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404】都这样了,还上什么狗屁大学

(以下内容由发布者个人引用自互联网,以供读者自行品读思考,其中观点不代表G-News平台意见。)

作者/发表时间:诗文换酒/2021年6月8日

1

现在考大学的孩子,都是零零后了,很多学生家长,肯定是80后。

我记得 ,我们80后这一代,可是被很多人寄予厚望的一代人,希望我们能改变时代。

某某后这个词的滥觞,就是报纸上对80后一代人的描述开始,那时候,还是一个多么年轻的词。

这两天正在高考的同学们,家长至少也得是70后吧。

可是,为什么这些年轻的家长,还搞这一套?

跪地烧香、祈祷、穿旗袍、拿竹子!

这些年轻的家长们,不但没有改变世界,还完整地继承了老一辈疑神疑鬼,信神信鬼的弱智特点。

确实,70、80后,这两代人,都到四十左右了,也该都信命了。

毕竟能把11月11日搞成光棍节,5月20日搞成情人节,平安夜吃苹果保平安,也都是这帮人。

疑神疑鬼的程度,都快赶上我们村里的老头子了。

我村一个故去的老人,据奶奶辈讲,此公做点小买卖,到处摆摊。

他非常讲究,只要清早出门赶集,遇到的是女人,他一定不去做今天的买卖,原因很简单,女人不吉利。

如果遇到一个叫元宝的男人,那他会高兴得跳起来。

可惜,此公最后,是穷死的。

信神信鬼,疑神疑鬼,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运。

可惜的是,他到死的那一天,也没有总结下,自己疑神疑鬼的一生,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有这样的家长,言传身教长大的同学,除非自己能够反思总结,要不然,重新成长为一个跪地求神的庸人,已是大概率。

这一代的家长,不但没有培养出,可能改变世界的孩子,连我们的孩子,可能都没救了。

2

中国有好大学。

可惜,不是现在,能称得上好大学的,那都是在一个很远很远的时代了。

那时候,老师像个老师,德高望重,学术精深。

那时候,同学像个同学,朝气蓬勃,求知若渴。

那时候,很遥远,我们时常,称呼他们为万恶的旧社会。

那时候,也实在不太遥远。

那时候,我们80后刚出生,也是我的朋友老管,在武汉大学上学,对着他们学校的校花流口水的日子。

那时候,他们学校有个好校长,也是现代唯一的一个能让全国人民都叫好的校长,他叫刘道玉。

到我2000年后上大学,已经变了。

大学,没有了学术,没有求知若渴,没有老师主动和学生交流。

只有蝇营狗苟,只有到处钻营,只有为了工作,拼命考证。

如考上公务员,能和范进中举后一样疯狂。

唯独,看不到我们在上的是一个大学。

下了课,老师们,都神奇地消失了,和同学再无交流,像两个不同的生物一样,有了生殖隔离。

下了课,同学们,都神奇地坐电脑前通宵玩游戏了。

看书,是不存在看书的,像我这样喜欢看书的,倒是神经病一般的存在,只有到了考试的前几天,才会有在老师划重点后的看书。

逃课非常严重,甚至我们一节课,只有我这个班长,和另外两个女生去上的课。

我的老师龚泽军博士,看着下面坐着两三个学生的教室,居然也能激情澎湃,声若洪钟地上课,到现在,我都佩服他。

我还记得,他那次,给我们上的课,是重庆地方文化。

以我在985大学混了四年的经验,现在的大学,大多不值得上。

唯一要上的原因,很多工作,都要大学文凭。

如果社会上的工作,可以不要大学文凭,或者能让中国的孩子,都可以去上国外的大学,我相信,中国的很大大学,是要立马破产的。

因为再也没有学生,去上个一个既不研究学术,也不能教一技之长的大学的。

我读计算机专业的同学,为了能在杭州上班开发软件,不得不去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培训班,就知道大学教什么了。

大学,既不能培养学生思考能力,更连作为一个合格的职业培训机构都不如。

3

就这样的大学,居然,还试图在争取国际大学排名上,投机取巧。

大学的国际排名,有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吸引国际留学生的数量。

其他国家的大学,吸引留学生靠的是学术能力,教育质量和高精尖的科研能力。

而我们呢?

大学老爷们,脑袋一拍,开始大量进口各色洋垃圾,来充斥各种高校,进口洋垃圾的法宝,也很简单,砸钱。

第一个这么干的人,简直牲口不如,可怕的是,第一个人这么干了以后,其他大学纷纷效仿,到现在,也没有人出来喊一声停,可以看出这作弊般的玩法,多合他们的心。

更可怕的是,从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开始,其他大学玩得更等而下之了。

如果我的女儿上大学,要是被学校领导,吩咐干这样的事情,我,我一定能把安排的人,恢复到他爹妈生他之前的细胞状态。

考上大学,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记得,我在大学混的时候,有一个韩国来的女同学,叫朴银志,是个女生。

她的汉语水平,也就相当于小学六年级。

可是,她却天天和我们一起上课,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

不过,她在我们学校上得不爽了,转学去了重庆邮电大学,那转学,比我们幼儿园转园还简单。

她走以后,又连续来了六七个韩国和泰国的留学生,和我们一起上课。

他们分别是闵善瑛、金太钧、李澈圭等同学。

以他们小学六年级的水平,居然和我们中文系的同学,混了几年。

而且,他们都顺利毕业了。

昨天,看到网易的一篇文章,说每个国外留学生,来我们这里留学,一年给十万块纯属谣言,因为一年,给的是二十万。

大学时,我是贫困生。

每年都有那么几天,我作为一个总要欠点儿学费的同学,会和其他没有交学费的同学,被张榜公布在学院大门口,犹如杀头后挂城门口示众一样。

那种耻辱感,让我真的有很多次,想学复旦大学的青年教师昨天那样,把刀子磨锋利点,铤而走险。

知道留学生们,居然花钱买来的后,那种愤怒,是可以毁天灭地的。

4

各种洋垃圾,开始在大学里面到处祸害人。

不仅仅是传播艾滋病,还有很多无知的中国女大学生,被他们玩弄后抛弃。

甚至是强奸。 比如这样的,两个中国女大学,夹一个洋垃圾,是什么操作?

可是,大部分时候,就是没有人管这些事情。

而留洋回来的各种青年教师,不管是读了博士,还是学术研究颇有成就的。

都在大学全新的聘任制度下,艰难度日。

对洋垃圾们疼爱有加,对青年骨干教师和中国学生,敲骨吸髓。

只聘任六年时间,没有达到学校的各种严苛的考评,直接喊人离开。

而在这六年的任期内,有编制时代留下来的学阀老爷们,竭尽各种压榨之能事。

为了争所谓的大学排名,要搞各种学术垃圾一样的科研项目,要发表一些严重不靠谱的所谓核心期刊的论文。

完全违背做学术的基本规律,以大跃进式的架势,要求青年教师出所谓的成果。

如果没有,那么,对不起,只有走人。

这些作为大学上课主力的年轻教师们,只能一门心思地搞那些和学术毫不沾边的项目,真正用在给学生上课的时间和精力,反而非常地少了。

那么,这样的大学,上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终于,还是有一个大学青年教师扛不住了,在被解聘后,他终于把磨得锋利的刀子,割向了别人的咽喉。

每一个爆发出来的小问题后面,都是一连串的大问题。

可惜的是,我们从来都没有反思。

我相信,对青年教师的盘剥,还会继续。

一切的问题,都将继续。

因为,我们不但没有申诉的渠道,我们也缺乏发泄的途径。

公平,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不过,每一个严重的问题,总是有那么一个神经病,出来彻底地撕开面纱的。

特别是一个备受委屈的神经病,会磨刀以后,干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

大学已经完全不像大学,倒是很像一个名利场,还是一个吃人的名利场。

那么,这样的大学,还上个狗屁啊?

反正都是搬砖,上那么多学干什么!

如果知道我的后半,是靠码字谋生,高中毕业,我就不应该读书了。

大学没有让我学会任何东西。

我码字的能力,都是自学的。


新闻线索/采集:Peter wong
编辑/校对:Peter wong
排版发布:墙内心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