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大学校园的抗议活动遭到中共国警察暴力镇压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Mike Li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柯镇恶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明子
发布:康州盘古农场 – 彩虹 Rainbow


据《大纪元时报》 作者:NICOLE HAO,2021年06月09日报道:

6月7日和8日,中国一所大学的学生与警察和保安在校园内发生激烈冲突,被警察暴力镇压后,一些学生受伤流血。

江苏省东部的南京师范大学的本科生在校园内进行抗议,因为在得知中国共产党(CCP)计划将私立学院与职业学院合并后,他们担心他们的学历会贬值。

6月8日晚,南京师范大学私有的中北学院的学生吴华(化名)告诉中文《大纪元时报》记者,该校约有10700名学生。“警察、辅警和保安开始攻击我们(抗议者)。他们向我们泼水,把我们推倒在地,并把我们中的一些人抓到其他地方。一些学生身上有擦伤,还有一些人头部受伤流血”。

“他们(警察)不允许我们离开校园……一些学生被扣留在教室里。”

其他受访者告诉《大纪元时报》记者,6月8日一早,一大群武警部队人员进入校园,殴打学生并向他们喷洒胡椒喷雾。

过去几天,来自中国东部的浙江和江苏两省的15所私立学院宣布了一项“降级计划”,此前中共教育部在本月初下令这些学院在计划合并前将其大学学历从普通学士学位调整为职业学士学位。这项政策的出台,最初将影响约14万名学生。

中共国大学中的私立学院向学生收取较高的学费,并被认为比职业学校更有声望。它们也提供正规的学士学位。合并计划引起了私立学院学生的担心,他们的预期学历将被“降级”,从而对他们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获得一份好的政府工作或申请研究生课程的机会产生负面影响。

(视频请点击原文链接观看)

6月7日晚,江苏省教育厅宣布将暂停合并计划。浙江和山东省教育厅也暂停了合并计划。

6月8日清晨,即使在宣布暂停合并之后,在学生们还未得到该消息时,当局仍然加剧了对学生的镇压。当天晚些时候,学生们自愿退出了抗议活动。

校长被学生“扣留”

江苏丹阳警方于6月8日宣布,中北学院55岁的校长常青在6月6日下午至6月7日晚,被学生“ 扣留”了30多个小时。

但学生们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说,常青和学生们一起坐在一个讲堂前的地上进行抗议。根据社交媒体的帖子,学生们为常某提供了水、食物、手机充电器和纸巾。

6月8日,一位用户名为“薄荷猫”的学生在微博上发帖:“校长告诉我们,在等待[政府]给出结果时,他愿意和我们一起坐下来。”

相关帖子被从中共国互联网上删除,但海外华人复制了这些帖子,并在推特(中共国政权的审查制度无法触及的地方)上转发。

多所大学发生学潮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的学生是第一批抗议“降级”的学生。6月4日,他们聚集在大学校园内,呼吁大学维持他们的学历资格。

根据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学生们在他们手持的横幅上写道:“之江学生不会放弃。拒绝职本,还我普本。”

其他大学也出现了抗议活动。6月5日,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的学生在他们的大学校园内游行,高呼要求学校停止“降级”的做法。

6月6日,江苏省五所大学的学生开始抗议。在抗议活动进行的同时,学生家长前往省级教育部门,要求中共重新考虑这一决定。

(视频请点击原文链接观看)

在中北学院,约有3000至4000名学生于6月6日晚在一个讲堂前参加抗议活动。学生们还聚集在北门和图书馆前,他们总体上是和平的。

据吴同学说,第二天,约有200名警察到达并驻扎在校园里,同时封锁了学院。“他们(警察)不允许我们离开校园,这引发了冲突。”吴同学说,到6月7日晚上,警察袭击了学生,受伤学生流血不止。大多数学生留在现场,直到6月8日凌晨4点左右。

(视频请点击原文链接观看)

根据一名学生家长6月8日在中国国营新闻网站《观察》上发表的帖子,在6月7日晚上,当学生在校内被警察用警棍殴打时,许多家长被阻止进入校园。

这位家长评论说,“降级”的影响可能很大。

“这些学生的分数并不差……我理解他们对[降级]的不满,”这位家长写道。“[政府和学院]没有与学生和家长沟通过降级的问题。…[对学生的殴打]是非常恶毒和暴力的。”

在帖子的最后,这位家长敦促省政府进行调查,为学生伸张正义。

并校降级

中共国政权于2019年2月开始启动职业学士试点项目。根据该政权的计划,该计划将培训学生成为熟练工人和熟练技术人员。实质上,一半的培训时间应该会花在实践活动上。

一般来说,学生不需要有高分就可以报名参加职业学士课程。2020年5月,该政权鼓励私立学院考虑转型为职业学院。

1月22日,中共教育部出台了一项新政策,要求各大学设立职业学士课程,并称试点项目已经取得成功。6月6日,它命令私立学院将其名称改为职业学院,将其教育计划调整为以职业为重点,并将学生的普通文凭改为职业文凭。

根据教育部的计划,这一变化将适用于全国约186所独立学院。

【评语】:在学潮压力下,浙江、江苏教育厅先后发出公告宣布紧急喊停合并,学生们的抗议行动,取得了初步胜利。

冲突的表面原因是中共统治下的行政和教育制度习惯于朝令夕改,经常性搞一刀切,而学历与就业、考研挂钩,动了学历就触动了学生和家长的底线,最终变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共国经济增速下行成为一个难以扭转的趋势,突出表现在工业产能大量过剩、对外出口显着下降、“僵尸企业”不断增加、中小企业倒闭、资本外逃有增无减、失业人数快速增加等。

最新的官方统计数据表明,在增长下滑的同时,通货膨胀开始发威。这种被称为“滞涨”的经济增速下滑和通货膨胀同时出现的现象最令政策制定者头痛,它显示经济困难的顽固性,也意味着政府手中的政策手段越来越少。

今天出现的经济困难有多重原因,既有世界市场变化对中共国作为出口大国的负面影响,也有长期累积的结构性和制度性矛盾,更有当前的政策制定者和经济管理部门的错误。在中国,这些影响是多层次的:第一个层次,由企业倒闭和大量失业所带来的社会动荡;第二个层次,以危机应对为导火索的民众和政府之间、地方和中央之间、中央领导集团内部的矛盾激化;第三个层次,中共国政府所依赖的所谓“北京共识”和“中国模式”的破产,从而引起对现行的政治经济管理制度的全面质疑。

经济下行的第三个层次的影响也许更为根本,是一种长远的带战略意义的影响。中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增长的原因很多,其中包括:经济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参与国际分工的机会;中共统治的集权制度通过压制人权,尤其是劳动者报酬形成的低人工成本;通过污染环境和掠夺性资源开采将社会和其他成本向下一代公民转移,等等。

这些做法使得中国产品一时间在国际上具有“超自然”的竞争力。中共将这种无法持续的竞争力解释成制度优势,在全球大肆宣传“北京共识”和“中国模式”。其实所谓的“北京共识”和“中国模式”就是一种对政府干预经济和权贵集团掠夺资源和增长福利的辩护。

目前的经济困难可能导致“中国制度神话”的终结。集权政府不是中国高速增长的创造者,相反,在目前的困境中充分变现了它的瓶颈。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经济下行是正在出现一个经济拐点,也是因为过去的一些政治、社会、经济方面的欠账到了还债期。

中国近30年高速增长的趋势不再。随后而来的或许是人们对“北京共识”和“中国模式”的质疑。这对于共产党来说是一个灾难式的政治危机。

文章来源:https://www.theepochtimes.com/chinese-police-beat-students-to-the-point-of-bleeding-at-protest-on-chinese-university-campus_3849833.html

洛杉矶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