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吃不饱,绝不吃倒了— 康州盘古农场为新中国联邦战友把好饮食关

作者:英国喜庄园 AN

北京时间6月4日举行的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周年庆典活动,仅用一个多月的筹备时间,在世界金融的制高点处,组织这么重大、成功的新中国联邦人参加的第一次会议,而且要时刻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不确定威胁因素,其中的艰辛、感人故事太多了,但就战友的饮食保障方面,就足以窥见一斑。

美国小李是这次庆典大会的后勤保障负责人,他在5月20号就已来组委会报到。小李虽已经入籍美国,但这是他第一次来纽约。据小李讲,让他一个外地人来负责订餐,两眼一抹黑,这就像一个东北人去台湾订餐,而且还不是做这行的,所以极具挑战性。但让一个外地人来为全体战友订餐,恰恰体现了郭先生的大智慧,也可以看出郭先生对战友生命安全负责的良苦用心。庆典期间,一共需要订40多餐,为安全起见,不能在同一家饭店订餐,要经常换。小李深感自己的任务艰巨。安全第一,吃饱第二,“宁可让战友吃不饱,也决不让战友吃倒了”,这是郭先生与小李定的不成文的规则,他也是这么做的。

20号小李来纽约后,他先去饭店去看去试吃,就像郭先生提前在世贸中心102层为战友试吃一样,小李也是提前为战友试吃,回来后,再反复确认菜单。为战友订餐,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这次参会的战友有180多位,要尽量满足战友们的口味,比如有吃素的,还有对某些食品过敏的,都要考虑到。还有随时出现的情况,随时加餐的,还有一早送到各个现场的,都要随机应对。31号战友集中报到的那天,晚餐的供应一直到了晚上9点多。

6月2号的一整天,我本来计划借这难得的机会,尽量多采访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我先去一楼大厅找人,但大厅里没有一个战友。后来我才知道,几十位义工战友,在新世贸中心忙碌着,为第二天的庆典活动做准备。于是我想到了55楼的领饭处,在那里“守株待兔”应该会等到不少战友。于是我乘电梯上去,因为还没到吃饭时间,没有找到战友,反而是“抓”到了派饭的七八个战友,他们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就等战友来领饭了。于是我与他们交谈起来,知道他们全部来自康州农场。

康州农场这次来参会的战友共有十位,他们31号一早来到希尔顿酒店报到完毕,就找到了自己的队伍,加入了小李负责的后勤保障工作,集中到55楼为战友派饭。不要小看派饭这看似简单的工作,其中的责任可是大了去了。据战友讲,在狭长的走廊间,还有一个专门的电梯,现场派饭的战友要看好了这个电梯,防止有不相干的人员从这个电梯进来投毒。听战友这么一讲,我才注意到那个离派饭点挺近的电梯,每次当电梯的门打开的瞬间,我看到派饭的战友都马上很警觉地盯着出来的人。看来爆料革命三年多,特别是这一年多的CCP病毒期间,防止被投毒已成为了战友心中的一根弦。

参加庆典的康州农场的战友是一支非常团结、友爱而又极其认真负责的小分队,他们之间配合默契,行动间处处充满了温情、幽默,满满的都是爱。6月2号一整天,我在55楼领饭处呆的时间最长。战友领饭之前,派饭战友有人负责用体温枪给战友量体温,之后大家排队领喜欢的饭。我也看到前来领饭的战友,极少有挑三拣四的,有的战友过来领饭时就问,订的哪一种饭多,就给我哪一种,意思是把订的数量少的饭留给其他战友,多么替战友着想的爱心战友!康州的战友说最喜欢这样的战友,是啊,战友最爱的就是爱战友的战友!

下午我到一楼去,正好赶上订餐的酒店来送餐,我看见康州的两个战友守着两三箱子的饭,就问需要帮忙搬运吗,他们说不用。我坐在旁边看,有康州的战友在跟送餐的人交接,两个人负责看管饭菜,除了康州农场的人,不让外人靠近。一会儿,其他康州战友也从电梯里下来了,他们四个人一起把饭菜运上楼去。单就交接外面饭店送饭这一件事,也可以看出康州农场严格对战友负责的态度!就连我这跟他们聊了半天已经熟悉了的人,也不被允许靠近那些饭。

还有一件事,更能看出康州农场的战友做事是多么的认真。我们记者站有四位战友需要组委会定做记者证,我跟负责制作的老凯约好了去拿,老凯把证件放在了55楼领饭处,让康州的战友帮忙保管着。我上楼去拿证件时,我本来已经跟他们很熟了,但照样按规矩办事:先测体温,后确认身份,我还把我和老凯的通信记录给战友看了,这还不行,还要找到老凯再和我本人确认一下。不是一般的认真!我想把其他战友的记者证一块领了,免得他们太晚了过来,这也不行,要让战友本人亲自来领!有这样的战友把关,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宁可让战友吃不饱,也决不让战友吃倒了,这是对生命的负责,这是对战友的负责,这就是新中国联邦人应有的负责任的样子!

为康州盘古农场战友,点赞!


责任编辑/校对:华盛顿DC农场 光之子(沙加)
发 布:华盛顿DC农场 骑着毛驴来挺郭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