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有一种病毒叫衣锦还乡

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齐天二圣

或许,对许多华人来说,海外的生活太稀薄,稀薄到会产生高原反应;人际关系也简单,简单到足以让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感觉是一种放逐。于是他们选择了回归。

而一旦呼吸过干净的空气、享用过味道纯正的牛排、尝过了自由这枚「禁果」、体验了站着就能做人的滋味,就很难再干脆利落地跪地领赏,磕头如仪了。这就是海龟们的尴尬所在。

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一种毒汁,叫做衣锦还乡。深究起来,这种情节多半是由于曾经活得比较窝囊,出去兜转了一圈,自认为在外面混得不那么窝囊了,便要回归,以报效之名行报仇之实。实际上不过是给那个曾经灰头土脸的自我背书,是自卑感的一种外化而已。

当年西楚霸王的豪言「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大致上算是概括了这种衣锦还乡的心理曲线,要是不回去得瑟一圈,怎么满足内心浩瀚如银的面子工程?

于是,靠逻辑缜密的数学游戏博得大名的姜文华也成了海龟。在品尝了西方社会稀薄而清爽的人际关系后,怀揣着跃跃欲试的理想,毅然投入到轰轰烈烈盘根错节的复旦大学。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复旦对于他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可以算复旦土著了,从复旦附中到复旦大学数学系学士,他人生的前 24 年有很大的比重花在了这里。其后是五年的留学生涯,拿到 Rutgers University 的统计学博士学位,又用了两年在 NIH 从事博士后研究。

六年多的时间,他游走在广袤的自由空间,似乎并没有被民主自由风气所吸引,最终还是回到圈里被豢养起来。

姜博士的人生路几乎一直很拼。拼命通过考试上了复旦、拼命成了学霸出国留学、拼命成为业界精英,最后一拼竟然是拼命结果了一个党棍领导。过关斩将一路拼杀,不知把多少精英拍在了沙滩上,最后恰在书生意气的大好年龄,却把人生活活终结在一个维稳流氓身上,挥斥方遒变成了挥刀割喉,为自己 10 年前的错误选择买了个大单。

2011年,姜博士回国,在苏州大学做了几年教授,又回到了他梦想起飞的地方 —— 复旦大学。

然而,不知道他是否动用强悍的逻辑思维推理一下,复旦是不是他梦想成真的地方。一个人读书太多脑子成了硬盘?连基本的分析能力都没有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数学精英为什么会选择回到那个连跪姿不对都是罪的地方?为什么沾了几年自由风的人,骨子里还是那个沐猴而冠的家伙?「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难道看不出共产党的恶政已经危如累卵?

1950 年,张爱玲仅凭一件旗袍就发现大事不好,撒腿就跑,躲过了一场场浩劫。而同一时代的大量海龟精英,飞蛾扑火一般地纷纷回国报效。结果反右、大跃进、大饥荒、四清、文革,知识分子、科技精英一批批倒下了,有多少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

这种狭隘的国家情怀对普通人尚无大碍,而对科学家则不适用,因为一旦你的国被邪恶的魔鬼所掌控,效忠于它岂不就是助纣为虐?比如现在的病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它服务的对象是人类,科学家所取得的科研成果是依托于无数前辈科学家之上的,正是基于这个前仆后继的精神,人类才能不断地探索未知领域。对于科学家而言,哪里适合学术的发展,就应该在哪里生根发芽,而不是一定要属于某个组织、某个政党。未来的世界,消弭了那几个反人类的恐怖组织之后,人类的文明资源一定是共享的,否则这个物种的游戏是进行不下去的。

多不值得啊,39 岁,风华正茂的博士,正是要结出硕果的时候,却以手刃党棍的方式被记入了复旦的校史,结束了自己的学术生涯。岂止是校史?这种事翻遍历史都是绝无仅有的,找不出第二件的。

此前频出的杀人事件,凶手往往都是混不下去报复社会的,杀人手段也是随机的。现在,杀人出现在高等学府,凶手是披着多个世界级头衔的学术精英。社会戾气已经遍布了所有阶层,且解决问题的正常途径已经没有了,最后只能图穷匕现。社会给不了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说法,更别说普通的百姓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姜文华在人格上是有缺失的。这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真的该呆在人际关系简单的国家,一猛子扎进学术堆里。长此以往,说不定就扎出了一个对人类有杰出贡献的科技精英。

可惜,他衣锦还乡了,还去了母校,岂不知复旦早就不是他的复旦了,复旦是爱国圣斗士陈平的、复旦是擅长与黑暗和解的陈果的、复旦是大国师张维为的,而今的复旦人渣云集党棍横行,不再是那个人杰地灵、大师扎堆的复旦了。那个复旦早就被共产党埋葬了,不仅是复旦,中共治下的所有大学,都已经实质意义上死亡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不在此讨论姜文华的杀人动机,因为各种版本的「因为……所以」让人眼花缭乱了,我们只说一个事实,能让一个前程似锦的学术精英拼命之后还冷静面对镜头供认不讳的,还用问动机吗?说白了,就是铁了心要弄死这个狗日的才能了帐,就是他已经不相信正常渠道可以解决他的问题,或者他的所有努力全部被卡脖,所以才不惜搭上身家性命。

不难想象,姜文华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而间接害死过女学生的号称维稳党棍的那个被害人,是在一次专门为解聘姜文华而召开的研讨会上被杀的。

解聘一个人,让他丢了饭碗还不算,还要组织团伙对他进行羞辱,摆出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架势。学术圈子就那么大,这种搞法对于姜文华来说是不是又加上了一条「欺人太甚」?是不是动了他「士可杀不可辱」的底线?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的体制下,就不应该有党支部这种流氓组织的存在,更不能允许支部书记这样的物种横行霸道。能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却有着大好前程的秀才逼成杀人犯的社会,不是人间地狱是什么?

有网友说:姜文华毕竟是高知,没有滥杀无辜、没有报复社会、更没有懦弱地自我了断,而是精准复仇、定点刺杀,显示了一个精英的素质。也有的网友表示惋惜,含辛茹苦这么多年的学术精英,要给这个党棍陪葬,是社会的损失。

这个问题太大,文雍无法简单置评,只想说:墙内的同胞们,当下,中共的统治正在土崩瓦解之中,请务必保全自己,别去拿鸡蛋碰石头,要有智慧地抗争,不要拿自己宝贵的生命给那些人渣陪葬。能躺平的尽量躺平,躺平的人越多,共产党死的越快,不要再为高墙添砖,不要给共产党贡献杀害同胞的子弹。

如果不能躺平的,保持基本的生命线给养,不要为共产党卖命,把我们的爆料革命、躺平革命广泛传播,大家一起跟随新中国联邦,驱除恶党,找回我们的尊严,重建我们美丽的家园。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4790dd5-3591-4563-95cb-81a2dc95a8b2.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马背民族可愿醒?
【文雍漫谈】韭菜的柔情 镰刀永远不懂
【文雍漫谈】人云亦云的讴歌和批倒批臭的贬损是一回事
【文雍漫谈】大厦将倾 躺平则赢 
【文雍漫谈】一场自我终结的躺平运动已悄悄降临
【文雍漫谈】如果再回到从前
【文雍漫谈】一梦四甲子 中西两重天 
【文雍漫谈】中共治下的母亲 没有节 只有劫
【文雍漫谈】死了都要罚 
【文雍漫谈】是什么让他们对孩子举起了屠刀 
【文雍漫谈】如果不是清华女生 她们的舞姿会被热议吗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killccp
4 月 之前

但凡读了真正意义一点点圣贤书都不会傻不拉叽回来的,这大兄弟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