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搬运】党管教授的黑社会统治体制不改,未来还会有无数个姜文华举起屠刀

小象:亚洲自由电台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深刻的剖析了上海复旦大学的教授杀害教授的案件,题为复旦血案:党管大学的作风不改 姜文华们会辈出。这篇文章将中共治下的知识界,文化界,教育界,学术界的真实情况展示给了大家,值得一看。下面是部分的摘要:

有复旦校友告诉本台,姜文华没有精神疾病,该校长期存在学术评判不公、打压人才等问题,心地单纯的学术研究者难以独善其身。6月7日,复旦血案事发后,警察在现场质问姜文华他的杀人动机,这位39岁、已经有些秃顶的青年教师神情镇定,略微凝噎,满是血迹的衣衫破烂不堪,“我在单位里面受到了很多(谣言),一直延续到现在,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并准确报出住处“武定路227弄18号402室”。

6月10日,复旦大学官网在首页醒目位置发布“沉痛悼念王永珍老师”专题页面,强烈谴责所谓“妄加猜测、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网络言论”,“王永珍同志的因公殉职,是学校的重大损失!”

复旦数学系毕业生:党管一切,人事倾轧,学术评定不公。

一位复旦数学系毕业生、熟悉王友珍书记及该院系人事情况的匿名消息人士告诉本台,姜文华没有精神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性格使然,加上周遭教研环境的压抑所致,“他应该在一个纯学术的环境搞专业研究,没有权力、利益和人事纷争,他曾和同事说在美国的日子是他轻松愉快的时光, 尽管回国前的工作让他觉得有些无聊没有方向感。”关于王友珍是否如网传所说窃取姜家文的科研成果,这位消息人士表示没有得到确切证据,数学系目前要求教职人员严格噤声,但是一位院系副教授明确告诉他: 这里“学术评定不公,人事资源打压,主张(权利)的渠道缺失。”他惋惜地说,两个生命的逝去,都是悲剧。如果不是这个党、这个体制,一切会不同:“一个受过超高教育的博士,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和没有其他选项之后让他操起了刀。这是体制的问题,是党领导一切的无知僵化,以及由此塑造的人性蜕变,姜的一些同事都多少认为他脑子回路有些问题包括王,这样的环境是可怕绝望的。”“当你决定回国,就是踏上了浴血奋战的名利场!你要充分做好被流氓学霸和土博士、基层领导打压、霸凌和迫害的三板斧!” 刘正介绍说,政工干部王永珍并非数学系出身,他于1994年-1997年在复旦攻读化学系硕士,毕业后就任于数学院团委,2009年后担任该院副院长多年。“在复旦大学六年,(姜文华)他年年完成了科研和教学任务,并且多篇论文在SCI上发表。在任何一个大学都满足了晋升和破格晋升教授的资格。奇怪的是:依然每年晋升教授的机会没有他。他依然没有请客送礼走关系,老老实实教学和科研,等待院领导和高评委们良心发现。”

姜文华200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他是谭永基教授的得意门生,曾获首届复旦大学校长奖。2009年获得美国Rutgers University统计学博士学位,2009-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2011年后在苏州大学任教,五年期满后任职复旦。研究兴趣集中于非参数经验贝叶斯、非参数回归、变量选取等等。

他在Rutgers大学的学长李毅发文回忆称,他是一个孤傲害羞、木讷并不善言辞的书呆子,一个纯洁的象牙塔里的人,“不撒谎也不会撒谎,不害人也不知道怎么害人”,“正因为他太干净,太善良,一旦遇到他认为的不公正,他完全不知所措,心里的反应会比普通人激烈,会有一些极端负面的想法。但他绝非是心理不正常的人,他会咬着牙,把咽不下去的那口气咽下去。”“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是我还是会相信他,他应该是受了很多委屈。”

复旦大学:党管人才,一票否决。

与海外高校不同的是,政治力量、导师的帮派和后台背景往往决定着国内教师的生死去留。

“中国大学党委书记的权力是最大的。如果要做学术,美国比较好:不用小心翼翼地揣测领导是怎么想的,跟德高望重的人可以直接说出不同意见。我们系里的老师很单纯、诚实、正直,这是一个会让好人过得好的环境。”陆绮说,“我在国内很压抑、刻板,到美国后自我的个性反而自然地成长出来,成长得更像一个孩子。”她曾经考虑过回国搞科研,被教师的政审考核所吓退,“我是2013年毕业的。当时打开各个中国大学的网站,都是红色的党建工作,让人看了很恶心,对我刺激蛮大。我出来之前老师就有点抱怨:复旦大学没有一个很稳定的思想和灵魂。一个大学还把毛泽东像放在校门口,对这个学校一点没盼头。”2019年以来,复旦大学章程删除“思想自由”“师生治学、民主管理”,强调党委领导校长。“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的校训精神已近消亡,徒留张维为、沈逸等左派民粹在台前尽情舔舐权力。2020年12月,复旦大学高呼“党管人才”,对师德失范的个人,执行“一票否决”,院系分党委(党总支)负首要责任,“逢进必审”“逢推必审”“逢评必审”。

上海交大前教师:我也想过杀人,最后竟不知该杀谁。

“中国高校不是做学问的地方,跟黑社会组织完全一模一样。大学行政人员是永久性职位,一线教研老师却采取聘任制。连学校派出所长的头衔,都是副教授。有专业的人才现在也削尖脑袋、往党政工的方向去蹦。”上海交通大学材料工程学院前教师杨军分外理解姜文华的绝望,他对本台表示,自己毕生的理想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地做研究,完成“材料动态失效理论”,然而,在中国大学没有保护赤子之心的土壤。多年来,杨军坚持举报同事薛小怀涉嫌剽窃、一稿多投、侵犯自己的名誉权,上报到上海交大、上海市府市委、教育部、中纪委和法院等部门。焊接所所长吴毅雄和党委系统却层层包庇、阮雪榆等五个院士无人说一句公道话,最终他被学校解聘,因为说实话而众叛亲离。“姜文华老师走到这一步,我当时也想走,逼得你无路可走。如果你没有收入、丢了工作、周围的人都离你而去,学院所有的人几乎都敬而远之,甚至助纣为虐……我是一个很谨小慎微的人,只想在自己的学术方面做一点事情,这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但是这最基本的一点奢望,都不可能在中国实现。”

杨军表示难以想象姜文华可能受过的屈辱,但是他可以从交大的做派一窥中国大学的本质,党员干部就是大爷,就是太阳,不服就搞死你,“完完全全是黑社会的流氓腔调。”时任院党委书记周平南奉劝他停止举报,“你不要鸡蛋碰石头!”他去面见校党委书记马德秀时,党委办公室的七八个人将他按倒在沙发上恐吓。“当你和一个学校或者一个国家抗争,没有人会帮你。从学术腐败,到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到了14年,我都不知道要杀谁。”2014年,他在上海长宁区党校举报韩正时被警察围攻,导致脑震荡和右手小拇指残疾。“这是我人生最惨烈的一次。姜文华老师人生最惨烈的一次是他动刀杀人,我是差点被杀了。”

参考链接: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kejiaowen/xx-06142021104929.html

整理撰稿:蓝精灵

校对发布:Penny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Gnews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