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传声筒】手足—余下的路我们来走

香草山香港部  圣城传声筒

梁凌杰(Marco Leung Ling-kit,1984年3月7日-2019年6月15日),香港社会运动人士,曾参与雨伞革命与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在2019年6月16日举行的“谴责镇压,撤回恶法”大游行前夕,梁凌杰在金钟太古广场高位挂上标语横额示威,提出撤回而非暂缓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释放612警民冲突被捕人士,以及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引咎辞职等诉求,后于当晚从高处坠下身亡,成为反修例运动中的首名死者。

在太古广场外,15日都有市民前往悼念,警方则在场截查市民,以及警告违反限聚令。在旺角,有区议员原定今晚于旺角商务书店门前,播放反修例运动新闻片段,然而放映前电检处职员到场,警告未经电检批准的影片不可作公开放映。另外,自 2014 年占中后,驻足西洋菜南街的「旺角鸠呜团」,晚上摆放悼念梁凌杰的灯箱,却被食环人员连同其他杂物一并清理。

在梁凌杰两年前坠下逝世的金钟太古广场外,全日都有市民前来悼念。约晚上 7 时,太古广场外开始出现人龙,欲献花的市民更「打蛇饼」,全日至少共有 500 人到场,白花在太古广场外形成小祭坛。不少人在白花旁以便条纸写下心声,「浩气长存、痛心疾首」、「一直未忘你为港付出」、「光复香港、香港加油!」

警方于中午开始在现场戒备,除截查部分黑衣人士,亦数度一字排开筑起人墙,从祭坛推前约 100 米驱散在场人士。希望在坛前驻足静静悼念的市民,也被警员劝喻离开。警方由祭坛走到近龙尾位置,警告市民可能会违反限聚令,要求市民尽快离开。一些排队悼念的市民,一度被逼到马路边。

及至晚上近 9 时半,警方在太古广场内外继续截查黑衣人士,包括 4 名在梁凌杰祭坛附近的、胸前挂白丝带少年。警员以摄录机从头到脚、从正面到背面拍摄他们。其后又高声警告 4 人,指若见多于 4 人的聚集就会控告他们限聚令。其中一名被截查少女朱小姐指出,她们 4 人是朋友,原已打算离开,「明明得 4 个人,都咁样查,根本系政治打压。」

在太古广场内亦有 2 名黑衣人士被截查,赵先生提到在完成搜查过程后,问及警员何以截查他们,警员声称在太古广场外有公众活动、亦有人聚集,担心他们与聚集有关。

点评:

外强中干的港共政府通过操纵司法审讯、判重刑,媒体打压、恐吓,黑社会人士骚扰,警察阻吓等等卑鄙手段企图让香港人消声、忘却“反修例运动”这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历史。可是事与愿违,香港人反而会想方设法将这段真实历史好好保留并传播到全世界,就像他们已经守护6.4记念活动数十年一样。“反修例运动”里面每一位付出光阴、血汗甚至宝贵生命的手足都会被牢牢铭记!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和晴报)

新闻来源

编辑/校对/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