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自由是如何结束的-北京正在香港用解雇、逮捕和新的压制性法律来限制学生和教授的权利

  • 作者:Jenny Ball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9日电/西喜社——

上个月,一群香港大学的学者聚集在校园赛马会大楼的三楼,备受期待地相聚在市政厅。 自北京对香港实施新国安法,逮捕数十人、重新设计香港的投票制度,并没收一家与抗议活动人士有关联的上市公司的资产以来,已经过去了近一年。这座城市最古老的著名大学的工作人员正在寻找,这个新的现实将如何改变学校、改变研究和改变他们的工作。

其中一位与会者“关键事实”告诉我,“帮助还没到来”。

到会议召开时,该大学已与学生会断绝关系,还对学生会发布了一个听起来像北京党内讲话的严厉声明; 拆除主干道上五颜六色的抗议艺术墙; 并在校园内建立了严密的安保措施。

据参加闭门会议的多位人士透露,五月市政厅没有为观众提供值得信赖的东西。向该组织发表讲话的两名行政人员承认,他们对全市镇压的速度和广度感到措手不及。全体教职员工就如果他们因涉嫌在工作时违反法律而被捕,港大是否提供法律援助向他们施压,如果学生通过政府举报热线举报教授该怎么办?以及教育者可能被迫要教授的内容。 (新规定要求大学要“推广”国安法。)

在香港的大学中,其中八所是公共资助的,人们越来越担心当局会在他们的激烈运动中竭力铲除反对声音,并灌输中共国大陆式的控制。据四所大学的 10 位现任和前任教职员工和行政人员表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就像我采访过的香港大学学者一样,要求匿名以避免在工作中受到影响——他们的担忧包括学术自由、自我审查、员工保留和招聘,以及学生福利。

这些教育工作者表示,其中许多在国际上排名很高,并与国外大学建立了关系的这些大学的领导层,即使他们自己的组织和工作人员成为立法者和国家媒体攻击的目标,他们在支持学生或教职员工方面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对未来的困惑和痛苦现在是教职工休息室谈话的主要内容。 香港浸会大学的一位教授告诉我:“我们都坐在一起谈论它,但我们没有答案。” (在被官方媒体点名后,该大学的管理层在 2 月份突然取消了一个包含 2019 年抗议活动图片的摄影展。该大学将安全和病毒大流行列为取消的原因。)

去年,五位大学校长签署了一封信,支持国安法,甚至在该法案公开之前就表示支持。 此举突显了威胁校园和学术界更广的更令人不安的方面:压制自由的游行命令不是由尽职尽责的警察或当局执行的,而是由同事,甚至是学生执行的。 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港大一名研究生向举报热线报告了至少两名教职员工。

“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奇特且有趣的事情,因为侵蚀学术自由的机构并不是在大学之外,并不是外部力量,”曾在香港文理学院岭南大学工作 21 年的社会理论研究教授彼得·贝尔(Peter Baehr)告诉我。 他说,通常情况下,“最压抑的演员本身就是教科书。”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名誉教授约翰·P·伯恩斯 (John P. Burns) 在一篇论文中写道,在英国殖民统治期间,在香港建立大学是“作为扩大英帝国在中共国和远东地区影响力的宏伟计划的一部分” 去年发表了对该市高等教育的研究,伯恩斯写道,1997年香港回归后,伯恩斯写道,北京似乎认为大学的功能主要是“对国家发展的贡献、在香港和大陆的稳定作用,以及作为将爱国教育转移给香港精英的机构”。但大学的遗产导致与北京的愿景产生紧张关系。(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担任八所公立大学的校长。政府还任命每所大学的理事会成员,该机构类似于董事会。)

虽然大陆官员及其在香港的支持者长期以来一直将香港的教育部门作为改革领域,旨在培养更爱(党)国的民众,不太可能反抗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和干预,但他们之前的努力遭到了来自香港学生和家长的强烈抵制。2012 年爆发的抗议活动就是因为要求将更多民族主义教学带入课堂,这个想法最终被搁置了。但在此之前产生了许多学生领袖,其中一些花费了十年的大部分时间来证明自己是强大的持不同政见者,其中一些人在最近几个月被监禁或流放。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黄之锋,他在发起教育改革抗议活动两年后成为全球公认的雨伞运动领导人之一。

但在香港新的政治气候下,抵抗北京要困难得多。黄现在在监狱里,根据国安法面临的指控。 他帮助阻止正在对中小学教育进行的改革,改革目标是针对年仅 6 岁的学生。 戴耀廷(Benny Tai) 是一名法律学者和前香港大学教授,多年来一直是北京的目标,去年在 2014 年雨伞运动示威中被判有罪而被解雇。和黄一样,他现在也在监狱里,被控违反国安法。

甚至就在最近的 2019 年,大学校园还是抵抗的中心,举办了关于政治抗议的大型集会、讲座和课程。有时也有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的场景;在香港理工大学,冲突持续了 10 多天。许多亲北京的声音将香港大学生描述为激进、忘恩负义、麻烦重重,这与他们更为顺从、勤奋的大陆同行的刻板印象形成对比。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共政府驻香港办事处前顾问姜世功,去年在一份国家支持的杂志上写道,来自香港的学生生活“被困在他们国际大都市的‘想象世界’中 ,”脱离了“现实世界”。 同时,他写道,“这座城市的大学还接待了内地年轻一代的人,他们努力工作,努力在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大学学习,表现出渴望吸收全世界知识的活泼精神。”

在香港中文大学,民主运动尤为强烈突出。(尽管名称是香港中文大学,该大学是由中共国内战期间逃离大陆的学者创立的公立研究机构。)随着最近的一系列抗议活动开始,中大学生被当局贴上暴徒的标签,这所大学被嘲讽为“暴徒大学 ”。

10 月,校长段洛奇因与学生举行情感会面,并发表声明敦促警方调查滥用武力的指控而受到称赞。他的言论引起了警察工会和亲北京媒体的强烈反驳。几个月后,从匹兹堡大学医学院加入中大的段先生,试图在警察和示威者在校园附近对峙时,在警察和抗议者之间进行调解。段自己被催泪瓦斯吞没了。 2019 年 12 月,在香港进行了数月的抗议之后,英国杂志《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将他评为年度人物之一,以表彰他“接触学生,呼吁结束暴力”的努力。

去年 6 月,当段与其他四位大学校长一起支持国安法时,他的行为和言论却令人震惊,他签署了一份声明,称他们“理解国家安全立法的必要性”。中大的一位助理教授告诉我,段的决定和声明的发布令教职员工感到惊讶,他向人们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表明这里没有争论;我们真的不在乎。” (中大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香港大学发言人拉希达·苏菲亚德 (Rashida Suffiad) 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林说,对某些敏感政治话题的紧张迹象,例如台湾问题,在课堂上已经很明显了。2 月份,在一个团队反对有关抗议策略的问题,担心这会违反国安法后,该大学两所学院之间的学生辩论不得不重新选题。(它被一个关于加泰罗尼亚独立斗争的内容所取代。)

香港令人震惊的异见人士被关押信息请点击这里 www.theatlantic.com

这种对触犯法律的恐惧,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并不仅仅限于学生:中大社会科学系主任今年向教职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是关于该立法的系列讲座,但该电子邮件带有特殊的含义。免责声明指出,该部门“不宽恕非法行为”。据与我交谈过的助理教授说,传达的信息是“嘿,你可以谈论国家安全,但不能以批评的方式。”我采访的教职员工也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各自的大学将如何处理他们促进法律的要求。 许多人认为,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读书已经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总而言之,这些对新限制挥之不去的问题和担忧,将导致“学术交流、学术话语、学术研究受到抑制,从而侵蚀香港大学的质量和声誉,”罗伯特·奎因(Robert Quinn), 纽约大学的倡导组织风险网络学者的执行董事告诉我。但是,他补充说,“北京似乎并不在乎。”

评论:如果人们已经忘记中共是如何在大陆用一次次的运动,三反五反,反右倾,文化大革命,将中华大地上稍微有点骨气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现在的犬儒主义者,那么,中共现在在香港进行的一系列举动,就是中共在中华大地上罪行的现实版复制!

素材:Jenny Ball;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Nuevo唐人

素材链接:www.theatlantic.com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