛投入使用,数百万人的生命本来可以被挽救,而大流行及其所有相关的痛苦和损失会迅速地得到控制。

劳里博士在闭幕词中说:”伊维菌素的故事表明,我们正处于医学史上一个非凡的关头。我们医生既往用来治愈病人的工具,以及我们与患者的联系,正被来自主流媒体的虚假信息和来自大药商的贪婪所破坏。” 她建议世界各地的医生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新的以人民为中心的世界卫生组织。


参考文献: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19570720301025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66354220302011

Review of the Emerging Evidence Demonstrating the Efficacy of Ivermectin in the Prophylaxis and Treatment of COVID-19 (nih.gov)

https://bird-group.org/conference-programme/

https://www.brighteon.com/a9b743b6-3309-48fd-b8eb-9e79f02f9795

CNN January 19, 2021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mkt_breakingnews/weight-adjusted-hydroxychloroquine-and-azithromycin-boosted-survival-of-ventilated-covid-19-patients-by-200-percent-study_3851028.html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5/elites-worried-covid-cases-india-plummet-government-promotes-ivermectin-hydroxychloroquine-use/

校对/发稿:小小安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yin2020
4 月 之前

伊维菌素英文名称? 谢谢分享

iamnothere
4 月 之前
Reply to  mayin2020

是 Ivermectin
FLCCC 官网,https://covid19criticalcare.com/

need_candy_now
4 月 之前

福奇有昂贵的品味和悠久的腐败史——精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