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21世纪最大杀手:福奇阴谋集团!

作者:纽约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图片来源: the gateway pundit

TGP在6月8日的报道,证据显示21世纪最大规模的杀戮源于福奇的密谋和撒谎,最新研究显示羟氯喹加上阿奇霉素使COVID患者的生存率提高了近200%。

TGP在过去一年中广泛报道了羟氯喹在治疗COVID-19病毒中的作用,包括福奇及其医疗“精英们”合谋禁止使用这种非常成功的药物,以及早些时候,福奇和美国顶级医学专家如何使用伪造的研究,和典型的虚假信息来剥夺HCQ治疗冠状病毒的资格,导致病毒夺走了全球370万人的生命,其中包括50万美国人。

2020年3月25日,在那场关于使用羟氯喹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福奇批评了当时的川普总统。最近已经曝光的数千封邮件表明,作为时任川普总统的首席医疗顾问,福奇对于川普政府提出的一些治疗方案,总是表现得不屑一顾、无动于衷。但最终证明川普总统是对的。

心脏病专家和医学教授彼得·麦卡洛(Peter McCullough)今年早些时候在德州作证说, 85%的患者接受了多种药物治疗方案后,可以康复并完全免疫。如果COVID-19阳性患者在住院前得到及时治疗,疫情到现在可能已经结束了。如果他和其他医生使用的治疗方案没有受到福奇与CDC连同WHO的联合打压,成千上万人可能已经获救,而且还将拯救更多的人。

网站c19hcq.com跟踪了所有有关羟氯喹及其对冠状病毒影响的国际研究,现有一项名为“羟氯喹对症COVID-19:汇集了245项研究的实时综合分析” 的新研究,其结果令人震惊!即在病人康复和稳定的治疗方面,太晚使用高剂量HCQ都是无效的,其治疗效果随着早期使用和剂量的改进而提高,早期治疗始终显示出积极的效果。

2020年2月29日,在一封电子邮件中,两名俄克拉荷马州医生广泛讨论他们对羟氯喹的研究,福奇的回应显得很吃惊,并讽称这些“好事”尚未得到最终验证。福奇的被动回应也应证了他后来在全国舞台上传达的信息。

在2020年2月24日的一份关于中共国对羟氯喹的临床研究报告之问询邮件中,马里兰药理学家菲利普·加蒂(Philip Gatti)问道:“是否有任何迹象/数据可证实中(共)国关于氯喹/羟氯喹可以减少COVID-19感染和肺部疾病的说法?”福奇轻蔑地回应道:“社会上有很多类似的说法,这份简报没有数据,所以我没有办法评估他们的说法”。

2020年5月,福奇告诉CNN:“羟氯喹作为预防冠状病毒的药物实际上是‘危险的’和无效的”。迅速地,福奇的这一声明在主流媒体上成为头条新闻。媒体嘲笑川普总统和任何认为羟氯喹安全有效的人,使用羟氯喹治疗COVID-19患者的医生被暂停其社交媒体账号,科技巨头开始审查任何提及羟氯喹的内容。

另一项发表在medRxiv上的新研究表明,使用与体重匹配的HCQ加上AZM剂量似乎与超过100%的生存率增加有关,尤其是高剂量的羟氯喹+阿奇霉素治疗方案可使通气型COVID-19患者的生存率提高近200%。

医学博士梅丽尔·纳斯(Meryl Nass)最近在《捍卫者》上打破寂静,声称有更多信息表明,不仅是NIAID主任福奇,美国所有的顶层医学界官员都参与了反对羟氯喹的阴谋,包括福奇名义上的老板、NIH主任柯林斯,维康信托基金主任法勒等。

法勒曾在越南工作,那里有很多疟疾,他也曾在那里参与过SARS-1研究。他还是WHO研发蓝图科学咨询小组的主席,他因此担任了WHO综合试验的负责人,在该试验中,1000名不知情的受试者被过量服用羟氯喹。为了进一步打消人们使用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念头,他还担任英国康复试验的核心人物,1600名受试者在该试验中也过量服用了羟氯喹。

然而,对患者过量服用羟氯喹的WHO的综合实验与英国康复实验都持续到2020年6月,直到他们的极端剂 量被揭露后才不得不停止,总共导致大约500名受试者死亡。但是,在此之前的2020年4月中旬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巴西就告诉全世界他们是如何错误地给患者过量使用氯喹,死亡率是39%,平均年龄50岁。因此,即使没有任何医学经验,医学专业知识和医学常识,作为美国医学界顶级技术官员,法勒、福奇和柯林斯都应该从巴西这个案例中吸取这个惨痛的经验教训。

从这以后,法勒、福奇和柯林斯拒绝提供研究资金。这些资金本可以用于对使用羟氯喹、伊维菌素和其他可能扭转疫情局面的改用药物进行富有成效的试验。福奇掌握了NIAID制定COVID – 19治疗指南这一至高无上的权利,强烈建议不要使用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福奇的NIAID还取消了首次使用羟氯喹治疗早期疾病的大规模试验。

鉴于羟氯喹已经在数百万患者身上安全地使用了65年,因此他们精心设计了这样的伪试验及其假信息:羟氯喹在其他用途上是安全的,但在用于COVID-19时是危险的。这是一个福奇团伙精心编制的彻头彻尾的谎言,成千上万的人因此丧生,因此,他们应该为疫情期间的死亡病例、疫情的延长和不当治疗负直接责任!

自疫情爆发以来已经一年多了,我们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以为经过这么长时间,医疗界早已在COVID-19阳性患者或住院医师的临床处置上达成共识,专注于预防和治疗方案,尤其是对于老年人、肥胖者,以及有病史的人来说,这种疾病就是死刑判决。但悲哀至极的是,神奇有效的HCQ与COVID-19起源真相一样,被他们完全掩盖,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因为福奇是美国乃至世界流行病学及其预防与治疗方案的绝对权威,他的话被人们本能地当作福音对待,人们一如既往地相信,只要福奇金口一开,事情都会有转机的,这也让福奇变成一个自大狂。这一次,疫情事实完全颠覆了人们对福奇的信任,这一切都源于福奇的一个谎言,从COVID-19疫情刚刚开始,使用羟氯喹的治疗方案倍受忽视、淡化和限制,难道这不是意味着是他杀了数百万人吗?非常不幸,我们现在依然面临的是难以想象的大规模屠杀,而这样的屠杀仍然没有被有效制止!

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