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时评】核电大跃进埋下的“定时炸弹”

作者/图片:Giselle

据美国CNN报道,中共国广东台山核电站可能已经发生泄漏。目前,第二大股东法国电力EDF已经向美国能源部求助,而第一大股东中核仍在试图掩盖消息。

台山核电站位于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市赤溪镇,2018年投入使用。规划装机容量为4台175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分两期建造,是中法合作的大型核电站。

台山核电站一期工程建设两台单机容量为1,750MW的欧洲压水反应堆(EPR)核电机组,由中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公司共同投资设立,负责建设和运营。台山核电站是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合资公司拥有,其中中广核(CGNPC)占70%,法国电力(EDF)占30%,由后者旗下公司法马通(Framatome)提供EPR技术支援。

对安全隐患讳莫如深

中共核电大跃进,号称5年超法,14年赶美,核电站遍地开花,然而却完全不考虑安全问题,所以出事是迟早的事。

核电专家王永庆曾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说,核电站选址比较苛刻,一般选择人少的地方,周围15公里为无人区,同时还要划定50平方公里的安全区,另外还有其他很多要求,包括必须满足相关的地质条件,不能在地质松软地区或地震带上建设核电站等等。

日本福岛县核电出事,就是因为福岛第一和第二核电站的地震安全设计水平,最高只有7.9级,然而却遇到了9级大地震。在我国重庆、山东等地规划的核电项目,也有类似的风险。

比如,重庆市政府联手中电投公司,计划投资千亿建设核电站,但是,重庆处于蓥山、长寿到贵州遵义、彭水等几条较大的断裂带之上,有中强地震的构造背景。重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地震发生在1856年的黔江,距今仅150多年,震级为6.25级。与重庆项目一样,山东乳山县核电项目也因地质和环境问题,遭受广泛质疑。

圈内人都知道,核电站的抗震级别要达到8级甚至9级,但那样的话,成本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在巨大的利益链面前,中共核电专家对这些数字从来都是讳莫如深。

高度垄断带来的隐患

据网易财经2011年3月15日报道,中国核电开发长期以来由中核、中广核和中电投三家公司控制,华能、大唐、华电、国电等大型电力集团只能通过参股投资核电项目、开发核电厂址。核电建设蛋糕已经被上述垄断企业把持,比如有望成为内陆首批核电的湖北咸宁项目、湖南益阳项目和江西彭泽项目,分别由中广核、中核和中电投主导投资建设。

另据媒体报道,目前我国的核电战略是在沿海试验,再向内陆(主要是长江流域)推行。不过在没有取得国家正式批文的前提下,地处长江流域的江西、湖北和湖南当地地方政府正在积极争抢成为“内陆首批核电站”,重庆、四川、安徽几个省也紧随其后,争取成为第二梯队。专家分析,地方政府热衷核电除了打算解决能源短缺的问题外,对核电投资所产生的经济辐射作用也寄予厚望。

2020年9月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核准了海南昌江核电二期工程和浙江三澳核电一期工程。两大项目有效总投资超过700亿元,将带动大量就业。

巨大的利益蛋糕也容易产生工程层层转包、质量控制漏洞、安全隐患等问题。

目前,中共国运行的核电机组共49台,分布在浙江、广东、江苏、辽宁、福建、山东、海南、广西等地,在北京也有高温气冷实验堆、中国实验快堆。这些区域大部分都是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区。

核事故一旦发生,不是死多少人的问题,而是影响多少代人的问题。核废料中那些高放射性物质半衰期超长,典型的例如铀-238,半衰期长达44.5亿年,钚-239,半衰期长达2.4万年,而10毫克的钚就能使人致命。

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造成的无人区、畸形生物,影响深远。核电站,不是光有技术就能做好的,还考验着一个国家的道德良心。因为核电站不但需要严格的技术,还需要工程建设、运行维护、环境安全等一系列严苛的支持,才能做到尽量安全。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https://www.163.com/money/article/6V6VRP2100254L4P.html

https://www.rfi.fr/cn/中国/20210614-中国台山-担心-epr-核电站发生放射性泄漏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华人民共和国核电站列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ISELLE

6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