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闫博士去年入境美国时究竟经历了什么?——众议员质问FBI雷局长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新生

6月10日,郭先生一大早就发盖特谈到,“今天上午10:30在国会山询问关于闫博士来美国,以及她给美国政府的报告的有关事情!说明了什么?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走到今天实在太不容易,无数个背后的伟大的、有巨大成功的影响力的、美国欧洲、以及默默无闻的战友们!是我们真正的英雄!永远永远都要感恩感激他们!”

从路德社的节目中,我们也大致了解到闫博士一路从香港来到美国的曲折经历。郭先生提到,闫博士4月28日抵达洛杉矶机场,立即就被国土安全部搜身、盘问,还扣押了随身的电子设备。她抵达纽约之后,洛杉矶国土安全部及联邦调查局(FBI)的特工还一路追到纽约,砸她的门,后来才有了律师陪同面谈了四天和班农先生睡在地板上的事情。最后FBI说,他们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开始调查这个刑事案子,因此我们最终选择了上媒体。之后才有了闫博士接受福克斯、大全新闻等各家媒体的现场采访,才能大范围地将真相带给美国人和全世界。

截止今天,新冠病毒在美国已经导致了三千四百多万(34,267,160)起感染以及六十一万左右的病患死亡(613,556)。我们不禁要问,联邦调查局(FBI)作为本应守护美国公民安全的一个重要部门,在去年四月获取了闫博士提供的如此重要的情报之后,他们究竟做了什么?根据网络资料显示,截止去年五月底,全美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为一百七十七万,死亡人数为十万三千余人。试想,如果从去年四月起,美国各界能够重视闫博士的情报,加强防范,那么,全世界及美国无辜丧生的人数是否会少一些?全世界及美国的经济会否受到的创伤也能小一些?

今早国会山的司法听证会上,来自佛州第一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马特-盖茨议员(Rep. Matt Gaetz)挺身而出,质问联邦调查局雷局长(Christopher Wray)。盖茨议员指出该局在处理这个极其重要的案子上的“不作为”。事实上,马特-盖茨议员一向仗义执言、不畏邪恶,能够在国会上说出真相。据消息显示,他本人也在2020年11月7日左右查出了新冠病毒感染。

从听证会的形式来看,每位发言人仅仅有五分钟,时间有限。在盖茨议员结尾时,他还在据理力争,因此才能达成一个共识,要求会议将联邦调查局查扣了闫博士的手机这一点记录在会议档案当中。

从问答的情形来看,雷并没有针对闫博士的案子做出具体的评论,只是搪塞说,对于正在调查的案子,不宜透露太多,有可能涉及到绝密信息。但他重申了自己反共的立场。雷局长承诺,自己会回去局里研究下哪些消息可以透露,将会与议员的工作人员对接。此外,雷局长同时提到,美国情报界对于病毒来源存在争议。

在此,笔者想问,是否存在争议就意味着相关机构可以搁置情报、不闻不问,放任民众感染病毒,无辜丧生?我们也不禁要问,雷局长是不是也和福奇博士一样,是沼泽地里的一条大鳄鱼?

根据公开资料,雷局长在上任之前,做了多年的律师。2005年至2016年间,他曾在King & Spalding律师事务所位于华盛顿特区和亚特兰大的分支机构担任诉讼合伙人。该律所曾经在2018年代理了刘特佐的案子,而刘特佐又曾经伙同共和党大佬布罗伊迪(Broidy),试图游说美国各个部门同意遣返郭先生。此外,2019年5月,雷局长还挑选了他在律所的同事保罗-墨菲(Paul B. Murphy)担任自己在FBI的幕僚长。巧合的是,此前的幕僚长扎克-哈蒙(Zack Harmon)也是出自于同一间律所。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详情内幕,值得我们深思。


以下为国会听证会文字实录:

马特-盖茨议员:主席先生,关于冠状病毒的起源,各方一直存在着隐瞒——我们在福奇的电子邮件中看到了这一点,我们从七国集团今天呼吁重新调查这些电子邮件的来源中看到了这一点,我们从拜登政府努力压制对冠状病毒来源的调查中看到了这一点。我想弄清楚,联邦调查局站在哪一边。
4月28日,闫丽梦博士在洛杉矶机场降落。当时,你们的一名探员采访了她,然后她去了纽约。当闫博士到了纽约,你在洛杉矶的特工跟着她到了纽约,并在2020年5月1日和5月2日都进行了谈话。联邦调查局还拿走了闫丽梦博士的手机——博士在手机上展示了她与北京疾控中心主任之间的微信通信的证据。该通信证据可一直追溯到19年12月,关于中(共)国军方参与开发病毒以及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具体联系。
雷局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们机构与闫博士的联系的?你是什么时候审查那些微信信息的?

雷局长:对于任何具体的调查,我不确定我可以说些什么。我想说的是,这里有几件事需要明确。第一,我想你知道,我想委员会也知道,我一直非常直言不讳,而且我打算继续非常直言不讳地谈论反情报威胁,这种威胁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各种形式。我认为,这是这个国家面临的最重大的威胁之一。

马特-盖茨议员:闫博士是这种威胁的一部分吗?

雷局长: 好吧,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具体谈论任何特定的调查。但我要提到的第二件事是(被打断)

马特-盖茨议员:为什么这很重要呢?关于第一件事,雷局长,你知道,早在10个月前,在2020年4月和5月,我们还没有近六十万人死于冠状病毒。2020年10月14日,联邦调查局特工安德鲁-津曼带着一位与联邦调查局合作的科学家在纽约与闫博士会面,他们会面了近六个小时。你能告诉我们有关那次会面的情况,以及那次会面告诉我们任何有关这种病毒的起源的情况吗?一年后你坐在这里说,你不打算告诉我们是否有关于病毒起源的信息——这对我们美国同胞的安全和健康非常重要——这是根本无法接受的。

雷局长:我当然明白这个问题的重点。同样,我必须注意,不要讨论具体的调查。我要说的是,除了我们的调查工作外,我想最近国家情报局和我想甚至总统本人都公开表示,情报界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情报界内部对冠状病毒的起源有不同的看法。

马特-盖茨议员:完全理解这一切。我正在努力解决这些分歧。

雷局长: …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马特-盖茨议员:如果我们甩手放任不管,好吧,有意见分歧,我们就无法让中共负责。我们必须评估这些分歧是否有类似的根源。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提供事实。你能否向这个委员会提供联邦调查局对闫博士的说法所做的任何科学分析?关于她向你提供的信息,关于北京(中共)方面对这种病毒起源的了解,他们军事部门的参与,甚至在发展的初期,(中共)试图向世界展示一个假的基因组序列的工作。

雷局长:我很乐意看看我们能提供什么信息。我将让我的工作人员和你的工作人员保持沟通,看看我们能分享什么信息。

马特-盖茨议员:如果我们不看那些潜在的信息,我们就无法确定意见分歧的正确性。但很难相信,联邦调查局不相信闫博士是可信的或重要的,因为她在4月28日降落时,你的特工丹娜-墨菲在那天拿着她的手机。我有你的部门拿到手机的收据,上面有微信信息,有关于北京和中国共产党的非常重要的信息。而且,联邦调查局特工从洛杉矶飞到纽约,跟踪一个作为举报人和事实证人的中国医生,这并不是每天都有的事。即使闫博士对病毒的技术分析是不正确的,但她出现并表示她想提供信息和说出真相,这在今天看来是很重要的。现在,当闫博士对中国共产党和他们的军方参与实验室病毒泄漏作出这些声明时,我们有许多人试图诋毁她。你是否能够确定,诋毁闫博士的努力是否是中共反间谍工作的一部分?

雷局长:同样,我想持谨慎态度。关于任何一种正在进行的调查,我们可以提供一般信息,但也要注意这些信息将以什么形式出现。因为在某些情况下,你可能会触及绝密级别的东西,这可能需要一个不同的形式。所以,我当然理解你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让我向你承诺,我将与我的人回去看看可以提供什么信息。如果我们可以提供任何信息,我们需要权衡它必须采取什么形式。

马特-盖茨议员:那非常好。等一下,主席先生。你让其他人都超时了,他们发言可以获得一致同意。

主席:这位先生的时间已经过了。

马特-盖茨议员:你没有平等对待每个人,主席先生。我的意思是,你超过了时间,另外一位先生有点超过了四十五秒。

主席:时间已经过了。有请多伊奇先生。

马特-盖茨议员:我只想获得一致同意,主席先生。

主席:你想要一致同意什么?哦,好的。我很抱歉。

马特-盖茨议员:只要一致同意就可以了。

主席:好吧。好吧。

马特-盖茨议员:谢谢你,主席先生。

马特-盖茨议员:我寻求一致同意,将美国司法部的收据记录在案,闫博士的手机是由联邦调查局特工丹娜-墨菲拿走的。

主席:没有异议。没有异议。这位先生的时间已经过了。多伊奇先生?

参考阅读:

FBI Director Wray Testifies on Oversight of the Bureau

U.S. Probing Whether Malaysian Fugitive Laundered Funds to Pay Chris Christie and Trump Lawyer

FBI’s Chris Wray Picks Another King & Spalding Partner as Next Chief of Staff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