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观点】中共是如何控制国家的?——制度与机制层次的透视(上)

作者:纽约香草山教育部 文不破

(庆祝伟大的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周年)


 一、 引言

郭先生在2021年5月16日直播中提到,中共军方头子迟浩田早年间与他分享中共统治的奥秘:“共产党要达到共产党员控制这个数量,就是在全世界和在国内达到两个指标,第一所有的武力、所有的国家力量要100%在党控制下;第二所有的资源包括财富,所有人都要100%的在党的控制下。这两个100%完了,他说中国任何人都不可能再造反,因为精英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就觉得和你不一样,给共产党员带来的优越感和共产党员这种你这所谓的党员相吸、命运共同体、垄断资源的优越性和傲慢性,共产党这招太厉害了。”[1]这段讲话透露的信息量极大,进一步剖析,就是中共通过党组织垄断暴力、控制国家、垄断资源分配权、吸纳—绑架精英等“四大板斧”来实现所谓的“社会长期稳定”[2]本文的要旨就是从纵向制度与横向过程两方面透视中共到底是通过什么样的制度、机制、方式等控制了国家公权,蹂躏国家公权,以全景呈现这一邪恶的极权政体的内在面相。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二、中共控制国家的纵向制度设计

(一)领导核心制

领导核心(领袖)是列宁主义式政党的特点,要求一党只能有一个领袖。党的领导核心(领袖)享有帝王般的权力,中共建党以来已历任了毛、邓、江、习四位核心,也即四位领袖(胡在任期间是弱势独裁的中共总书记,其执政十年,党的领袖仍然是沼泽地大佬——江)。自十八大以来,习大神为了保权固位、挣脱南普陀计划的既定束缚,先是要求全党“定”他为“一尊”,而后出台了各种制度措施巩固自己的核心地位,中共在今日已经“领导核心”日益制度化,出台“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作为领导核心制的基本内容。尤其是“两个维护”,“两个维护”直言不讳,就是要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总书记而不是其他任何人[3],这种“裸奔”式的规定就是将习一神的核心地位制度化。而就当今的中共派系政治而言,老核心——江派以及沼泽地大佬曾家——仍然有力地控制着党内,习一神将自己核心地位制度化意味着一场党内大战不可避免。

(二)党委与党组制

党组党委制是中共将”邪恶的臂膀”伸向国家的最主要的制度。中共在建国初通过了《中央关于在中央人民政府内组织中国共产党党委会的决定》[4]《关于在中央人民政府内建立中国共产党党组的决定》[5]两个决定,目的在于在中央政府里设置党委—党组进行控制。这样一来,所有国家公务员(尤其是高级公务员)便具备了党派身份,所有公职人员就必须受到共党所谓的组织纪律约束,如同迟浩田所说的“第一他交党费,第二他受党约束”,他们就必须“听党的话,跟党走”。如果中共政权内部的精英想获得职位晋升,就必须入党,否则连入局的资格都没有,共匪通过设置党委—党组,以控制国家公务员的方式,控制了整个国家(“中共政府的职务都要求是党员,不是党员不让你当副局长、不让你当局长,你是不可能的。99%的人你想当处级,你必须是党员”[6])这就是郭先生所说的:“这是用党员、用党的系统领导全中国的精英。”[7]不仅如此,中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地方党委全体会议几乎是虚置的。所以在中共国的实际权力格局中,中央层面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地方层面的地方党委常委会往往是本级的权力核心,国家机关的行政首长往往是二把手。其中,党委常委会的一把手——书记,在决策/人事/执行方面拥有绝对的权力,是该治理区域内真正的“准皇帝”。尽管有邓小平在1980年发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假惺惺地痛斥“权力集中于第一书记”的现象,但基于中共的极权政体的绞肉机机制,一把手掌握绝对权力不可避免。[8]国家公器私有化、个人化,没有任何监督与制衡,必然给民族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三)归口管理制

现代民主政体的基本常识和逻辑有两条:其一为权力的分立与制衡(check and balance),这方面中共国反其道而行之,利用党组—党委控制绑架了一切国家机关;其二为政治与行政分离的原则。[9]这指的是,政府体系与政党组织在政治过程中原本就是两套不同的组织体系,政府是国家公权的执行力量,具有很强的公共性和中立性,以国家公共利益为目标,而政党是沟通国家—社会的桥梁,以获得国家公权、实现自己的政治纲领为目标,具有很强的派别性和偏好性。某个政党赢得大选进行执政,但是国家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的原则,以服务人民、增进国家公共利益为宗旨和目标,以保证公正地执行权力。而中共国又反其道而行之,在1953年,中共分别将中央政府划分为工交、财贸、文教、政法等六大领域,吸纳政府相关部门,以党委工作部主导组建“口”,由党委书记负责各个口的领导。就目前而言,中共国已经形成了组织人事口、宣传文化口、政法口、财经口、外事口与军事口等六大“口”。归口管理制事实上造成了“以党代政”“党政不分”的问题,甚至国家公权在所谓的党的“领导”下几乎消失了,这种党派吸纳了行政的制度设计,是中共蹂躏国家公权最好见证。

(四)委员会(领导小组)制

委员会(领导小组制)可以追溯到1958年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成立财经、政法、外事、科学、文教各小组的通知》,要求成立领导小组,这些领导小组直接向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负责。[10]目前来看,中共国的中央委员会(领导小组)已形成六大类:组织人事类(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等),宣传类(如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政治法律类(如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财经类(如中央财经委员会),外事统战类(如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党务类(如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委员会(领导小组)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所谓的议事协调机构,在中共高层看来,成立这类领导小组的好处就是,通过在正式机构上再建立机构的“叠床架屋”的方式,可以重塑权力格局,以方便更好地集权。如郭先生和路德多次提到的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最有权力的中共机构,习大神通过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直接边缘化了旧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实现了个人的一元化领导。郭先生多次提到,六大常委几乎都“销声匿迹”了。“所以说战友们,现在中南坑成了习一坑,成了习一个人的坑了。我在2017年说的时候,2018年开完常委会大家见到了我说中国没有常委机构了,多少人在乎过我说的这话”[11]。另一类就是与归口管理制直接挂钩,让政治局常委或委员来担任某个口主要负责人,以党内的职能部门和机构为主,吸纳相关的国家机关,国家机关的中立性和公共性荡然无存!

(五)党管干部制

在中共国,干部制是中共笼络、控制、利益绑架国内精英的一种制度安排。干部作为一种身份,本身就是特权的象征。中共将国内老百姓划分为“工人”“农民”“干部”三种身份进行等级化控制,“农民”“工人”就是郭先生2021年5月19日爆料提出的“兵源、钱源、党源、性源性的来源”,[12]就是“那12亿的奴隶”。干部是中共国的精英群体,是“影响国家命运的也就是两亿多人”中的核心部分,是国家各级机关运转的主要载体和掌控者,中共“掠夺了、抢夺了所有人应得的利益、权力和机会”,“它把这所有的东西集中起来给了它的党员”。通过垄断资源,集中分配的方式,“把中国的精英和共产党这个战车绑在一起”,[13]这就是党管干部制的核心要义!干部被列入国家编制,享受国家财政和相应待遇,让所有想成为党员干部的精英与中共黄俄恐怖分子形成了一个巨大利益集团和特权阶级,这一特权阶级带有一种天然的权力的傲慢:“我告诉你每个人都有他独特的优越感,他们就觉得和你不一样,给共产党员带来的优越感和共产党员这种你这所谓的党员相吸、命运共同体、垄断资源的优越性和傲慢性,共产党这招太厉害了。”[14]在中共国,党绝对控制着干部工作的路线、方针、政策,绝对控制着干部的录用、分配、调动、晋升,使“中国任何人都不可能再造反,因为精英都是既得利益者”。[15]

(六)一套机关两块牌子制

在多数宪政国家,立法系统、行政系统和司法系统是行使国家权力的正式的法理主体,其政策、法令、行动具有法理效力。中共不论组织规模多么庞大、严密,本质上仍是政党而已。既然是政党,其职能部门与机构就并非国家机关,并不具备直接行使国家权力的法理资质。鉴于此,中共高层发明了一套机关两套牌子制,直接将党的职能部门摇身一变,变成国家机关。这方面的案例如国家监察委员会与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合署办公;再如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一套机构,两块牌子。纪检监察委是中共控制“百官”的“刀把子”,郭先生早在2017年就提到“纪委加公安,权力大过天”。[16]从十八大以来,百万党员被抓、被消失的所谓的“反腐运动”,就是以监察百官的权力机构——纪委——为依托的。至于“枪杆子”就自不待言,中共牢牢地控制着这一暴力机关,“枪杆子就是中共的生命和执政红线所在”。这种制度设计反映了中共党内高层对国家机关的不信任感,以及惧怕失去执政地位的不安全感,所以“枪杆子”“刀把子”等暴力、监察机关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正如郭先生所说:“就是在全世界和在国内达到两个指标,所有的武力、所有的国家力量要100%在党控制下。”[17]而一套机关两套牌子制更加便捷地满足了中共垄断武力的要求。

 [1] 全文字版2021年5月16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https://gnews.org/zh-hans/1250674/

[2]  “社会长期稳定”这一论断出自中共中央十九届四中全会报告,被视为中共国发展的“两大奇迹”。

[3]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02/27/c_1124171974.htm

 [4] 参见《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49年10月~1966年5月)》第1册,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74页。

 [5] 参见《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49年10月~1966年5月)》第1册,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76页。

 [6] 全文字版2021年5月16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https://gnews.org/zh-hans/1250674/

 [7] 同上

[8] 邓小平《 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全文参见:http://bbs.zhongcai.com/zzwj/dxp/wx/b1460.html

 [9] 政治与行政分离的原则,出自曾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美国总统威尔逊,他于公元1886年于康乃尔大学发表专题演讲《行政的研究》。后来将此文发表在1887年的政治学季刊上,他的核心观点是政治和行政应该分离,被称为行政学之父。

[10] 参见《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49年10月~1966年5月)》第28册,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150页。

 [11] 全文字版2021年5月2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https://gnews.org/zh-hans/1166796/

 [12] 全文字版2021年5月19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https://gnews.org/zh-hans/1259336/

 [13] 同上

 [14] 同上

 [15] 同上

 [16] 【郭先生直播经典回顾】2017年5月11日报平安直播https://gnews.org/zh-hans/1138945/

 [17]全文字版2021年5月16日郭文贵先生G-TV直播https://gnews.org/zh-hans/1250674/

(未完待续)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enry_acp
3 月 之前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