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曾支持港警的 “本转专”抗议学生被社会主义铁拳揍醒了吗?

作者:纽约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基于6月9日自由亚洲电台(RFA)的报道,今年中共国高校毕业生和高考人数分别为909万和1078万,创历史新高。在疫情肆虐和外资集体撤离的客观条件下,就业形式极度悲观。中共当局为了推进职业教育,以加强党的领导、推动多元办学、促进产教融合与校企合作,因此华东地区的部分独立学院改制就成为了当局下手的突破口。近日恰逢施行了25年的《职业教育法》迎来首次大修。6月4日,中共教育部颁发《关于拟同意设置本科高等学校的公示》,宣布将华东地区的浙江、江苏、山东等10多所普通本科大学旗下之独立学院,与职业学校合并转设成“职业技术大学”,而且是以先斩后奏、剥夺公众知情权和表达权的方式执行的,随即引爆了大规模学生的“拒绝职本、还我本科”之集体静坐、游行和请愿抗议活动,大批警察到场镇压、殴打学生。这些独立学院是:

  1. 江苏大学京江学院;
  2. 江苏师范大学科文学院;
  3. 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中北学院;
  4. 南京中医药大学翰林学院;
  5. 南通大学杏林学院;
  6. 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
  7. 浙江海洋大学东海科学技术学院;
  8.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
  9. 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
  10. 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学院;
  11.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信息工程学院;
  12. 山东财经大学燕山学院、东方学院;
  13. 中国计量大学现代科技学院等。

所谓的独立学院其实就是中共国教育产业化的怪胎,是挂靠在普通公办本科院校旗下由民营企业家创办的民办普通本科学院,本质就是“职业本科”。被挂靠的母校实质上就是母公司,只负责收挂靠费,不参与任何师资建设与教学活动,其目的并不是为了教书育人,而是为了捞钱洗脑。这类独立学院录的取分数线基本上就是专科分数线,介于公办本科院校本科与职业技术大学之间,其学费却比公办本科院校与职业技术大学高得多,动辄数万元。独立学院存在的市场基础正是捏死了这样一个社会心理:只够专科甚至职院录取分数的考生和家长,可以通过多花钱搭上本科的班车,而当局和资本家却可以通过教育这个幌子赚得盆满钵满,你情我愿,皆大欢喜。但独立学院在社会上的认可度却相当尴尬而惨淡,因此当局急于拨正自己亲自生下的这个怪胎,在没有任何预热的情况下推动独立学院的改制,拟将实为民办普通本科学院本质的独立学院之“普通本科”文凭降格为“职业本科”。原本这个“职业本科”毕业的学生考公务员、找工作等就业问题上就面临着严重的歧视,当局这一举动着实让学生和家长再也无法欢喜与淡定了。在中共国目前的就业机制和就业形式下,这一改制是影响学生一生的“终身大事”,当局拿独立学院开刀,一定会导致山呼海啸般的抗议和反抗,形成了自“8964”以来最大的一股学潮!

其中,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的抗议活动似乎初露“8964”学运和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端倪。在集体抗议活动的纲领和宣导上有格局和视野,打出了“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旗号,包括全面停止转设职本、禁止报复学生。在中共那长达32年的铁幕铺盖下,民主的火种在年轻一代学生心里并没有被完全覆灭!

本次学生抗争学历事件发生的时间适逢“8964”与香港“反送中”的周年纪念期间,导火索是6月4日中共国教育部颁发的文件,这些独立学院集体抗议活动都集中发生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纪念日6月9日前。32年前可能改变中国命运的“8964”学运,与香港同胞殊死抗争了两年多的“反送中”运动,被中共当局血腥镇压,被肢解得支离破碎。本次华东独立学院学生抗争学历事件根本无法与其相提并论,结局自然有所不同。

国家机器当局对群体事件的处理方法更是千篇一律。首先,封锁网络和压制媒体断绝真相传播,严格管控舆论,并对事出有因的学生抗议活动极尽歪曲、抹黑与污蔑。如6月8日,丹阳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说,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院长常青被非法扣留30个小时后被警察解救,遭到学生的现场录音举证反驳,原来是院长本人自愿来到学生中间直到事情解决的。为了快速平息本次学潮,为中共近在咫尺的百岁大寿迎来一个“祥和”的局面,当局派来大批警察武力清场,冲着学生眼睛喷辣椒水,拉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头发,用警棍围攻手无寸铁的学生,以武装到牙齿的社会主义铁拳将学生们打得头破血流,哭喊声此起彼伏,惨不忍睹。如果事情继续往下发展,杀人如麻的中共当局很快就会将其定性为国外敌对势力操纵的政治事件,并采用一贯使用的原始镇压手段,即用坦克、机关枪来平息这场事件就是“顺理成章”的结果了。

主管学生的老师和辅导员更是在当下极其艰巨的维稳局势下,怀着“将功赎罪”的心理,极力配合当局对学生的歪曲抹黑与污蔑,号召学生警惕境外势力,禁止发视频、递刀子到境外媒体,不然几年的努力就毁于一旦,想方设法在学生中收买和安插叛徒,对自己的学生极尽威胁、恐吓和打压,化整为零地分化并瓦解学生的集体抗议活动。

峰回路转,中共当局出其不意地做出妥协,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的中共当局,在规模和影响都远远不及“8964”学运与香港“反送中” 运动的本次学潮中,为什么早早就对学生妥协收场呢?在当前风雨飘摇、风声鹤唳的国际国内局势下,中共当局不得不为之罢了。6月7日,中共教育部出来放烟雾弹,宣布职业技术大学与普通本科高校还是同属一个层次,强调完成转设的学校将遵循“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截至6月9日,江苏、浙江、山东和江西省教育厅相继发公告称,暂停“合并转设”计划。浙江省教育厅党委书记引咎辞职,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升为一本院校,典型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越会哭奶越多。虽然事态趋于降温与平息,但同学们不要高兴过早,中共当局以退为进,秋后算账是他们的另一个绝杀!

从微博发帖记录来看,多位参与本次抗议的学生,曾经爱国爱党、岁月静好,自认是地道的“赵家人”,两年前发帖诋毁勇敢的香港抗争青年为“香港废青”,并力挺香港警察暴力维稳。其实在当局扔几颗糖过来就准备“见好就收”的这些学生,才是真正的可伶虫,他们更接近于“废青”,他们只索求眼前的“文凭”利益,并不想从根本上解决当下教育体制的顽疾和痼疾,更不会想到香港同胞死磕的民主、法制与自由。他们算是接受了内卷的残酷现实,却连躺平的抗争机会都懒得使用,这算是现世报吗?

尤其是这位微博名为 “李楷灿没我高” 的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当事学生,在回应网友的跟帖发问“你骂过香港废青吗?现在支持香港警察吗?”时称,“两者混为一谈你不觉得可笑吗?我们只是想要我们应有的普本而已。”随后删除了有关警察野蛮殴打学生的所有贴子,并急迫澄清自己的政治立场:“就觉得人生十几年来看到的世界,像是突然被撕开一道大口子,涌进来了太多之前没看到过的黑暗和委屈,这也算是在象牙塔中呆的太久被社会教会的一节课吧…爱国人士没必要逮着我狙了,别有用心的人也没必要来,我是中国人,我很爱我的国家。”典型的“废青”粉红本色,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松手就吹牛逼!

由于很多学生抗争没几天就放弃了,因此就有人戏谑、挖苦和嘲笑这些见好就收、经不起糖衣炮弹攻击的学生,当然这样很不地道,更不厚道。中共国教育就是丛林法则、成王败寇,其教学体系是为塑造奴才服务的,再加上信息封锁和舆论操弄造就了当代年轻人的信息茧房,缺乏独立思考能力,没有个性和理想,欠缺了血性和勇气,基本上是一个温顺、服从的机器人,而不是一个鲜活的个体。因此,这类学校培养出来的“五毛”和“粉红”比例很高,他们很难自醒,也难被打醒,即使到了南墙也难回头!

相信在这次华东学潮中被社会主义铁拳揍醒的学生不在少数,加上时下愈演愈烈的躺平主义浪潮,让中共几十年的洗脑教育几乎白废了,一下子让许多年轻人清醒了。但将本次学潮上升到这一代青年的启蒙和觉醒太过奢望,群体性启蒙需要一代人忍痛踩过荆棘、一轮轮趟过难关与险关,需要社会各界的整体参与和支援,需要系统性的纲领和不辱使命的核心团队。我们不赞赏这种饿了才哭、痛了才喊、游而不击、见利忘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游击战,没有对中共现行体制彻底的认识,就不可能有彻底的觉醒,只有绝大部分的同胞觉醒了,才能形成围剿中共的阵地战歼灭战,因此,迷茫的同胞们,加入文贵先生引领的爆料革命吧,剿灭中共的冲锋号已经吹响,灭共决战没你不行!

在墙内,我们不鼓励与中共武力抗争,但在当下不让站立反抗,又不愿跪下任命的局势下,一边加入爆料革命,一边躺平拒绝做奴隶给中共供血的举措,实为同胞们尤其是新生力量青年们最好的和平反抗方式,也是灭共最可行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此生灭共
1 月 之前

尽管我很喜欢暴力,但中共一遇到暴力就跪了,然后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人民很快就散了,妹的,我军士气好长时间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