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伊博士:中共病毒具有从未在天然冠状病毒中观察到的遗传足迹

翻译:小红帽
校对/译评:枳实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设计组

译评:

“华尔街日报也反水了!”,这是我读到本文的第一感觉。这篇奎伊博士发表在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向公众科普了中共病毒实验室起源的科学证据的冰山一角。这篇文章的内容精华部分(双CGG密码子)实质上就是闫丽梦博士在9个月之前(2020年9月)发表的第一份科学报告中的半页纸篇幅的内容。但是为了让一般读者能理解,奎伊博士就扩充成了一篇千字文。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其实闫博士和博士军团之前都亲自直播中给大家科普过的,9个月后的今天,这些内容终于出现在华尔街日报这样的“主流媒体”上,介绍给普通的英语读者。闫博士的报告一共有一百多页,里面可全都是“干货”,这篇文章只不过是其中的半页纸内容而已,就已经是令人无法辩驳的扎实科学证据了。可以想见,接下来中共病毒的生物武器计划,乃至超限生物武器的证据,病毒真相的揭露必然会逐层推进,而且会越来越快。

译文:

大流行病始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逃逸的可能性正在引起新的关注。拜登总统已经要求国家情报部门加倍努力进行调查。

大部分公众讨论都集中在间接证据上:2019年底的神秘疾病;实验室故意给病毒增压以增加杀伤力(称为“功能增益”研究)。中国共产党一直不愿意公布相关信息。基于美国情报的报告表明,该实验室与中国军方合作开展了项目。

 但是实验室泄露假说最令人信服的理据其实具有坚实的科学基础,尤其是SARS-CoV-2病毒(中共病毒)的基因指纹的方面的证据。

在功能增强研究中,微生物学家可以通过将特殊序列拼接到其基因组的主要位置,极大地提高冠状病毒的致死率。 这样做不会留下任何操纵痕迹。 但它改变了病毒的刺突蛋白,使病毒更容易将遗传物质注入受害细胞。 自 1992 年以来,至少有 11 次单独的实验在同一位置添加了特殊序列。 最终出来的结果一直是超强的病毒。

基因组是一个细胞的工厂制造蛋白质的蓝图。这种语言是由三个字母的 “单词”组成的,总共64个,代表20种不同的氨基酸。例如,氨基酸精氨酸有六个不同的单词,就是经常被用于增压病毒的那个。每个细胞对于它最喜欢使用哪个单词都有不同的偏好。

在功能增益增压的情况下,其他序列可能被拼接到同一位置。 与告诉蛋白质工厂连续制造两个精氨酸氨基酸CGG-CGG(称为“双 CGG”)不同,你可以通过拼接其他35个双精氨酸的双字组合中的任何一个获得相同的致死率。 如果插入是自然发生的,比如通过重组,那么这 35 个其他序列中的任何一个都更有可能出现,唯独CGG 很少出现在可与中共病毒重组的冠状病毒中。

事实上,在包括中共病毒在内的整个冠状病毒类别中,CGG-CGG组合从未在自然界发现。这意味着病毒获得新技能的常见方法,即基因重组,在这里无法发挥作用。如果一个病毒的序列不存在于任何其他病毒中,那么它就不能从另一个病毒中获得该序列。

尽管双CGG被自然抑制,但在实验室工作中情况正好相反。选择的插入序列是双CGG。这是因为它很容易获得且很方便,而且科学家们有大量的插入经验。与其他35种可能的选择相比,双CGG序列还有一个优势;它创造了一个有用的信标,使科学家能够在实验室中跟踪插入的情况。

现在揭示的是令人震惊的事实。正是这个序列出现在中共病毒中。支持中共病毒自然起源的人必须解释为什么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变异或重组时,碰巧选择了它最不喜欢的组合–双CGG。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复制了双CGG?这个只有实验室的功能增益研究人员才会做出的选择?

是的,双CGG也可能通过突变,随机发生的。但你会相信吗?这个冠状病毒选择了人类研究人员使用的,自然界却十分罕见的(基因密码子)组合,考虑所有偶然性和几率,我们至少可以认为,这个冠状病毒起源的首要理论只能是实验室逃逸。

当该实验室的石正丽及其同事在2020年2月发表了一篇带有该病毒部分基因组的论文时,他们没有提及为该病毒增压的特殊序列或罕见的双CGG部分。然而,在论文所附的数据中,该指纹很容易被识别。省略它是希望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功能增益起源的证据吗?

但在几周内,病毒学家布鲁诺·库塔德 (Bruno Coutard)及其同事发表了他们在中共病毒中发现的序列及其新颖的超强部位。双重CGG就在那里;你只需要看一看。库塔德他们在论文中评论说,持有该序列的蛋白质 “可能为病毒提供一种功能增益 “的能力,”以便有效地传播 “到人类。

有更多的科学证据表明中共病毒的功能获得性起源。最有说服力的是中共病毒的遗传多样性与造成SARS和MERS的冠状病毒相比有巨大的差异。

这两种病毒(SARS和MERS)都被证实有自然来源;病毒在人类人口中传播时迅速进化,直到最具传染性的形式占据主导地位。而Covid-19并不是这样的。Covid-19出现在人类身上时,已经适应了极具传染性的版本。没有发生明显的病毒 “改进”,直到许多月后才在英国发生了一个小的变异。

这样的早期优化是史无前例的,这说明中共病毒在其公开传播之前有一个漫长的适应期。而这科学家只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实现这一点,那就是模拟自然进化,在人类细胞上培育病毒,直到达到最佳状态。这正是功能增益研究中的做法。经过基因改造的小鼠具有与人类相同的冠状病毒受体,称为 “人源化小鼠”。通过让这种小鼠反复接触病毒以逐步实现病毒对人体的良好适应。

总之,双CGG序列的存在是基因拼接的有力证据,而公开爆发的病毒没有多样性,则表明功能增强的加速。科学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开发的。

原文链接:The Science Suggests a Wuhan Lab Leak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6月 08日