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传声筒】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两周年纪念(视频)

作者:纽约香草山香港部写作组

视频制作:文桥、希罗、文恩

2019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香港立法会提交审议一项法律草案,以向中(共)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等司法管辖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此提案源于2018年潘晓颖命案,因犯罪嫌疑人陈同佳涉嫌在台湾杀害女友潘晓颖后潜逃回香港。而当时香港法律无法向台湾移交疑犯,同时,特区政府宣称,原有逃犯移交条例不包括中(共)国大陆及澳门亦是“法律缺陷及漏洞”。草案甫经提出,便招致社会各方质疑和关切。草案主张香港与中(共)国大陆、澳门、台湾进行司法互助,此举危及香港原本的“一国两制”与独立的法律制度。同年5月20日,特区政府要求立法会绕过法案委员会,在6月12日直上大会审议条例,以下简称“逃犯条例”。

而在香港特区政府提起该草案之前,香港还发生了一系列引起社会极大争议的事件,这也是让香港民众对“逃犯条例”产生极大质疑以及抗拒的主要原因。2015年,香港发生铜锣湾书局事件,当时铜锣湾书店因出版敏感政治类书刊,导致书店股东同员工在2015年10月到12月之间接连失踪。其中,国籍为英国的书店股东之一——李波,更怀疑被中共特工直接从香港掳至中(共)国内地,连香港出入境署都查找不到他正常的出入境记录。随后2016年,书店店长林荣基从内地返港,向传媒揭露在中(共)国内地被拘押的内幕。正是由于香港和中(共)国内地之间没有罪犯移交条例,中共的秘密执法引来香港民间以及世界的广泛质疑。后来的肖建华事件,以及2019年1月香港政府公布的国歌法草案细节,都令到香港人对本地司法制度被中共一再侵蚀产生极度的担忧,从而使到香港人的民怨在“逃犯条例”一事上集中爆发。

6.9游行

“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通称“6月9日大游行”或“69大游行”,由简称“民阵”的民间人权阵线于2019年6月9日举办,旨在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简称,“反送中”)。

游行主办单位民阵于6月2日获取警方发出的游行集会不反对通知书,可于当天下午3时正出发,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中央草坪游行至金钟立法会综合大楼,通知书有效期至当晚23时59分。在游行当日下午2时许,由于游行人士已占集合地点——维多利亚公园草坪——达到八成,所以民阵提早40分钟,在2时20分出发,而最后一批在起点集合的游行人士于傍晚6时许出发。至晚上10时,民阵宣布游行结束。民阵在游行结束后公布,此次游行的参与人数达103万,该数字超越2003年香港七一游行人数约50万。

参加游行的人士大多表示,“香港一国两制根本已经死亡,尤其是送中条例若通过,等于是钉上最后一口钉。”他们还补充,“担心将来香港会和其他大陆城市变得没分别,”并担忧道,“条例若通过,会令在香港的人被移交中(共)国大陆接受不公平审讯。”因此他们认为,“这绝对是威权统治下的一个压迫,作为一个香港人,很应该在这天和广大市民一齐集合小力量,去向政府表达意见。”

此次游行口号基本是“反恶法”与“林郑下台”。

香港特区政府晚上11时许回应指,认同并尊重市民对广泛议题有不同的意见,但其表明,草案将于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二读辩论。

6.12游行

因为“6.9反送中”大游行结束后一小时,港府便回应将坚持于6月12日把修订案提交立法会二读。此举引发社会更大愤怒,港府也被批漠视民意。

12日早上7点半后,示威者佔据龙和道,之后将铁马移到立法会示威区警方防线外。示威者一度与警方对峙,警方随即施放胡椒喷雾。约在8点半,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胡志伟到场,邝俊宇用扩音器向示威者呼吁,不要冲击警方防线,因为立法会的出入口已经被包围,令立法会无法开会。

民间人权阵线原本申请12日在中信大厦外举行集会,并获警方发出的不反对通知书。12日当日,民阵在中信外设立“大台”,气氛平和。但在下午3点后,个别示威者冲击立法会示威区警方防线,警方遂以催泪弹驱散,并将催泪弹射向民阵「大台」方向,更在两边夹击中信外并无参与冲击的示威者。

当时,中信多个玻璃门被锁上,只保留中间旋转门和其中一个小门,中信门外的示威者面对两边的催泪弹夹击,无处走避,只能透过小门湧入中信大厦内。现场人士多次向现场指挥官发问,指出这样示威者根本走不到,警方清不到场,为何有这样的决定。警方并无回应,良久警方才停止在中信外放催泪弹。现场有人士头部被催泪弹击中受伤,一度昏迷。

期间,警方无差别向中信天桥上聚集人士以及海富中心外救护站等多处发射催泪弹,令到在场人士纷纷躲避,场面异常惊险。当天,有媒体记者也遭到警方射击。

当日因为示威者包围立法会,令到立法会12日无法正常开会,无法进行“逃犯条例”二读。

6月12日为回归后港警首次使用实弹射击示威者。警方事后指,该事件为“暴动”,并公布当日约施放150枚催泪弹、发射约20发布袋弹及数发橡胶子弹驱散示威者。

6.16游行

虽然特首林郑月娥于6月15日宣布,“逃犯条例”修订无限期“暂缓”,但仍未平息民愤。面对特首林郑月娥在“逃犯条例”上坚持“三不”(不撤回、不道歉、不下台),加上她坚持将“612示威”定性为暴动,及其以“天经地义”去肯定警队的清场手法等言论,无疑于市民濒临爆煲的不满情绪上火上加油。

6月15日港府宣布暂缓“逃犯条例”后,一名35岁梁姓香港男子因为不满港府仍未完全撤回“逃犯条例”而选择以死殉道。在金钟太古广场平台外,他留下“反送中”、“No Extradition To China”等对港府不满字句后跳楼坠亡。

民间人权阵线6月16日再发起第四次“反恶法”大游行,呼吁市民穿黑衫上街要求撤恶法,促林郑月娥下台。民阵游行于下午2时半在湾仔维多利亚公园集合,游行至终点金钟立法会外的添美道。本次游行共五大诉求,要求特区政府:一、不检控示威者;二、取消定性暴动;三、追究开枪责任;四、撤回送中恶法;五、林郑月娥下台!

香港市民对港府的极度不满直接导致这次参与游行示威的人数再创纪录!市民举起6.12当天示威者中弹血流满面的照片,又高呼“撤回”、“林郑下台”、“没有暴动 只有暴政”等口号。

民间人权阵线在游行后公布,周日的游行共有接近200万人出席。

民间人权阵线发出声明,批评林郑月娥以为提出“暂缓”修例就可愚弄市民,平息民愤,并没有为强推修例和警方“暴力镇压”道歉。

该声明重申,香港政府必须追究警方开枪责任,取消把周三(6.12)的示威定性为“暴动”,也要不检控示威者和释放被捕人士。

当日的游行体现出香港市民在参与集会游行人数创纪录的情况下仍然能保持和平理性地表达诉求的极高素质,上演了一幕幕互助友爱的感人场面,足以载入人类文明的史册。

后续

尽管香港人民通过多次创纪录人数的和平集会来表达诉求,但仍然遭到香港政府和中共政权的漠视和戏弄——二者一再使用缓兵之计和秋后算账式的方式来对待香港民众。他们不但歪曲香港人民的合理诉求,后来更扯下伪善的伪装,以大陆军警伪装成香港警察,对示威民众进行暴力镇压和抓捕,甚至是杀害!但历史不会忘记香港人民的善良和勇敢,也不会忘记中共政权和港共政府的残暴与邪恶!

视频制作:文桥、希罗、文恩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