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拿什么拯救你中国的大学

华盛顿DC农场    三票先生Mr.3rights

昨天一个劲爆的视频传遍了海内外,中国著名的复旦大学数学学院一名39岁的海归副教授因不满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在宣布解聘的现场手刃学院党委书记至其当场死亡,现场非常血腥。

笔者有不少朋友毕业于复旦,数年前笔者也曾受邀请去复旦做学术交流,给复旦的学生举办讲座,听说复旦的讲台不好上,名校学生很挑剔,讲得好给掌声讲得不好给嘘声,着实紧张得出汗,还好复旦的学生给面子没有给嘘声。网上一查吓了一跳,现任中共常委中的王沪宁、韩正、前党魁江泽民的大公子江绵恒都是复旦毕业,现任政治局委员、习近平的亲信丁薛祥也在复旦读了在职研究生,前常委李岚清、前国副李源潮、前副国级唐家璇陈至立都是复旦校友,当然还有一个被执行死刑的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也是来自复旦。再往前看,最早翻译《共产党宣言》的陈望道,著名数学家、前全国政协副主席苏步青都做过复旦校长,1984年美国总统里根到访复旦做演讲,当时主持演讲的校长谢希德是当时大学校长中唯一的中央委员。复旦著名历史学家周谷城曾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据说与中共太祖毛泽东有往来。民国时期的名人马相伯(复旦创始人)、严复、于佑任、邵力子、徐悲鸿等均与复旦有渊源,民国时期复旦还有个校长叫李登辉,不过查了一下不是台湾的李登辉,碰巧同名同姓。

改革开放后复旦在商界也有很多人物,著名的有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曾做过大陆首富的盛大集团创始人陈天桥,分众集团共同创始人、与马云合作设立的云锋基金主席虞锋,曾庆红的白手套、泛海集团掌门人卢志强,等等。看简历郭广昌和虞锋都是哲学系的,看来复旦的哲学系不研究思想光研究赚钱了。当然复旦也还算是有思想有学问的,文革后的伤痕文学就源自复旦,2018年12月1日在旧金山蹊跷堕楼身亡的著名量子力学科学家、离诺贝尔物理学奖最近的华裔学者张首晟就出自复旦少年班。复旦还盛产诗人,被收入中国当代诗歌选集的两首校园诗歌,其中一首就是复旦学生诗人甘伟创作的《黄梅雨季》,诗是这样的:

黄梅雨季里有一个女孩想回到她的北方去
当梅子在南方的雨中熟透了的时候
女孩的思念也完完全全地熟透了
她倚在被雨打湿的窗台上
一遍一遍地想她的北方
想她蓝莹莹的北方
想她白闪闪的北方
想她红彤彤的北方
她的思绪象窗外的雨线一样急促而又绵长
雨打湿了她的头发
于是她的头发变成了一挂波光粼粼的瀑布
雨打湿了她的眼睛
于是她的眼睛使明净的天鹅湖也黯然失色
她湖蓝色的裙子在南方的晨风中无比轻柔地飘动
她老是把她的裙子想象成一张湖蓝色的帆
而她就乘着这张帆
飘过高山飘过大海
飘回北方去

黄梅雨季里有一个女孩想回到她的北方去
于是南方在一霎时失去了所有的魅力
于是有一个南方少年永远地失望了
他失望是因为他永远不能成为她的北方
他在这个黄梅雨季的每一个早晨每一个黄昏
倚在同样被雨打湿的窗台上
想那些属于北方的故事
想那个能成为她北方的人
想北方 北方 北方 北方

于是这个黄梅雨季分外缠绵
于是在这个黄梅雨季里成熟的梅子
都有一丝
除不掉的苦

九十年代初笔者的女朋友就在她的笔记本里抄写过这首诗,据她说上海的大学80%的女生都传抄过这首诗,让笔者心里酸酸的,受此刺激,理工男的我硬是被逼得从此发奋写作,写诗不成只好写写文章。诗作者甘伟后来成了商人,数年前在一次商业会议上笔者意外遇到了甘伟,特地请他吃饭喝酒聊聊当初吃醋的事,还把举杯焕盏的照片发在微信圈上,居然有几个中年妇女朋友看了我发的圈后特地发来微信,说当初读甘伟的这首诗流过泪,请我约甘伟和她们聚会。由此可见复旦校园诗歌的魅力。

在各领域具有如此豪华阵容的堂堂一流学府复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人伦惨剧?这完全是中共极权控制所致。文革前的情况不用说了,8964后中共大大加强了对大陆高校的控制,原来大学是校长负责,8964后中共在高校实行了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实际上就是党委书记负责,校长排到了后面。这实际上是把高校这样的一个教育和科研机构变成了党务官僚机构,与中共保持一致而又会钻营和溜须拍马成了高校选拔人才、提升职称的第一标准。前有浙江大学一个海归博士自杀,现在又发生了海归副教授因长期被压制而杀死党官,这就不足为奇了。这个副教授只杀党官,没有滥杀无辜,也没有逃跑,说明确实是忍无可忍而被逼无奈。笔者相信这绝不是最后一个悲剧!

笔者曾就读于国内一所很不错的大学,近年来在与学弟学妹的交流中,笔者了解到中共对大学的控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大学的政治课与中共党史是必修课,灌输中共的党思想党文化,每个班级配备班主任和政治辅导员,政治辅导员的任务就是监督和控制学生的思想,学生几乎每周都要写思想汇报。中共还在学生中发展眼线,举报他人的言论和思想,甚至举报老师的言论,表现积极者就发展入党,而举报就是入党的首要条件,大陆屡屡发生学生举报老师的不伦事件。中共把商鞅的连坐和武则天的举报发展到了极致,象这样扭曲人性摧残心灵的教育体制下能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是可想而知的。这种行为模式不仅影响大陆华人,也影响海外华人和爆料革命战友。

近几年随着习近平推行文革2.0,大陆高校的意识形态齐向左转,大学的很多经费被用于研究中共所谓的思想,清华北大等北京高校计划招收上万名研究马列主义哲学的研究生,其中大部分是研究所谓的习近平思想。笔者有个中学同学考上一所大学的历史系,毕业后留校当老师。该同学出身寒微长相猥琐,学的又是历史,在商品经济时代有如清水衙门,所以他一直不如意。但这几年他突然出手阔绰,经常请老同学吃饭喝酒,一次酒后说了真话,原来他开始研究习近平思想了,每年有上百万经费供其支配,据说还出了书拿了不少稿费。那次酒桌上他居然还带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学生作陪,举止暧昧,着实令人恶心。这种情况下大陆高校出不了科研成果和思想,反而出了不少妖孽,象复旦这样的大学也出了“战略忽悠局”的政委金灿荣,给中共政治局出馊主意的张维为,在美国置业却又回国反美的陈平,以及劝人“与黑暗和解”、善于灌心灵鸡汤的陈果,等等。高校和科研机构出不了科研成果,于是只好去偷。

8964后大陆还搞了教育产业化,大陆高校一切向钱看,于是就有了没有本科招生指标却为了收取高额学费以欺骗手段擅自招收本科生,学生缴了高额学费,毕业时拿的却是专科文凭,于是就出现了这几天频频发生的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南通杏林学院以及其他一些高校的学生抗议行动,警方暴力驱散和殴打学生。由于一切向钱看,丢掉了信仰和道德,大陆大学里屡屡发生研究生导师用毕业论文等手段潜规则女学生的不伦行为。山东大学甚至为了配合中共的政治任务,不惜用女同胞年轻的身体去陪伴非洲留学生!此等荒唐之事不一而足,真是千年不遇之怪现象。

大陆高校之所以频频出现如此怪状,端赖于中共的极权统治,原本传道授业解惑之圣洁的殿堂变成了摧残心灵、扭曲人性的洗脑屠场,变成了赚钱的机器。大学时代本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期,青春洋溢、激扬文字、激发灵感、寻求真理、学习技能,却被培养成只会投机钻营、溜须拍马、举报他人、损人利己之徒。只有推翻中共的极权统治,建立宪政民主的法治文明,还自由、信仰、正义、道德于中国人民,才能回归大学之道,在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教育肩负着培养人才的重任,而人才是一个国家的发展根本,新中国联邦在推翻中共的同时应该为将来新中国的建设做好理论准备和人才储备,包括整个教育体系的革命,中国大学的未来在于推翻中共之后的重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阅读本人文章请搜索“三票先生”

推荐阅读本人获奖文章:【6.4文宣】【三票专栏】让历史告诉未来——纪念新中国联邦成立周年 – GNEWS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