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局长司法听证会上遭质询隐瞒闫丽梦博士提供的病毒真相情报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作者:青衣       校对:MIMI

在当地时间6月10日召开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议员马特·盖茨质询FBI局长雷为何隐瞒闫丽梦博士提供的病毒真相情报,为何不提供有关此事的情报和调查报告。雷对此大打太极,其官僚作风恍如中共,没有做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回答。尽管雷几乎等于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但这样的问询已将一些事实真相公布与众,或许可借此揭开FBI调查病毒来源所涉及的黑幕。

以下是马特对雷提出质询的对话内容:

马:主席先生,关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起源问题一直在被掩盖,比如,我们看到了福奇的邮件。今天七国集团(G7)呼吁重新调查病毒起源,我们看到,在拜登政府内部,依然存在着试图打压调查病毒起源的行为。我想搞清楚FBI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起源问题上的立场。

2020年4月28日,闫丽梦博士抵达洛杉矶机场。当时有一位联邦调查局(FBI)探员跟她进行了面谈。闫博士随后飞往纽约,而FBI探员从洛杉矶出发,跟随她前往纽约,并且该探员还在2020年5月1日和2日与闫博士(在纽约)进行了两次面谈。FBI拿走了闫丽梦博士的手机,那部手机里有闫博士和北京(中共)疾控中心主任微信对话的证据。这些对话证据可追溯道2019年12月,对话内容是关于中共军方参与了病毒的研发过程,尤其是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之间的具体联系。

雷局长,你是什么时候获知你的探员与闫博士有接触的?你是什么时候审阅了那些微信信息?

雷: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在这个场合提及任何具体的调查。但有两件事情我是可以说的,一是,我认为你和委员会都知道我一直在大声疾呼,并且我愿意继续对敌对国的反情报威胁发表我的意见。这些形式多样的反情报威胁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我认为这是我们美国面临的最严重威胁。

马:请问闫博士是这个威胁的一部分吗?

雷:呃,我再说一遍,我不想具体谈论任何特定的调查。我想说的第二件事是……

马:雷局长,这是为什么第一个问题非常重要。你知道的,回溯到2020年4月份、5月份、10月份,我们那时候还没有近60万人被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杀死。2020年10月14日,FBI探员安德烈·齐特曼(Andrew Zitman)带了一位科学家——这位科学家为FBI工作。(2020年)10月14号,他被带去纽约见了闫博士。这个科学家和闫博士开了近六个小时的会。你能告诉我们有关这次会议的任何事情吗?还有,就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起源,这次会面对我们有何启示?

闫博士来到美国已经一年了,而你却坐在这里说你什么都不能说!这简直是不可接受的。你没有向外界说明(FBI)是否有病毒起源的情报,而这些情报对美国人的安全和健康是至关重要的。

雷:我当然理解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但我再次重申,我必须非常小心谨慎,我不能谈论任何与具体调查有关的事。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的调查工作之外还有…… 我认为,正如国家情报总监最近公开所表示的那样,我认为甚至是总统先生本人
(也公开提及过),情报界一直在对此进行调查,但情报界内部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起源问题也存在分歧,我们正在深入研究这个主题。

马:雷局长,如果我们对此事放任不管,却说(对于病毒来源)众说纷纭,那么我们就无法让中共为病毒的事负责任。我们必须评估那些不同看法是否同样基于事实,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提供事实。你会把FBI对以下内容的科学分析提供给本委员会吗?即,闫博士的说法,闫博士提供给你的信息——北京方面(中共)对病毒起源的认知;中共军方的参与;以及甚至在事发之初试图抛出一个假基因组序列(RaTG13)来糊弄整个世界。

雷:我很乐意看一看我们可以提供哪些信息。我会让我的工作人员继续与你们接触,看看对于这个主题有哪些信息可以与你们分享。

马:那么我们就不能判断那些意见分歧是对是错了,这简直难以置信。FBI竟然不相信闫博士是可信的,又不相信她举足轻重。因为她早在(2020年)4月29日就到达美国了,你的探员丹娜·墨菲(Dana Murphy)那天把她的手机拿走了,我现在手里就拿着那张你们拿走那部手机的数据,在她的手机微信里有关于北京和中共的很重要的信息。

FBI探员并非天天都能跟着一位中国博士、爆料人兼证人,从洛杉矶飞到纽约。即使闫博士对这个病毒的分析是不正确的,但她站出来并表示要提供信息和揭露真相的这一事实,到今天都显得尤为重要。

此前,当闫博士发布了关于中共及其军方参与(制造病毒),以及病毒从实验室流出的声明,有很多人想诋毁她,你是否有能力认定,那种诋毁闫博士的行径属于中共所开展的反情报行动呢?

雷:我再强调一下,我们不仅对我们能提供的一般性信息要很小心——这些信息事关正在进行的调查,而且对展现这些信息的任何形式也要慎重,因为在某种情况下你可能接触到机密的情报,可能需要用不同的规格(去处理)。我很理解你为什么有这样的疑问,我向你保证,我会回去跟我的人一起,看看我们能提供哪些信息,以及需要采取何种形式来提供信息。

马:这会有很大的帮助。

此时马修的问话因为时间限制,被听证会主席打断。随后马修表示需申请一个全体无异议同意。马修说:“谢谢主席先生!就闫博士的手机被FBI探员丹娜·墨菲拿走的那个来自司法部的收据,我想得到全体无异议同意。” 最终,马特这一申请无人反对获得同意。

从上述对话中可以看出,FBI局长雷对于马特议员提出的各种有理有据的质询,完全采用一种回避态度,没有做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回答,都是用一些官话予以搪塞,令人看到了美国政府机构里也同样有着犹如中共的那种官僚作风,又或许他原本就是深陷有关病毒调查背后的黑幕,根本无法面对和回答马特犀利的质询。

由于时差关系,笔者只听了听证会的上半场。在各个议员就有关芬太尼、1月6日国会山事件,枪支、“白人至上主义”等等一系列问题提出质询时,FBI局长雷的回答几乎都是同一套说辞——“我不能跟你讨论具体的调查”;“我要与我的人商讨后看看能提供些什么”;“这涉及到正在进行的调查,所以我暂时不能提供信息”等等,完全是一种应付的态度。

多年以来,中共国发往美国的芬太尼对美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芬太尼每年杀死数万美国人,无数家庭因此被毁。而FBI居然至今都不能就议员对此提出的质询,给出一些实际调查答案。如今,中共病毒已经肆虐全球一年半时间,仅美国就有超过60万人死亡。对于闫丽梦博士提供的有关中共病毒真相的情报和证据,FBI对此所进行的调查结果究竟如何?为何不上报和分享情报?难道也要像对芬太尼这样,十年后还在调查中吗?那时美国会因中共病毒死去多少人?那时美国还存在吗?!

当一年多前在爆料革命和法制基金的奠基人郭文贵先生的周密安排下,全世界第一个冒着被中共灭口的危险站出来,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从由中共国控制的香港被解救出来,来到全世界都认为是最自由、民主、安全的美国后,我们这些政治小白们曾天真的认为,闫博士安全了,而闫博士所掌握的证据和情报能很快唤醒美国和世界,能很快揭穿中共用中共病毒这一超限生物武器荼毒全世界的罪恶行径,中共也将因此很快走向灭亡。但是,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我们太天真了,我们太不了解世间的丑陋和政治的黑暗了。

在我们认为三权分立,司法最公正完善,情报最发达及时的美国,在政治的操弄下,事实真相也是可以被掩盖的。在丑陋的政治纷争中,美国百姓的生命也一样如草芥一般。像福奇之流掌握科学和医学话语权的人;像雷这类掌握情报调查话语权的高级官员;以及那些掌握舆论话语权、利欲熏心的大科技媒体公司,他们真的可以一手遮天地隐瞒事实真相,致使有关中共病毒真相的证据和情报以及相关调查,一再被拖延,被忽视、被掩盖。

正如郭文贵先生所说,从2017年起,爆料革命就一再给美国传递信息,而事实证明这些信息都是真实可信的。然而中共政府却控制了美国媒体、一些政客、科学家和政府机构的某些人,导致出现不去调查爆料的真相,却去调查爆料的人!美国这个国家已经完全被中国共产党渗透和绑架了,何其悲哀。不过,郭先生也同时表示,对美国的法律不要失去信心,对美国的国会议员也不要失去信心,要有耐心。是的,中共可以渗透某些人、某些机构,但却不能渗透、腐蚀和收买所有人、所有机构和整个美国。

我们欣喜地看到,美国还有像马特这样的议员站出来戳破FBI的黑暗;美国还有像纳瓦罗、班农、肯尼迪等等这样的政治家在不停地大声呼吁和揭示病毒真相;美国还有一批像塞林博士、福林将军这样坚持真理的科学家和军人一直在努力调查真相;美国还有像比尔·格茨、娜塔莉、拉希姆、玛丽亚、塔克这样有良知的媒体人站出来揭露真相,唤醒民众。这些人是美国真正的爱国者,是美国精神的捍卫者,也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最坚定的支持者。有他们和我们在,病毒真相就无法被掩盖。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拖延和掩盖了对病毒真相的调查,FBI局长雷或许都应该承担他应负的责任。不知他会否成为福奇第二,那么他的下场也将如福奇一般惨淡。无论雷如何打太极,病毒真相都必将大白于天下,因为有上述美国各种正义力量的坚守和努力,有我们爆料革命在,有我们新中国联邦人在郭先生的带领下,在闫博士、路德先生等人的引导下,坚持不懈地传播真相,美国和世界就终将会醒过来,病毒真相也最终会被揭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链接:

  1. https://twitter.com/RepMattGaetz/status/1403028196208087052
  2. https://twitter.com/DrLiMengYAN1/status/1403095608680910850
  3. https://twitter.com/realcolidorra/status/1403149445361930242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