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刀客一议

作者:范海辛|校对:SilverSpurs7|审核:Beicy-数学老师|Page:小雨

复旦大学数学院一位老师,冲冠一怒为饭碗,一刀捅死了学院党委书记,引来江湖一片热议。那位老师叫什么名字不重要,网民只要知道他是复旦刀客即可。

该事件有何意义?如果只是那位老师的个人问题,譬如他的精神问题、情商问题,或者其学术能力问题;再或者稍微高一些,上升到社会层面的劳资问题,我觉得都没什么可议的。网民如此关心此问题,甚至还有他身边的一些同事、朋友所发的讯息,使我觉得复旦刀客后面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国家问题:中共国的科技创新为何总是不行?

当下制约中共国崛起有两大短板(软肋),第一个是硬通货,第二是高科技。如果美国还是川普、彭佩奥掌权,那么只要中美脱钩,那么这两个来源会立刻被掐断。没了这两个资源的支撑,中共国立马被打回改开之前的原形——一夜回到北朝鲜。

硬通货的问题,本文不议。中共国为何缺少高科技呢?我们不是有北大清华那样的世界一流大学吗?不是有像钟南山那么牛逼而且多如牛毛的两院院士吗?怎么离开美帝就整不出高科技了呢?

复旦刀客给出了答案。

原来这位刀客是复旦数学院聘请的“非升即走”的临时工,是不是这位临时工与数学院的党委书记个人之间有过节,我们外人当然不知。但是我们知道,数学作为一门基础学科,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特性——能在这个领域获得突破、做出创新的人,往往是一些高智商、低情商的怪人,譬如在中国家喻户晓的陈景润。这位刀客,据说也是如此。

数学是高度抽象的学科,与哲学有些类似。哲学领域有些大咖,也是处于天才与精神病之间的,譬如奥地利的犹太裔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他提出的命题,一般人是绝对想不到的。如果陈景润和维特根斯坦被中国大学聘为“非升即走”的学术临时工,那会是什么结局?

关键问题不在这些学术怪客的怪异,而在于中共国大学对于学术的友好与宽容能否达到西方的水平。我们这里,大学的行政官僚端的是铁饭碗,拿着不菲的薪水,管着一大批学富五车的大咖与怪咖。功成名就获得社会广泛认可的大咖,那自然没有饭碗之忧,可怜就可怜在那些还处于临时工状态的中青年学者。

中共国的科技创新长期成为短板,体制弊端难辞其咎。中国是个几千年一贯制的中央集权型国家,各行各业的体制基本都是一支笔,一言堂。所以,外行领导内行就成为必然。“非升即走”的外聘体制据说是从西方拷贝来的,但如同其他西方先进的、好的东西一到中共国就走样一样,这个洋人用来发现人才、培养人才的体制,到了中共国就异化了,成为主子管奴才,领导变老板的制度。

陈景润在计划体制下至少还有个饭碗,如果陈景润也在“非升即走”的体制下打工,大概率也和那些学术临时工一样,在被榨干后一脚踢走。西方所以很少出现复旦刀客这类事,在于人家的学校管理体制与我们不同。我们大学的管理体制,基本上是将军管丘八的体制,现在演变成老板管秀才、管临时工的体制。西方大学的行政管理人员是不是有铁饭碗,这个我没调查不敢说,但是我知道,西方在学术能力评估这个问题上,不是一支笔、一言堂的,而是有个同行评议的机制。即像陈景润与维特根斯坦这种“一根筋”的学术怪咖,那些评议他们的学术同行会惺惺相惜的。在这些学界同仁看来,虽然被评议的那人的学术方向、领域与自己的不同,但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因此被评议者的方向是不是有研究前景,该人的学术能力如何,自己是不敢贸然下结论的,这样一来在评议时有了专业考量的眼光,能做到相对宽容。这比中共国作为外行的政工书记一锤定音要合理多了。

这次新冠疫苗的研究中,《纽约时报》报道了一位来自匈牙利的美国女科学家卡塔林.卡瑞克(Katalin.Kariko),她的研究方向与当时那个领域里的主流不同。1985年在研究项目的钱用光之后她与丈夫以及 2岁女儿搬到美国的 Temple 大学继续博后研究。在美国的几十年中她从一个实验室转到另一个实验室,薪水从未超过 6 万美元,从未获得永久职位。她的丈夫曾计算过,她投入到工作中的时间用薪水计算相当于每小时赚到一美元。她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投入在 mRNA 上,相信 mRNA 可以指示细胞产生自己的药物如疫苗。她和同事 Drew Weissman 博士申请研究资金被拒,投到知名期刊上的论文被拒,而研究论文最终发表时并没有引起关注。制药公司和风投也没有兴趣。但是这次新冠疫苗的研究终于用上了她的研究成果,使得美国辉瑞公司能在短期内生产出这种低成本的疫苗。这说明,即使在经验科学和技术领域,也需要社会对科技人员的宽容。如果美国学术生态都是像复旦大学这样的“非升即走”般严苛,类似mRNA这条技术路线就会被学界认为是一条死路。

为此我还问了复旦在其他院系工作的朋友。他们认为,数学院的书记也许做得太绝了。他们一般都不是“非升即走”,而是搞“非升即转”,转下来的学者工资要低一些。我以为这样做就比较合理,如果数学院的刀客被转为工资低一些的岗位,恐怕也不会走上绝路的。

想想中共国大学招的那些黑人与穆斯林,与其在他们身上撒币,莫如像孟尝君养门客那样,多养些科技怪咖。这于急需补齐高科技短板的中共国又有何弊呢?

但是最大的担忧还是来自一支笔、一张嘴,外行管内行,一票定乾坤的错误体制。设想一下,大学里掌握学术实权的竟然不是党委书记,而是同行评议,这还了得?那些臭老九尾巴不要翘到天上去了?!

下面的官僚可以把“非升即走”修正为“非升即转”,但是面对一元化的管丘八的体制,他们也无能为力。谁要敢以同行评议来分党委书记的大权,一旦来了运动,吃不了要你兜着走!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点击阅读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欢迎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Discord官方群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