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体小说连载之十六:《我的忏悔录》

——献给在中共国长大的人

作者:峥嵘/责编:白夜

第六章 高考-1

离开春,让我痛苦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之后的日子裡,春写了很多信给我。父母知道我早恋的消息后,非常不高兴。但是还好,他们并没有扣押我的信。后来搬家时,满满地一小旅行包的情书。在我看来,那不是信,而是春对我的沉甸甸的满满的爱。随著高考的临近,我们各有各忙,慢慢就疏远了,信也不再写了。

再次回到父母所在的城,又转学到新的高中,一切都是全新的环境,我不是很适应,慢慢变得孤僻寡言。当然,我现在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刚来的第一次数学测验,我就考了满分。我的班主任木老师,是数学老师,他非常高兴,对我刮目相看,也很器重。没多久,就让我加入学校的数学小组,准备代表学校参加全国的数学竞赛。我在新的集体,变得默默的,也有些神秘。同学们对我,都是敬而远之,我没有朋友。

在这个班里,我遇到了虹,她是我的新同桌,也是我后来的女朋友。虹的父母,都是部队的干部,好像她爸爸的级别还很高。她每天上下学,都有一辆绿色的军用吉普接送,司机是穿军装的。她的家,在一个很大的某军司令部大院裡,门口有哨兵站岗。每次我们去那裡玩,都要她跑到大门口接我,我才能跟她进去,非常严格。

最开心的事,就是跟她一起去看电影。那个军区大院裡,应有尽有。有自己的医院,有自己的副食服务社,有自己的礼堂。礼堂每个週末,都有新电影放,有时候片子比社会上的还要早几天放映。电影票都是免费的,是部队裡发的。因为我要去看,每次她爸爸会多要几张票,以便她带同学一起去看。

我刚来的时候,就被木老师安排跟虹做同桌。她中等个子,圆脸,梳个马尾辫。她喜欢打羽毛球,而且技术非常好,我就是跟她学会了怎麽打羽毛球的。她为人矜持,不苟言笑。但是她喜欢我,我是知道的。

那一次,礼堂正放映张瑜和郭凯敏演的电影——《庐山恋》。我忽然发现,虹长得特像张瑜,都是圆圆的脸,大眼睛。也是那一天,我们第一次拉手。牵手的一瞬间,我忽然就想起了春,我下意识地一阵发窘,心裡很有负罪感。虹好像不是第一次跟男生拉手,她反倒很自然,好在电影院裡灯光昏暗,她看不到我发窘的脸。

看完电影,我们意犹未尽,她第一次带我去她家裡玩。那天,她的父母都要值班不在家,她妹妹去姥姥家了,就我们两个人。她家的房子,特别大,有好几个房间。她自己单独住一个房间,裡面有床,有书桌。看到这些,我特别羡慕,我几乎脱口而出:「这麽大的房间,你一个人住啊?」她不经意地回我:「是啊,这没什麽大不了的!你饿不饿?我妈妈做了炸大对虾,你要不要吃?不过是凉的。」「大对虾?我没有吃过呢!」「啊?你没吃过对虾?好吧,我去拿。」我心想:「我爸爸可不像你爸爸那样,是大官,哪裡能吃到大对虾!」

不一会儿,她就从厨房端来一个大盘子,裡面有四五个吃剩的油炸大对虾。那对虾太大了,像大人的手掌那麽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问她:「这麽大,怎麽吃啊?」「剥开虾壳吃,我帮你。」她熟练地帮我剥壳,然后麻利地把虾肉递给我,我把虾肉放在嘴裡,鲜美无比,真香啊!我又问:「你家经常吃对虾吗?」她漫不经心地回:「是啊,经常吃,还有海参和大马哈鱼呢!是我爸爸带回来的。」「海参?大马哈鱼?我都没吃过。」「唉,没关係,以后我带你来我家吃。」

后来我才知道,她爸爸是部队的大官,有很多的特权,在那个时候,就能经常吃到很多珍奇的食物。中共国就是这样,分三六九等,级别越高,特权越多,吃的住的,都是特供。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世界上还有「特供」这一说。

(未完待续)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