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黑森林想到李师师

华盛顿DC农场    三票先生Mr.3rights

今天听到郭先生直播谈黑森林的故事,不禁让我想起宋代的京城名妓李师师与宋徽宗、周邦彦的一段佳话。

话说有宋一代尚文抑武,是中国历史上文人最幸福的时代,唐宋八大家中有六人出自宋代,宋词更是与唐诗并列中国古代文学艺术的顶峰,就连花柳之地的青楼也飘扬着词情画意,青楼女子几乎个个琴棋书画音乐歌舞无所不能,有些女子还擅长诗词歌赋吟诗作对。名满京城的花魁李师师便是其中翘楚。

北宋的皇帝宋徽宗治国不行,丢掉北宋半壁江山不说,自己和儿子也被金人掳至冰天雪地的宁古塔受尽羞辱折磨而死。但他骨子里是个文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一手挺劲犀利的瘦金体在中国书法界中自成一体独步天下,江湖地位与苏黄米蔡齐名,如果他不是生在帝王之家,晚年一定颐享天年,享受一个伟大的人民艺术家应有的崇高荣誉。

徽宗既是文人艺术家,生性风流,皇宫的高墙深禁挡不住他。这位老兄常微服出宫流连于花街柳巷,一来深宫拘谨,家花哪有野花香,尝尝新鲜;二来寻常文人面见圣颜均循规蹈矩小心翼翼,哪敢流露半点文人情怀,高处不胜寒,而风月场所不拘小节,情投意合者又可解寡人寂寞。既是九五之尊,采花当采花中魁。而李师师亦是才高之人,对徽宗之才情仰慕已久,况且又是当今龙体。于是郎有心妾有意,二人终成月下之好。

怎奈徽宗毕竟有深宫高墙阻隔,禁卫深严出入不便,师师乃才貌双全之佳人,灵魂的寂寞远高于肉体之欲,岂能常守空窗,于是风流才子周邦彦填补了空缺。周公乃婉约派宋词之集大成者,才高八斗玉树临风,美男子中之上品,二人之交乃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千万别用世俗之心揣度,我笃信师师非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之人,其与徽宗及周公之交均乃灵与肉之交融,灵为先,肉次之。当然偷情之事亦尊卑有别,徽宗乃一国之君,而周公乃区区五品小官,相当于厅级干部,怎能和国家元首相比,徽宗自然有优先权。

一日徽宗身体有恙数日未顾,师师乃约周公小叙,二人相聚甚欢之时,忽闻徽宗至。周公大惊,若是被皇上知道他动了皇上的女人,恐遭杀身之祸,自己死了倒也罢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若是连累了女神师师于心何忍,于是顾不得憋屈翻身藏于床下。

这边厢徽宗握着师师的手含情脉脉地说,数日不见朕想死你了,今虽未痊愈但恐日后积压之公务缠身,怕你寂寞特来看你,给你带来了江南新贡的鲜橙。师师虽心不守舍,也为徽宗的一片真情感动,于是剥了个鲜橙分食。二人缠绵,焚香弹琴,腻歪至三更师师想着床底下还有一个人,就问徽宗“您今夜住哪里”,徽宗说已经三更了我要回宫,师师心有不忍说“已至三更,霜浓马滑,路上人少,您不如留下来吧”。徽宗毕竟身不由己,依依不舍地离去,浑然不知床下有人。

周公躲在床下,听着徽宗与师师情意绵绵,既心生恐惧又妒火中烧,五味杂陈,但毕竟是文人,情怀为先,也为二人的真情感动。终于熬至三更师师委婉送客徽宗离去,听着徽宗的马蹄声远,周公钻出床底,虽感尴尬,但看看沐浴着爱意的女神,心中又泛起了柔情,乘兴写了一首《少年游》,盘桓到天明方才离去。词是这样的: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帏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筝。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词的大意是:并州产的刀子锋利如水,吴地产的盐粒洁白如雪,女子的纤纤细手剥开新产的熟橙。锦制的帷帐中刚刚变暖,兽形的香炉中烟气不断,二人相对着把笙调弄。女子低声地探问情人:今夜您到哪里去住宿?时候已经不早了,城上已报三更。外面寒风凛冽,路上寒霜浓重马易打滑,不如不要走了,街上已经少有人行走!

不愧是婉约派大词人,偷听情人与别人偷情之事也写得如此优雅,师师非常喜欢,配上曲子经常吟唱。一日与徽宗幽会之时师师忘情地唱起了这首词,徽宗一听情景怎么那么熟悉,明白那天的约会被人知道了,就问词是谁写的。师师不敢隐瞒,说是周邦彦,并把那天的事如实告诉了徽宗。

天哪,这事要是发生在当今会如何?江青的前夫黄敬(原名俞启威)在中共当政后任天津市长,五十年代反冒进时被毛泽东严厉斥责“文人无行”,之后精神崩溃跳楼而亡。江青的另一个前夫唐纳终老法国不敢回国。“四人帮”垮台后中共调查与毛和江青关系密切的某凤,负责调查的中组部高官心想:太祖的女人果然细皮嫩肉姿色不错,动了色心想尝尝滋味。是否得手不得而知,某凤一怒之下愤而告之,该高官旋被免职不知所终。前几年央视台长李东生因动了高官的女人而身陷囹圄。估计看官都在为周公捏一把汗。

毕竟是在充满浪漫气质的大宋朝,毕竟徽宗也是大文人,有情怀有度量。他没有调查周邦彦的贪腐行为或者生活作风问题,只是做了一个很温和又不失体面的举动,把周邦彦平级调动到外地做官,好像是某地知府,相当于如今地级市的书记,一把手。在周邦彦离京赴任的那天,徽宗觉得情敌总算走了,兴致勃勃来看师师。师师当时不在,等了一会师师回来了,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徽宗一看心里明白了三分,就问是不是去送周邦彦了?师师回答是。徽宗心里酸酸的,但还是心有不甘,又问了一句:他又写了什么没有。师师说他写了一首《兰陵王》。徽宗好奇地说你唱来听听,师师就唱到: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来岁去,应折柔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听着如此美妙的词曲,徽宗居然忘记了这是自己的情敌所写,心中暗自敬佩周邦彦确实是当今大才子,心生恻隐之心,觉得自己动用权力胜之不武,还让心爱的师师如此难过,师师心里是不是会看贬了自己,心有悔意,但又不能朝令夕改。看着师师怅然若失远望窗外无心理他,于是他讪讪离去。过几日徽宗按耐不住思念之情来会师师,见师师面容憔悴日渐消瘦,于是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徽宗当着师师的面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立即调周邦彦回京掌管皇家音乐学院,官至副部级,居然提拔了!什么叫男人的胸怀,什么叫文人的情怀,什么叫贵族的气质!师师闻之破涕为笑,主动投怀送抱。徽宗抱着心爱的师师心里酸甜交加,甜的是师师终于高兴了对自己温柔了,酸的是这一切居然是为了自己的情敌!

数日后周公奉召回京履新,在面见圣上的时候两人四目相对,那眼神好像在说:好兄弟呀。当然他们谁先与师师相好谁是兄谁是弟已经无从考证,此后他们如何安排与师师相会也不得而知,只知道他们相处和睦。靖康之变后,周邦彦受蔡京排挤被贬出京城,不久郁郁而终。而师师为了救徽宗向朝廷捐出所有银两,也算是有情有义,最后听说与梁山好汉浪子燕青浪迹江湖过上了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唉,想想黑森林,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想梦回宋朝,只是不知道师师还在不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阅读本人文章请搜索“三票先生”

推荐阅读本人获奖文章:【6.4文宣】【三票专栏】让历史告诉未来——纪念新中国联邦成立周年 – GNEWS

+11
1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2020hope
15 天 之前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既使偷情嫖娼,也有高雅粗俗之分,有情有义与忘恩负义之别。

好像浪漫文人,不切实际,治国是灾难。企业家治国比较靠谱。

0
ZQ
ZQ
2 月 之前

咋一看以为黄段子呐,咋就没顺便讲讲江青毒害老百姓的黑历史,光两情人也无法为她平反

0
Xiaofuli
3 月 之前

李师师敢说真话是因为宋徽宗当年不是暴政

0
shelley7lucks
3 月 之前

作者对风流才子推崇备至,具备了成为现代周邦彦的一切条件,就差一个X师师了!!!弱弱地问一句:“你不怕包子吗?”

0
shelley7lucks
3 月 之前

琴棋书画对于现代青楼女子已过时,须会采访、主持、找钥匙!!!哈哈哈😄😂

+3
KO
KO
3 月 之前

妙!

0
喜马拉雅的微尘
3 月 之前

三票先生的文章真好!

0
RuthG
3 月 之前

我也喜欢宋朝,中国艺术的高峰,诗词到了顶峰

0
文雍
3 月 之前

大宋情结,盘点中国历史,也只有那个朝代有一点真诚与体恤

0
2020hope
15 天 之前
Reply to  文雍

加上“尚武”的元素就完美了,也许不会亡国了。

0
春 晖
3 月 之前

这个联想很有趣

0
RuthG
3 月 之前

长知识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