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闫丽梦博士在新中国联邦周年庆上的演讲全文

翻译/整理:纽约香草山翻译部 文雅621

2021年6月4日,闫丽梦博士在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周年的庆典上发表了震撼人心的精彩演讲。她谈到了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掩盖和欺骗整个世界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真相,也向我们展示了关于病毒的来龙去脉。她向世界人民发出警示:如果不消灭共产党,整个人类都将失去未来、失去下一代、失去安全、失去一切的一切。这篇演讲精彩万分,每一个人都不容错过。

以下是演讲全文:

图片来源:gtv.org

我很高兴今晚我们能在这里相聚,庆祝我们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周年。这不仅仅是一个周年庆典活动,实际上,它是为我们中国人民举办的。我们知道这有多么艰辛、多么困难,但我们必须克服无数的困难,哪怕面临生命威胁,最后我们才能够推动 “爆料革命”,让中共政府、中国共产党,甚至中(共)国军队都害怕我们——因为我们向世界揭示了他们想要封锁的、想要压制的、想要掩盖的真相——他们甚至想要夺取话语权。

我们中国人很聪明、很努力、很诚实、很善良,但中共政府试图告诉世界,我们是不诚实的、我们是狡猾的、我们是粗鲁的、我们不能与西方文明和谐相处。不!现在我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人们,他们(中共)错了。我们将消除中国共产党政权和他们的共产主义的歪理学说,我们要告诉世界,我们中国人可以和西方人、西方文化、西方文明很好地合作,也可以将其和中国文化之美德完美融合。

我们不会(口头上)告诉世界我们是勇敢的人,我们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世界,我们敢于站出来。而现在,我们敢于告诉世界真相,特别是在大流行病期间,我们告诉世界,新型冠状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它是由中共政权和中共军方科学家与他们的海外同伙一起制造的,然后他们在国际上进行科学误导活动,包括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柳叶刀》、《自然》杂志和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在昨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还在福克斯新闻上说,他仍然认为生物武器是一个阴谋,他仍然认为病毒来自自然——也许是蝙蝠飞到实验室,然后跳出来——所以,这仍然不是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他仍然称这(病毒实验室理论)是 “阴谋”。 现在,就连电子邮件都揭示出我从去年1月就开始告诉路德先生、然后路德先生传递给世界的信息,即,这些人是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他们正在使用信息误导,使用谎言和否认,试图掩盖中共政府花了很多年、花了很多钱试图寻找好(病毒)材料的事实。后来他们成功了,然后他们制造了新型的非传统生物武器,随即他们故意把它从武汉的实验室里释放出来,让武汉无辜的百姓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受害者。

我从2020年1月19日就开始披露真相,多亏路德先生敢于通过他的Youtube频道谈论它,他也因此面临了很大的风险。然后中共政府害怕了,便立即改变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不得不承认(病毒)人传人,不得不告诉人们,是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病例发生了,他们不得不最终以一种非常不人道的方式封锁了武汉。但与此同时,他们故意利用这次爆发向全世界传播病毒,然后告诉人们:“这只是一场流感”。

后来,他们告诉人们什么?他们先是从美国和其他国家买走防护物资,然后他们知道硫酸羟氯喹有用——因为墨博士、路德先生和我从2020年1月29日就告诉世界,有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一种高效、安全的药物,我们已经使用了很多很多年,世界卫生组织也承认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药物之一,即硫酸羟氯喹。四天后,中共政府和中共军队申请了专利,说硫酸羟氯喹有新的作用,比如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但是他们并没有将之告诉西方国家。甚至后来,当川普总统告诉世界硫酸羟氯喹可以保护你时,发生了什么?福奇(Fauci)博士在他的电子邮件中说,他很高兴看到一些医生试图歧视川普总统说的话,然后他们一起使用一个假数据,最后压制了硫酸羟氯喹。

世界上有勇敢的医生,有勇敢的科学家,有勇敢的护士。从福奇博士的另一封邮件中我们看到一位哈尔滨的护士,一位年轻的中国护士,她在2020年2月中旬试图告诉NIH一些真相,她试图警示世界:中共政府甚至在去年(2020年)2月份就掩盖了死亡病例,且不让人们得到适当的治疗。但是结果如何呢?福奇把消息转给了别人。后来我们听说,这位护士可能出事了。这一消息来源于我们的情报,我们无从证实。但我们知道,这些消息没有通过福奇医生的审查,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继续与中共政府合作,与其他跟他在一条阵线上的人合作。

他们与中国共产党一起批评特朗普总统。他们说,你们美国人的民主实际上是失败的,你们应该向独裁者学习,比如中国共产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维尼熊”习主席说:“我们正在庆祝抗疫胜利,你应该向我们学习,你应该赞美我们。”这也是我们从《柳叶刀》、《自然》、《科学》等顶级医学杂志上看到的内容。是的,他们与中共同谋。所有(上述)这些内容实际上我从去年(2020年)1月到4月底一直通过路德先生的Youtube频道用中文进行传递。当时我们也有像班农先生、比尔-格茨先生和其他许多人,如纳瓦罗博士这样的伟大朋友。我们有我们勇敢的朋友,他们知道这些情报,他们也试图将其传递给美国人民,而且他们也面临着来自主流媒体、来自福奇博士、来自国家信息中心、来自所有这些人的大量批评。所以,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这只是在我们试图向人们揭露新型冠状病毒真相的过程中发生的一部分小事——但这是很困难的。

图片来源:gtv.org

现在我面临着生命威胁,我的家人也受到了严格的监视——几乎就像生活在中(共)国的监狱里一样——我不得不断绝与他们的联系。但我也结识了很多人,比如川普先生、班农先生、比尔-格茨先生、我们的好朋友朱利市长。当他们谈到中共病毒时,他们也面临着批评:人们认为他们是疯子——当然也说我是疯子、是骗子等等。所有像塔克这样的人,以及印度、西班牙、意大利的其他媒体,当他们试图采访我时,他们受到了威胁,其中一些人不得不停止采访。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仍然没有一个声音能够很好地被接受。 但现在我很高兴,因为经过我们所有人这一年的努力,包括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以及更多不能到这里的人,他们在线上、线下工作、做义工,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像我们中国人,当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肯定要冒生命危险的——我们看到了一些成果的显现。

现在,西方人开始意识到:哦,中共政府是疯狂和邪恶的。他们总是问我:“为什么一个国家要这样对待他们的公民?不,我们不能相信。”有一个大博士,我们去年在华盛顿见过面,他是福奇博士的好朋友,他说他不能接受我的报告,因为他不能理解中国共产党的动机。但我说,这是一个常识:如果人们有常识,他应该知道,你应该去问凶手为什么杀人,而不是去问受害者,对吗?没有人能够像凶手自己那样可以清楚地解释其杀人动机。

所以现在我们说,是的,我们现在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阶段。许多人告诉我,我们快赢了。突然之间,仅仅一个晚上人们就都转向我说,“哇,你是对的!”我说:“是的,我知道我是对的。”他们说:“哦,这回该轮到你了。”我说:哦,不,不,不,还没轮到,因为你现在仅仅知道病毒是来自武汉的,但大多数人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是来自中共军方,他们仍然被武汉“蝙蝠女”的假“病毒之父”所欺骗。是的,她制造了假病毒,他们称之为RATG13。他们说,这是来自中共国东部的一个蝙蝠洞,他们搜索到了它,但不知何故,它进入了实验室,亦不知何故,因为一些实验室里的普通意外,它又被错误地泄露出去了。不是的,现在让我告诉你为什么。

你可以把新型冠状病毒病毒看作是“儿子”, 而它真正的父亲是中共国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的科学家早在2017年从中(共)国东部发现了一种只有军方拥有的特殊又独特的病毒。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不能制造这样的COVID-19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这些材料,除非中共国军队的人试图通过他们来做这件事。因此,大家应该去找中共解放军的人,这才是(病毒)真正的“父亲”。在真正的“父亲”的基础上,他们(中共)进行了修改:在这个病毒中增加了很多很多的功能——而不是只有一个功能。 我在我发表的三份报告中提出了我的科学和情报证据,我们也将提供更多。

但在2020年1月19日,当我和路德先生揭露病毒真正骨架来自军方时,中共政府害怕了,说 “不是的”。当时,倘若有更多的科学家仔细检查病毒的基因组,就像检查指纹一样,他们会看到问题所在。中共担心会有更多的科学家出来谈论实验室的起源,所以第二天,当我们揭露(病毒骨架)的时候,蝙蝠女就扔出了那个假“父亲”——RATG13。他们说那个是一个假父亲,它看起来与儿子更相似,比真正的父亲更相似。然后在此基础上,他们开始编造自然起源理论。他们甚至制造了一个有假叔叔、假姑姑、假爷爷的假病毒家庭。随后他们嫁祸给无辜的动物,如穿山甲、貉、竹鼠等等所有这些东西。我的意思是说,去年我学会了很多动物的名字,因为中共政府嫁祸它们——可怜的动物。我可以告诉大家,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路德先生,唯一的中间宿主就是中国共产党,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型冠状病毒。

所以,我们仍然需让人们知道,我们需要你们所有人一起努力,我们需要让世界更多地了解这个病毒。因为如果他们只关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只关注蝙蝠女,他们就会认为,也许只要关闭那个实验室就能解决这个大流行病,中(共)国可以支付一些钱作为惩罚。不,这实际上涉及到很多很多实验室,甚至是海外实验室,比如我所在的香港大学世界卫生组织参考实验室,由我的导师、顶级冠状病毒学家裴伟士教授(Malik Peiris)主导。是的,他们也参与其中。还有军事实验室和军民融合实验室,还有纽约血液中心,我想它离这不远,有来自中(共)国的军事科学家在那里工作。他们正在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他们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中留下了他们的实锤证据,这些我在半年前的报告中就进行了揭露。所以,如果你没有意识到这些,你会让他们逃掉,他们会继续做这些事情。

我是病毒学专家,我在世界顶级的病毒学实验室工作了5年多,我的丈夫也是顶级的冠状病毒专家,尽管他现在为中共政府工作,我的导师都是世界卫生组织的联合专家,我可以告诉大家,在实验室里生产的病毒从来都不只有一种类型,而中共国至少从2010年开始,由中共国疾控中心的高福负责,他们试图在中国各地寻找新的动物病毒,不仅是冠状病毒,还有登革热、西斯塔、埃博拉、西尼罗河病毒和汉坦病毒。他们在寻找所有危险的病毒,特别是他们想找到能使你大脑受损的东西。现在我们在新型冠状病毒中看到,有1/3的人感染后出现大脑问题,我们需要解决它。

所以,现在我站在这里,我们正在庆祝这些事情(新中国联邦成立),我们正在庆祝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的成立。他们(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帮助我,把我从香港救出来,使我可以留在这里,告诉人们我还活着。我想呼吁的是,我们需要在世界各地传播真相,我们需要让政府、让科学家、让医生、让每个人都了解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是的,我们正处在一场超限生物战中。“超限”是我给它下了定义,因为它是不受限制的。这意味着,中共用很多很多的方法来进行战争,唯一的目的是摧毁你们的经济,扰乱你们的社会秩序,破坏你们的文明,最后让你们都被中国共产党所控制。在那个时候,记住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告诉你们,在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已经晚了——没有未来、没有下一代、没有安全、没有其他一切。

时间宝贵,我将把时间留给我们的下一位贵宾。我将继续战斗到最后一分钟:我的最后一分钟,或者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后一分钟。

图片来源:gtv.org

感谢在座的各位,没有你们的努力,我们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中共不仅试图从物理上将我们消失,而且还试图让我们禁声。一旦你被当作疯子、被当作骗子,一旦他们毁掉了你的名誉,你的话语就无法被人听到,这也是另一种让你禁声的方式。所以,我们需要斗争,勇敢地站出来,告诉人们:你们(中共)赢不了,我们一定会赢!

还有一句话:禁止“疫苗护照”!我们需要安全的疫苗,而疫苗是无法战胜生物战争的。

参考来源: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时间段:9:35:00-9:54:39)

音频版:【有声读物】闫丽梦博士在新中国联邦周年庆上的演讲全文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08
108
2 天 之前

感恩,感谢勇敢的闫博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